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 >>

法律导论论文-动物保护立法

法律导论论文-动物保护立法


动物保护法为谁而立?
——从“活熊取胆”事件到法律与道德的界线

2012 年上半年,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引发了中外媒体和国内网友的广泛 关注。在这个涉及道德、医药、商业等种种方面的问题中,法律自然也是难以被 忽视的一个侧面。由于中国并没有针对非野生动物的保护法案,因此,“中国该 不该确立一个完善的《保护动物法》”以及“如果应该,何时能有?”等等议题 再次被提上台面。 把这个问题和法律联系起来,首先需要将其进行拆分。 我们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这个事件中,究竟是哪个成分处于被抨击的风 口浪尖之上?是对动物的虐待, 还是对动物的商业化利用?是虐待动物,还是虐 待国家保护动物?是因为取熊胆对熊造成了身心伤害, 还是因为熊胆作为药物并 没有不可替代到只能通过这种不人道的方式获取, 亦或是它的疗效并没有依据? 哪怕是在最单纯的人道层面上, 我们也需要扪心自问:我们要求为保护动物不受 虐待立法,究竟是为了保障动物的利益,还是为了我们自己内心的平静? 我认为,这归结到一个问题上:倘若我们为动物保护立法,那么,这个法究 竟为谁而立? 或许这个讨论错过了最佳的时机。毕竟,虽然我国还没有《动物保护法》, 但对此已有不少的提案, 更不用说许多国家的动物保护法已然颇成气候。但这并 不妨碍我们讨论此种法律存在的意义。事实上我认为:动物保护法是法律体系中 一个特别的例子, 借由这个例子,我们能够从另一个角度切入道德和法律的界线 这个古老的问题。 首先,不论是国际上还是国内,动物保护法的建立都面临或是曾经面临诸多 困难。对于动物保护法立法之难,一种解说是:很难界定‘保护’的范围与方法。 在我看来,这种困难,从根本上来说是界定法律和绝对道德之间界线的困难。从 人道主义的主张来看,由于动物具有知觉甚至感情,一切对动物进行虐待、伤害 的行为都是不道德的,但如果要加强这种主张,对动物的杀戮,以及出于商业目 的对其自由的束缚同样也是不道德的。如果将禁止对动物的虐待法制化,那么在 未来的某一天,对动物的杀戮和食用是不是也会进入法律禁止的范畴呢?

这可以视为对强烈要求将反虐待动物法制化的人道主义者们的一个反诘。即 便在这个问题上法律成为道德的后盾,道德本身也会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这并 不奇怪,伦理道德与人类的需求相冲突的时候,我们便会陷于上述处境。 或许很多人都不会否认,历史上的法律在某种程度上与道德的底线相一致, 但要让当前这种描述更加切合实际,那么恐怕还要为之加上另一个定语:法律与 人本位 的道德底线相一致, 而且这里的道德指的是当前时代的普世道德。这就将 ... 法律与纯粹道德本质性地区分开来。从历史上来说,法律和社会紧密相关,只因 为道德和法律的大方向一致, 并不代表一个是另一个的引领者, 法律在道德之外, 多数情况下有着另一种层次的原因。 而动物保护问题在立法的问题上具有某种独特性。 我国并非没有关乎保护动物的法律。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 护法》于 1988 年通过并施行。但我认为,从《野生动物保护法》到《动物保护 法》有一个本质性的跨越:即前者从本质上还是关乎人类利益,而后者某种程度 上摒弃了, 或者说是象征性地摒弃了人本位的姿态。我们在动物保护法的立法问 题上需要跨越的屏障,是我们能否容忍法律某些基本性质的改变。 尽管做出了如上分析,如果让我对我国究竟该不该设立动物保护和反虐待动 物的相关法律给出一个观点,我的答案仍然是肯定的。 原因很简单:去实用主义化是法律进化的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为保护动物 而立法既是对这种趋势的顺应, 也是对这种趋势的推动。然而这种去实用主义并 非是改变了法律社会性的本质,而是由人类的发展决定的。可以想象,随着生产 力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日趋‘完善’,道德将会变得愈发严苛。因为我们有了能 够满足让道德变得更严苛的条件。法律虽然不能说对道德亦步亦趋,却很难摆脱 和后者之间的作用力, 因而只要到达了一定的条件, 法律条文就会变得越来越 ‘奢 侈’,越来越靠近纯粹道德。 也许对于我国的具体情况来说,现在还不是一个完美的时机。当一个社会中 的非个别人的需求与一项法律相抵触的时候, 我们就要考虑这项法律的存在是否 超前或滞后于时代。以熊胆事件为例,人类的利益(熊胆的药用功效)和人道主 义精神的冲突是这场纷争的中心矛盾, 这种矛盾的终极解决方式是纷争一端的削 弱乃至彻底消亡。尽管如此,我们也许很难等到完美的时机。这时,法律所处的

角色就不再仅仅是充当一个约束者,同样也是一个推动者,一个助力。 为动物保护立法,尽管在生物多样性和可持续发展等长远角度上是造福于人 类的,但如果我们更进一步,即给与生命更多的权利,那么它将更多的是道德标 准的提高, 因为这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牺牲人类的利益来成就道德。它涉及到了 法律由人本位向自然本位的让步。 而这种让步,从道德的角度上来说无疑是高尚的,也是理想主义的。 在这个过程中,反对的声音难以避免。然而在林肯废除奴隶制之前的美国, 似乎也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奴隶制不仅是合法的,更是合理的。今天的世界上, 恐怕鲜少有人仍然如是认为。区区二百年,道德的变更尚且如此,更何况法律的 发展。 不妨假想, 百年之后, 找到了肉类替代品的人类已然尽数成为纯素主义者, 食肉这种行为也会相应地登上违法的黑名单, 当人们回顾祖先对待动物的残暴行 径时,难免不会唏嘘感叹一番,视如今的我们为未开化的野蛮人,同时为自己在 道德上的崇高洋洋自得。 在整个义理和准则的体系中, 法律和道德看似关系紧密, 实际分属两个阵营。 形象地来说, 法律表面上视道德为精神领袖,但实际上听命于社会形态和执政阶 级意志。当社会进入某一定阶段后,可能某一项纯粹道德就会晋级为普世道德, 这时,为之立法的时机就向成熟迈进了关键的一步。 我们也许不能够确定这场道德和法律的纷争将何时(以法律的妥协)告一段 落,但我们或许能够确定,一旦法律做出让步,它便能从这种困境中获得短暂的 安宁,但这场战争对于道德本身来讲显然还未结束。在对与错的领域里,争端永 远存在,区别不过在于是阶级矛盾还是内部矛盾。


推荐相关: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