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 >>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
课程内容体系
政治哲学的内涵 现代政治的结构要素 民族-国家:现代政治哲学运思的基础 自由 人权 平等 民主 正义 权力 法治 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 意识形态:现代政治哲学的轴心问题 当代政治哲学流派

阅读参考书目
杰弗里·托马斯:政治哲学导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威尔·金里卡:当代政治哲学 (上海三联书店) 列奥·施特劳斯、约瑟夫·克罗波希:政治哲学史(河北人民出版社) 姚大志:何谓正义—当代西方政治哲学研究(人民出版社) 任建涛:政治哲学讲演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亚当·斯威夫特 :政治哲学导论(江苏人民出版社 ) 当代政治哲学代表人物:罗尔斯、伯林、哈耶克、诺齐克、德沃金、泰勒、麦金泰尔、 桑德尔、沃尔泽、哈贝马斯、吉登斯、达尔、昂格尔等。

1

政治哲学

第一章 政治哲学的内涵
一、政治思考的必要性
在本质意义上讲,人类的一切生活都是政治生活。 人类的生活必须是社会的生活、合作的生活 《鲁宾逊漂流记》 (丹尼尔?笛福 ) :人类社会的实际状态是政治生活。人类不可能有孑 然独立的个人生活,不可能没有彼此交流的生活,更不可能没有彼此分享的生活。 对合作、交流与分享等问题作原则性的处理、抽象性的思考、概念性的对待 政治理想、政治现实、政治重构的三维结构

二、政治思考的三种方式
古典意义上的政治学(Politics) 现代意义的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 政治哲学(Political Philosophy) 1、古典意义上的政治学 ? 政治的应然 ——表达政治价值观、政治希望、政治理想 ? 政治的实然 ——政治操作的实际运行状况 公正是为政的准绳, 因为实施公正可以确定是非曲直, 而这就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秩序的 基础。——亚里士多德( 《政治学》 ) 2、现代意义的政治科学 政治的实然状态 (1) 、定量研究——用严格的数理模式采取计算性的方式来表明研究对象所处的状态。 (2) 、定性研究——对事物的性质的客观把握。 政治学就是研究政治关系及其发展规律的科学。 ——王浦劬《政治学基础》 (北京大学出版社) 政治的应然状态 (1)政治生活应该构造成什么样的状态?现实的政治生活在什么意义上才是正当的? (2)学科特点:针对政治生活,但不负责政治生活的具体走向;解释政治生活,但不指出 政治生活就是如何; 构造政治生活, 但不对政治生活是否按照它的构造来变化承担责任。 (3)政治哲学主要关注政治应当如何组织以及政治行为的恰当目标和界限问题。 ——杰弗里·托马斯《政治哲学导论》

三、政治哲学的外在边界

法律

经济

政治
行政
2

文化

政治哲学

政治与经济 政治通过代表强制性的权力组织、强制性的权利结构以及权势人物的强加来获取它所需 要的各种资源。政治是以强制性为基本特征。 现代经济活动的特质是通过相对较低的成本投入,争取获得相对较高的综合收益。 财产——边际关系的核心问题 Q: 应当如何获取财产、应当如何自由地使用原本属于自己的财产就属于政治哲学问题。 1. 一个人依据获取的正义原则获取了一个持有物,这个人对这个持有物是有资格的。 2. 一个人依据转让的正义原则从另一个有资格拥有该物的人那里获取了一个持有物, 这个人对这个持有物是有资格的。 3. 除非通过 1 和 2 的(重复)应用,否则任何人对一个持有物都是没有资格的。 ——罗伯特·诺齐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 政治与文化 政治强调当人们认同一个共同体之时,人们如何组成这个共同体,以哪些价值、符号、 标志来象征这个政治共同体以不同于其它政治共同体, 并相应地排斥这个共同体以外的 成员,并拒斥其它政治共同体的文化符号。 文化是一个政治共同体的软性的政治条件,它从文化价值、文化习性、文化传统、文化 习俗等方面维持共同体的连续性、认同感。 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的生活, 是围绕着解放与交流这双重运动而组织的。 不承认文化的 多样性,重新组合世界的思想就掉进新的普遍主义的陷阱,误入虚幻的梦乡。然而,如 果不进行世界的重新组合,则文化的多样性就必然会导致各种文化之间的战争。 ——阿兰·图海纳《我们能否共同生存:既彼此平等又互有差异》 政治与法律 法学家,尤其是法哲学家在解释法律活动的时候,重要的是捍卫法律既成条规自身的正 当性和合理性问题。 政治哲学家是要在根系上质问一部法律是良法还是恶法。 尽管人们在加入社会时放弃了他们在自然状态中所享有的平等、自由和执行权,把它们 交给了社会,由立法机关按照社会的福利所要求的程度加以处理,但是这只是为了每个 人都能更好地保护自己人身、自由和财产的目的,绝不容许社会的权力或由他们设立的 立法机关的权力扩张到超出公众福利的需要,而必须防止前文提到的使自然状态很不安 全和很不稳定的三种缺点,以保护每一个人的财产。——约翰·洛克《政府论》 我探讨的并不是法律本身,而是法的精神。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尽管人们在加入社会时放弃了他们在自然状态中所享有的平等、自由和执行权,把它们 交给了社会,由立法机关按照社会的福利所要求的程度加以处理,但是这只是为了每个 人都能更好地保护自己人身、自由和财产的目的,绝不容许社会的权力或由他们设立的 立法机关的权力扩张到超出公众福利的需要,而必须防止前文提到的使自然状态很不安 全和很不稳定的三种缺点,以保护每一个人的财产。——约翰·洛克《政府论》 我探讨的并不是法律本身,而是法的精神.——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政治与行政 1) 政治——决策——正义 2) 行政——执行——效率 行政管理是政府工作中极为显著的一部分,它就是行动中的政府;它就是政府的执行, 政府的操作,就是政府工作中最显眼的部分,并且具有与政府本身同样悠久的经历。……行 政管理是置身于‘政治’所特有的范围之外的。行政管理的问题并不是政治问题,虽然行政 管理的任务是由政治加以确定的, 但政治却无须找麻烦地去直接指挥行政管理机构。 政治是 ‘在重大而且带普遍性的事项’方面的国家活动,而另一方面, ‘行政管理’则是‘国家在

3

政治哲学

个别和细微事项方面’的活动。因此,政治是政治家的特殊活动范围,而行政管理则是技术 性职员的事情。政策如果没有行政管理的帮助就将一事无成’ ,但行政管理并不因此就是政 治。——威尔逊《行政学之研究》 政治哲学分析的政治现象的基本特质 1) 具有强制性 2) 带有排斥性 3) 注重妥协性 4) 追求正义性

四、政治哲学的内在规定性
政治科学关注作为经验事实存在的政治事物, 关注政治事物的具体表现、 政治活动的具 体过程。 政治学通过对政治事物的经验性研究把握政治活动的过程、 公共权力的存在形式及 其运作规律等。这种关于经验世界的说明是由“经验陈述”命题构成的,它们只陈述事实而 不涉及价值,只谈论“是什么”而不追问“应当是什么” 。因此,只要这些经验命题与人们 所观察的经验世界相符合,它们的真理性就可以被证实。 政治哲学关注政治事物的内在本性,关注政治事物的价值指向和政治活动的应然规范, 因而,它主要通过对涉及公平、平等、正义、自由等基本社会价值的研究,把握政治评 价的基本准则;通过对政治事物总体性特征的反思,把握它的内在本性。规范性活动的 核心是“应当是什么”的问题。因此,政治哲学对政治事物的价值论研究,就是要对人 类应当怎样生活,或者说对人类生活的伦理目标进行哲学的追问。这些追问由一些规范 命题构成,是关于政治事物的价值判断和形上反思,不可能得到经验证据的证实。 从政治哲学的问题域来看,政治哲学只是一种特殊的哲学形式,但是,政治哲学之所以 能够在当代复兴并成为哲学研究中的一种显学,并不是因为它所关注的领域的特殊性, 而是因为它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切入哲学的根本问题,因而它以一种切中了当代人的生存 困境的特别方式,为人们理解世界和人生的根本问题提供了一种独具价值的反思路径。 现实的生活世界不是一个抽象的整体世界,而是一个多层面、多维度的总体世界,因而 当代哲学也必然是多视角的。不同的视角从不同的维度“看”同一个总体的世界,以不 同的方式“说”同一个总体世界,形成了当代哲学中不同的哲学界。……这种把握世界 的方式之所以不可为科学的方法所替代,就在于它的对象是总体的世界,在于它试图通 过对总体世界的把握而探寻人类生存的意义。 ——陈晏清、王新生《政治哲学的当代复兴及其意义》

第二章 现代政治的结构要素
形式性结构要素——理解现代政治一般需要把握的外部一致性特性,但绝不是现代 政治可有可无的特性。 实质性结构要素——在具体建构中支撑着现代政治内在运行的诸政治要素。

一、权力与权威
权利政治哲学——权力政治哲学——公益政治哲学 (一) 权力——权力是主体具有的对对象的支配力量 1、具体对象的针对性 针对人化自然 针对特定的人

4

政治哲学

1) 对人(对自己、对他人) 2) 对社会 2、高度组织起来的现代权力体系的明显的暴力性 文明的暴力 野蛮的暴力 3、现代权力结构的复杂性 依据社会构成要素的分类: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权力 观念权力与行动权力 1) 行动权力是行为者行动之时所面临的支配其行为的外部力量。 2) 观念权力是行为者思考之时,思想领域既有的思想观念构成的既定结构对其发 生作用的力量。 (二)权威——权威是对权力的同意性服从 权力、权威与服从的边界存在差异 在面对权力服从以及权力具有权威之时,权力呈现的状态存在差异。 弗洛姆:理性权威与非理性权威 理性权威的特性: 1. 理性权威是靠一个人的才能建立起来的。如果一个人被托以重任,他能把任务做得 圆满成功,就自然获得他人的敬重,而树立起一种权威。 2. 理性权威不需要假借某种神奇的特质,或任何非理性的威势来恐吓别人,借以获取 别人的赞美。 3. 理性权威的表现,它对人是一种给予,不是一种剥削。 4. 理性权威不仅允许而且主动要求其属下经常提出质疑与批评。 5. 理性权威是时间性的,权威是否得到他人的认许,要靠它自身的成绩而定。 6. 理性权威是建基在权威与属下相互信托的平等关系之上,他们只因个人知识及技能 的差别而有所不同而已。 非理性权威的特性: 1. 非理性权威,在根本上就已经超越过一般人,它的力量永远在一般人之上,这种力 量或是体力的,或是智力上的,它的力量或是真有其事,或许只是相对利用屈从它 的人心理上的不安及无力而加以控制而已。 2. 一方面具有权力,另一方面因慑服对方的权力而感到恐惧,这两方面的结合,遂构 成非理性权威的两个拱壁。 3. 非理性权威建构在天生的不平等上,它认为人在天赋的价值上就有不同。 法理型权威 这种权威是由任职者在一般法律制度之下发号施令, 所以它的合法性并非倚靠个人的威 望,而是来自法律的权威。韦伯认为近代西方社会的政治形态的特色——官吏制度,就是这 种权威最具体的表现。 传统型权威 这种权威不是由在职者依据法律发号施令, 而是完全依据个人传统上的身分而来。 虽然 这种权威要受制于传统的秩序, 但个人权威却往往在传统秩序之外, 凭借个人的威望和地位 行使其影响力。现代化前期的世界,尤其是东方社会,就是传统权威的时代。 克里斯马型权威 依韦伯的说法,凡是救世主型的领袖——政治领袖、宗教先知、军事英雄,皆可列为神 圣英雄人物,这类人物凭借个人的权威主张,有统御他人的合法权力。所以此种权威,既不 是基于法律权威,也不是来自传统的合法化的身分地位,而毋宁是,在某些方面与其中之一

5

政治哲学

或两者公开冲突的。 这类权威所领导的救世主式的替天行道的社会运动, 往往发生在历史上 的非常时期。

二、自主与代表
“自由也许是美国人最响亮、最根深蒂固的一种价值。从某些方面来说,自由规范着个 人生活和政治生活中一切好的东西。 然而自由在现实生活中的意义却是不让别人过问自己的 事;不许别人把他们的价值、想法、生活方式强加给自己;以及在工作、家庭生活和政治生 活中不受独断专制的统治。但是,有了这种自由之后怎么办,这个问题对美国人来说就困难 多了。 如果组成整体社会的每个人都具有不顾他人要求的自由, 那么在这个社会中人们就难 以建立互相信赖或共同合作的关系, 因为这种关系必然要求接受一些有损个人自由的强制性 义务。 ” ——罗伯特· N.贝拉等: 《心灵的习性——美国人生活中的个人主义和公共责任》 (一)自主 自主的缘由 1. 政治共同体成员资格的平等性 2. 天赋人权 3. 现代社会的分工合作结构 自主的边界:人与人的合作机制 1. 传统专制社会下的非自愿的政治群体的代表制度 2. 现代政治生活中的代议制民主制度 (二)代表——前现代政治代表的获得路径: 君权神授论 神化封建君主专制制度的一种政治理论,认为皇帝、君主的权力是神赋予的,具有天然 的合理性,皇帝、君主代表神在人间行使权力,管理人民。 德性论 德性差异之说。 权力论 马基雅维利: 1、军队和法律是权力的基础; 2、君主应当大权独揽,注重实力,精通军事; 3、君主不应受任何道德准则的束缚,只需考虑效果是否有利,不必考虑手段是否有害 ,既 可外示仁慈 、内怀奸诈,亦可效法狐狸与狮子,诡诈残忍均可兼施; 4、君主可以和贵族为敌,但不能与人民为敌;5、君主应当不图虚名,注重实际。残酷与仁 慈、吝啬与慷慨,都要从实际出发。明智之君宁蒙吝啬之讥而不求慷慨之誉。 现代政治生活中的代议制民主制 1) 以权利政治作为基础 2) 以制度取向为导向 3) 以限制国家权力,公权公用为权力指引

三、合法与反抗
(一)合法 1、合法的两种内涵 行为的合法:行动者的行为符合现行政治制度制定出来的法律规则。 政治的合法性:共同体成员对共同体本身,尤其对作为现代共同体的组织建构 ——国家、国家法律和国家公职人员——来自内心的一种因认同而产生的合法性问题。

6

政治哲学

2、 合法性问题的两个层面 1) 法律是否正当的问题 2) 人们认同与否的问题 正当化论证和正当化是对正当性资源的有效聚集。 只有正当的, 才为政治共同体成员所 认可;只有进行正当化的论证并达成正当化的结果,合法的问题才能算得到解决。 “ (a)相关的人民要了解自己是共同体的分子,这个共同体拥有某些共同目的,并且认 定其它成员也分享这些目的; (b)公民的各种团体、形态与阶级的心声能够被倾听,并在辩论中也能发挥他们的影 响力; (c)由此所产生的决定,是真正为大多数人所喜好的。 ” ——查尔斯·泰勒:公民与国家之间的距离 “所有社会都要求其成员具有某种程度的忠诚;民主社会(和其它情况相同)更有必要 在公民中培养深厚而持久的忠诚。 这一观点适用于一切政治性的民主社会, 尤其适用于民主 国家,那是最清楚不过的,因为在这些领域中忠诚最可能是极端重要的问题。 ” ——科恩.论民主 (二)反抗 1、反抗的缘由 1) 在现实差异性基础上形成的现实社会之中,普遍公正达成的困难性。 2) 政治社会在约定政治权力结构时存在的“理论上”的平等与“事实上”的不平等之间 的反差。 2、反抗的三种形式 造反 1、对自己不公平处境的一种冲动性抗拒; 2、诉诸的是以暴易暴; 3、结果是对原有秩序的颠覆,而不是对公平秩序的建构。 革命 1、 (观念、行动)精英的组织; 2、旨在实现社会政治的公平的社会政治运动; 3、具有可控性。 公民不服从 公民不服从是指一个社会的公民, 因其价值观和道德信念的缘故, 在不有意导致社会 公共利益或他人利益受损的前提下, 以公开和非暴力的方式, 对现行法律或政策拒绝遵守或 执行的行为。 1) 公民的天赋权利 2) 公民的意志自由 3) 公民的政治权利

现代政治哲学运思的基础——民族——民族 第三章 现代政治哲学运思的基础——民族-国家
一、文化民族与政治民族
(一)文化民族 ——在语言上、习俗上、传统上或在文化上,具有相对的一致性而又低度的政治建 构的文化共同体。

7

政治哲学

① 指历史上形成的、处于不同社会发展阶段的各种人的共同体。 ② 特指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 人的共同体。 ——《现代汉语词典》 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 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 ”——《中国大百科全书》 (二)政治民族 1、语言的多样化——语言的统一与多样——必要而非充分条件 2、文化的多元性——文化的统一与多元——必要而非充分条件 3、单一政治的统治——政治上的民族一致性,文化上的民族内部差异性 (三)民族成员资格的问题 1、文化认同→文化民族 ——民族的文化吸纳、民族的文化排斥,就是文化民族成员资格本身的承认的问题。 ——文化认同→帝国 2、政治认同→政治民族 ——对政治统治的认可的政治标准→成员的吸纳和排斥、承认和反对 ——政治认同→现代民族-国家 统一的国家权力建构一定要渗透到它管辖的每个地区, 使得国家权力能够有效地管制各 个区域的政治-行政行为。它不仅在政治上管制国家的疆土,而且在整个民族-国家范围内, 建立一个相互承认的社会空间,使人们在这个国家里,普遍感觉到社会的一致性,而没有政 治排斥感和异在感。

二、文化国家与民族-政治国家 文化国家与民族(一)文化国家 1、国家与社会的二元结构 宫廷社会——官僚社会——乡绅社会 2、物质资源的缺乏 3、社会阶层的不平等 4、外部抗敌能力的低下 (二)民族-政治国家与文化国家的区别 1、国家规模问题 ——政治空间规模的大小: 至少能够自我支撑一个复杂的政治结构, 以便维护与保障这个政 治共同体的基本利益不受侵害。 2、国家结构问题 ——不是一个按血缘关系组成的政治结构,而是基于社会政治目的建立起来的组织。 ——国家的政治化关系,是完全以个人所享有的权利为基础,在权利与权利之间、权利与权 力之间、权力与权力之间进行交易的关系。

三、民族-国家的结构和性质 民族(一)成立的条件 1) 国际社会的承认 2) 获得内部民众认可的、支持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资源 3) 明确的领土和相当数量的人口 (二)民族-国家的认同 一个国家,在其内部怎么样才能建构名副其实的民族共同体、具有共和精神的民族-

8

政治哲学

国家,是民族-国家真正意义上的难题。 正当性资源与合法性资源的获取问题是政治哲学的核心问题之一。 以共同体成员的认同为基础 全面的暴力机器 有效的分权制衡机制 强有力的行政建构

四、国家的理想性和现实性
(一)功利主义的国家——国家必须能够使最大多数人公民达到最大幸福。 ——无政府主义——(政府是万恶之源,瓦解政府) 杰里米?边沁(1748-1832)——英国法理学家、功利主义哲学家、经济学家 《道德与立法原理导论》《政府片论》 、 “善”就是最大地增加了幸福的总量,并且引起了最少的痛楚; “恶”则反之。这种快乐 和痛楚,同为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自然将人置于乐和苦两大主宰之下,由此决定我们应当 做什么,将会做什么。 快乐就是好的,痛苦就是坏的,因为人的行为都趋利避害。所以任何正确的行动和政治方 针都必须做到产生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并且将痛苦缩减到最少,甚至在必要情况下可以 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这就是著名的“最大的幸福原则” 。 有一种程序可以测量快乐和痛苦的单位,并以此对人的行为加以预测,这种程序就是“幸 福计算” 。作为一个伦理学术语,它是证实一个行为正确与否的技术。运用这种计算,根 据受某一行为影响的那些人的痛苦和快乐,人们就可以计算出该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约翰?密尔(1806----1873)——英国哲学家、经济学家 《论自由》《功利主义》 、 功利即快乐自身和痛苦的消除 功利主义要求人们在追求自身的个人利益的时候,必须关注他人的利益。功利主义要求 平等待人,要求人们关心并促进社会公共福利。 美德能增进幸福,功利主义不排除美德。美德与金钱、权力、名望一样,虽都是实现幸福 的手段,亦可追求。

两类变体:
1、自由放任的国家 ——国家不能随意干预市场,公民应当有其自主地运用知识、智慧与财富的自由。 ——在经济活动的领域,应该采取价格机制来进行调控,在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形态中 达到财富积累的最满意情形 2、福利国家 ——为满足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国家应当成为公正分配的、强有力的组织者与操作 者。 社会保障应遵循以下四个基本原则: 一是普遍性原则,即社会保障应该满足全体居民不同的社会保障需求; 二是保障基本生活原则,即社会保障只能确保每一个公民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三是统一原则,即社会保险的缴费标准、待遇支付和行政管理必须统一; 四是权利和义务对等原则,即享受社会保障必须以劳动和缴纳保险费为条件。 这些原则的提出和实施使社会保障理论更加丰富和趋于成熟。 ——《贝弗里奇报告》 (二)绝对主义的国家

9

政治哲学

1、个人主义的国家——以自由主义为代表 前提预设:抽象的个人——个人是独立的理性存在,是他们自己的需要和偏好的惟一创 造者, 是他们自身利益的最佳判断者。 决定社会安排要达到的目标的有关个人的特征 (本能、 才能、需要、欲望、权利等)是既定的,是独立于社会环境的。 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 :“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是人,然后才是臣民。 培养对法律甚至对权力的尊重,并不是我们的理想。我有权承担的惟一义务就是,在任何时 候去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公民的反抗》 以赛亚·伯林:“对公民自由与个人权利的任何吁求,对剥夺与羞辱的任何抗议,对公共 权威的侵犯的抵制, 对习惯或有组织的宣传对大众的催眠的任何反抗, 全部起源于这种个人 主义的、备受争议的人的概念。”——《自由论》 基本观念: 1) 国家是建立在公民同意基础上的,国家的权威或合法性来自于公民的这种同意。 2) 政治代表是个人利益的代表, 而不是社会秩序、 社会集团、 社会职责或社会阶级的代表。 3) 国家的目的在于使个人的需要得到满足,使个人的利益得以实现,使个人的权利得到保 障,明确倾向于自由放任。 4) 人是本原性的力量,个人成为分析观察一切社会政治问题与进行价值与道德判断的依 据,国家与社会在良善生活的观念上要保持中立——国家中立原则。 2、整体主义的国家——以社群主义为代表 前提预设: 抽象的整体——社会历史事件和政治经济制度的原始动因是诸如家庭、 社区、 阶级、 国家、 民族、 社会团体等社群。 这些社群先于个体成员而存在,并规定着个人的目的, 塑造着个人的理性,激发个人的创造性。社群构成了个人对自我的认同,界定了自我是谁。 个人的权力只有在社群中才能得以实现。 查尔斯·泰勒: “知道我是谁,就是知道我站在何处。我的认同是由提供框架或视界的 承诺和身份规定的, 在这种框架和视界内我能够尝试在不同的情况下决定什么是好的和有价 值的,或者什么应当做,或者我应赞同或反对什么。换句话说,这是我能够在其中采取一种 立场的视界 。 ”——《自我的根源:现代认同的形成 》 金里卡: “按照自由主义者的自我观,个人被认为拥有这样的自由:既可以质疑所参与 的社会常规,又可放弃这样的参与——只要那些常规不再有追求的价值。因此,不能通过个 人在特定的经济、宗教、性或娱乐等社会关系中的成员来界定个人,因为个人有质疑和拒绝 任何特定关系的自由” ;然而社群主义者认为, “这种自我观是错误的。这种观点忽略了这样 一个事实:自我是被‘镶嵌于’或‘置于’现存的社会常规之中的——我们不可能总是能够 选择退出这这些常规。 我们必须至少把某些社会角色和社会关系当作为个人慎思的目的而给 定的内容。……只有在社会角色之中而不是之外才能够实施自我决定。 ” ——《当代政治哲学 》 基本观念: 1) 个人的自由选择能力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各种个人权利都离不开个人所在的社群。个 人权利既不能离开社群自发地实现,也不会自动地导致公共利益的实现。 2) 为了社群的共同的善,必须拒绝中立原则;为了国家的“公益政治” ,必须放弃自由主 义的“中立政治” 。 3) 公民应积极参与社会的公共生活,并尽可能地扩展政治参与的范围。 4) 国家有权强迫个体公民从事他自己不愿意从事,但对他自己和国家都有好处的行动。 戴维·米勒: 戴维 米勒:国家的职能 米勒 1. 保护职能:保护个人及其资源和利益不受外部的侵夺。

10

政治哲学

2. 3. 4. 5.

分配职能:按照公正的原则对资源进行分配和再分配。 经济管理职能:调节经济使其满足效率的标准。 公共品的提供职能:由国家提供市场不会自发提供的公共品。 自我再生产职能:保证有效的政治参与的正式制度机制、为公民的政治参与提供有用的 政治信息、维持必备的文化条件、自身的公正等。 ——俞可平《社群主义》P110-112 自由主义的“弱国家”——社群主义的“强国家” 自由主义的威胁:过分强调国家的消极无为,可能导致公共秩序的混乱、贫富差距的悬 殊、生态环境的恶化、社会安全的缺乏和国家防卫能力的减弱等。 社群主义的威胁:国家和其他政治社群有强迫个人从善的权力和个人不从恶的权力,国 家等政治社群为了普遍的善可以牺牲个人利益,这在现实中常常成为专制独裁的理论依 据。 (三)契约主义的国家 ——国家是政治共同体成员约定的产物。 ——国家的产生问题是契约主义国家观的阐释前提。 (自然状态——政治社会) 霍布斯((1588-1679)——《利维坦》 洛克(1632-1704)——《政府论》 卢梭(1712—1778)——《社会契约论》

五、国家与超国家
(一)强权政治挥舞下的国家间政治 安东尼·吉登斯(1938-)——英国社会理论家和社会学家——《民族—国家与暴力》 (二)现代民族-国家变革的原因 1. 新的政治理念、政治结构、制度选择、生活模式、政治出路的创造 2. 国家间抗衡体系的变化 3. 超国家的政治建构

第四章 自由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 切更是奴隶。 必须很好地区别仅仅以个人的力量为其界限的自然的自由,和被公意所约束着的社会的 自由, 并区别仅仅是由于强力的结果或者是最先占有权而形成的享有权, 和只能是根据正式 的权利而奠定的所有权。 ——卢梭《社会契约论》 “自由一词就其本义说来,指的是没有障碍的状况,我所谓的障碍,指的是运动的外在 障碍,对无理性与无生命的造物和对于有理性的造物同样可以适用。” ——霍布斯《利维坦》 为了正确地理解政治权力并追溯政治权力的起源,我们必须考察所有的人自然地处于什 么状态。那是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人们在自然法的限度内,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决 定自己的行动和处理自己的财产与人身, 而无需得到其他任何人的许可或依赖于其他任何人 的意志。 任何人放弃天赋自由并受制于公民社会的各种限制的惟一方法,是通过同其他人达成一 致,加入和联合成为一个共同体,以谋求他们相互之间的舒适、安全和平等,平等地享受他 们的财产,并且更可靠地防御共同体之外的任何侵犯。无论人数多少,都可以这样做,因为

11

政治哲学

这并不损害其他人的自由,那些人可以像以前那样享有自然状态中的自由。 ——洛克《政府论两篇》

一、两种自由的界分
(一)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 “没有人比本杰明·贡斯当对两种自由的冲突看得更清楚、表达的更清晰” ——以赛亚·伯林 “古代人的目标是在有相同祖国的公民中间分享社会权力;这就是他们所称谓的自由。 而现代人的目标则是享受有保障的私人快乐; 他们把对这些私人快乐的制度保障称作自由。 ” 对于古代人而言, 参与政治的自由是首要的, 而对于现代人而言, 个人独立是第一需求。 “个人自由是真正的现代自由。政治自由是个人自由的保障,因而也是不可或缺的。但 是, 要求我们时代的人民像古代人那样为了政治自由而牺牲所有个人自由必然会剥夺他们的 个人自由,而一旦实现了这一结果,剥夺他们的政治自由也就是轻而易举的了。” “古代自由的危险在于,由于人们仅仅考虑维护他们在社会权力中的份额,他们可能会 轻视个人权利与享受的价值。 现代自由的危险在于, 由于我们沉湎于享受个人的独立以及追 求各自的利益,我们可能过分轻易地放弃分享政治权力的权利。” (二)以赛亚·伯林: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 “以赛亚·伯林的名论《自由的两种概念》自 1958 年出版以来,一直在英语世界的政 治哲学家们关于政治自由的所有讨论中占有压倒性的地位, 尽管批评之声此起彼伏, 但它仍 然是我们大多数论证的分析的基础。 ”——朱迪斯·史克拉《两种自由在美国》 “由于共和主义的理想包含了积极自由的许多核心要素(参与自治) ,因此对共和主义颇为向 往的如桑德尔、 泰勒这样的社群主义者必然要对自由主义者的消极自由观念进行批评, 但这 种批评的一个本质的方面应该是与柏林相对阐明两种自由的联系, 泰勒在柏林纪念文集 《自 由的理想》上发表的《消极自由怎么了?》一文中做了这样的工作。” ——应奇《从自由主义到后自由主义 》 自由的问题实质上关联于以下两个问题,即“主体(一个人或人的群体)被允许或必须 被允许不受别人干涉地做他有能力做的事、 成为他愿意成为的人的那个领域是什么”与“什么 东西或什么人,是决定某人做这个、成为这样而不是做那个、成为那样的那种控制或干涉的 根源”。对前一问题的回答构成了消极自由的实质内容,而对后一问题的回答则构成了积极 自由的实质内容。 所谓的消极自由就是一个人能够不被别人阻碍地进行行动选择的自由,是“免于……” 的自由。 “我的社会或政治自由的范围在于我的选择(不仅是现实的,而且包括潜在的)的障碍 之不存在,即当我决定行动时能以这种方式或那种方式行动。 ” 作为对行动机会可以自由选择的消极自由,其实现的程度取决于以下一些因素: (1)有多少可能性向行动者开放; (2)每一种可能性实现的程度; (3)在行动者的性格与环境给定的情况下,这些可能性在行动者的生活计划中有多大的重 要性; (4)人们故意开启或关闭这些可能性的程度; (5)行动者以及行动者生活于其间的社会的一般观点对这些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作何评价。 所谓的积极自由“不是(理想地)不受干涉的领地这样一种‘消极的’概念,不是一个 在其中我不受阻碍的空间,而是一种自我导向或自我控制的概念” ,是“去做……”的自由。 它是以某种方式做一个人想做的事的能力或权力,是理性的自我导向或对自我命运的控制。

12

政治哲学

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之危险: 1) “在‘消极’自由理论的拥护者眼中,正是这种‘积极’自由的理论——不是‘免于……’ 的自由,而是‘去做……’的自由——导致一种规定好了的生活,并常常成为残酷暴政的 华丽伪装。” 2) “这两种概念的兴衰大部分可以追溯到那些特定时期内特殊的、对群体或社会威胁 最大的危险:一方面是过度的控制与干涉,另一方面是失控的‘市场’经济。两种概念的 每一种都有被堕落为它被创造出来要去抵抗的那些恶的倾向。” 3) “更有必要揭露积极自由的偏离,而不是消极自由的偏离。” ( 三 ) 查 尔 斯 · 泰 勒 : 自 由 的 “ 运 用 性 概 念 ” ( exercise-concept ) 与 “ 机 会 性 概 念 ” (opportunity-concept) 自由仅仅存在于没有外在障碍之处, 任何人获得自由的充分条件就是没有外在障碍。 这 样的消极自由理论依赖于自由的“机会性概念”。然而,如果把内在障碍与外在障碍都看作是 自由的障碍, 那么要实现自由就必然要求克服内在障碍。 然而若没有一定程度的自我实现就 不可能克服内在障碍,因为一个人如果完全没有自我实现、完全不知其自身潜力、对实现自 身潜力的问题毫无所知、 或因害怕破坏已内化的规范而无力实现自身的潜力, 那么他就是不 自由的。一旦消极自由理论涉及自我实现的概念,那么其就不仅依赖于机会性概念,而且依 赖于运用性概念。 消极自由——机会性概念+运用性概念 积极自由——运用性概念 “如果说消极自由理论不是基于机会性概念就是基于运用性概念, 那么积极自由理论则 并非如此。 这种认为自由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包含集体性的自我统治的观点本质上基于运用性 概念。因为这种观点(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把自由等同于自我指导,即对一个人生活的导向 性控制的实际运用。 ” 一个人只有在他有效地自我决定和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时才是自由的。 积极自由理论基 于运用性概念,机会性概念则难以与积极自由理论结合在一起。与此相反,机会性概念与运 用性概念都能适合于消极自由理论。 这就为在原则上排除积极自由理论提供了一种方法, 即 坚定地拥护机会性概念。 “这就好像一个人从根本上切断了积极自由理论, 即使为此付出缩小消极自由理论宽泛 的范围也在所不惜。 至少当一个人坚定地固守消极自由理论的原始立场, 仅仅承认机会性概 念时,他就没有为积极自由理论的发展遗留任何空间。” 消极自由理论者的“马其诺防线”——霍布斯式的原始立场 “那些因为自由本身的缘故而看重自由的人相信自由就是选择而不是被选择, 这是人之 为人的不可让渡的组成部分; 相信这既是在一个人所生活的社会的法律与实践中有自己的声 音的那种积极要求的基础, 也是被授予一个在其中人是自己的主人的领地 (可能需要人为划 定)的基础,也就是‘消极’的领域的基础。 ——伯林 ” 守不住的马其诺防线 首先,即便把自由看作是没有外在障碍,也不意味着绝对没有障碍。因为我们需要依据 “什么是重要的” 这个概念为背景对某些目标和活动的重要性进行定性判断, 把这些目标和 行动区分为高级的或低级的、高贵的或低贱的、完整的或破碎的、重要的或微不足道的、好 的或坏的。 其次, 消极自由理论为了坚持 “判断一个人的自由由什么构成的最终权威依然是主体自 己,而且这个问题不能够由外部权威进行事后评点”这一基本信念,往往把人的感觉看作是 生理性的。然而事实是,这一信念的维护却是以人们的完整的认同观念为前提的。 消极自由→ 消极自由→积极自由的转变

13

政治哲学

第一步: 实现从认为自由是做我们意欲之事的自由观到主张辨别动机、 并把自由等同于 做我们真正意欲之事、或听从于我们真实意愿、或确切地引导我们的生活的自由观的转移。 第二步: 提出某种学说, 旨在表明如果我们脱离开一个具有某种规范形式的具体体现着 真正自治的社会,那么我们就不可能做我们真正意欲之事,或不可能听从我们的真实意愿。 由此断定我们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才能是自由的, 以及自由就是依照这种规范形式共同统治 我们自己。 保守主义者与自由主义者在关于物质文化的观点上趋于一致。 双方都想要把物质文化一 事交托给消费者的至高无上权威。保守主义者喜欢消费者的背景,自由市场,因为这种背景 是保护保守主义者种种特权的壁垒, 而自由主义者在消费者的自由决定与选择范围中, 看到 价值-中立的公共领域的正当理由。但是过度赞扬消费者就是否定公民。当消费者开始行动 时, 就已经做出基本的决定了。 消费者处于政治上与道德上软弱的地位。 他们在政治上软弱, 因为他们能够向当局发送的关于公共秩序的信号,大部分是模棱两可、意义不清的。购买一 件商品是表示赞成、轻率,还是缺少更好的选择余地?拒绝购买是表示对这商品的式样、安 全、耐久性或它的根本不存在不满吗?可是,事情更加令人迷惑不解,因为任何行动,只有 在相互对立的行动被仔细地考虑和事先预料到的情况才是可以理解的”; 消费者在道德上处于软弱地位, 就像任何人没有能力执行日常决定那样。 日常决定是由 基本决定预先形成的。 那些已经塑造了技术社会的基本物质决定, 留给消费者执行日常决定 的余地微乎其微。我每天在农贸市场购买东西的决定没有什么用,最后完全没用,因为农贸 市场是在城市另一头儿不起眼的地方, 又没有多少东西可买, 而超级市场就在我回家的路上, 那里有我愿意买的一切东西。” ——艾尔伯特·鲍尔格曼《跨越后现代的分界线》

二、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
(一)消极自由:一个人能够不受外在故意地约束而进行行动选择的自由,是“免于……” (Free from)的自由。 1、约束的类型: 1) 外在的积极约束 2) 外在的消极约束 3) 内在的积极约束 4) 内在的消极约束 2、影响消极自由的外在的积极约束的三种因素: 故意地、深思熟虑地运用: 1) 武力 2) 物理障碍 3) 胁迫性刺激 (二)消极自由的现实社会政治前提 1、要捍卫公民保障自己生命的基本权利,必须要持有不可褫夺、得到合法保护的、具有合 法来源的财产权利。 市场经济←→计划经济 2、相匹配的相应的社会政治秩序。 经济形态→自由竞争的市场制度 政治制度→宪政民主制度 3、文化多元的生活状态。 4、权利与权力之间适度界限的保持。 (三)积极自由:行动者为实现做自己主人的愿望而积极主动地、无内在积极约束地“去

14

政治哲学

做……”(From to)的自由。 (四)消极自由的现实社会政治前提 1、在政治上,强调人民群众是是创造世界的唯一动力,给予群众以道德上的极高期许,刺 激他们主观力量的发挥。 2、促使行动者积极向上、朝气蓬勃的社会。 3、具有明确道德目标和未来方向的、主流感十分自觉的文化。

三、自由的限制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 切更是奴隶。——卢梭 (一)形上自由及其限制 1、形上自由的特点: 1) 、不为物役的自由 2) 、意志自由——“逍遥游” 2、形上自由的限制 一个不受任何限制的理想状态的出现,必定受人类理性能力与行为效用的限制。即,人 类永远不可能进入一个基于神化的人性而达到自由和逍遥的境界。 (二)形下自由及其限制 1、形上自由与形下自由的对比 理想王国——世俗生活 超验世界——经验世界 2、形下自由相对于世俗生活的可期待性 对三个疑问的否定性回答 是否能够自由发财? 是否能够抛弃权力限制而随意进行政治活动? 是否可以完全免除古典社会以来族群之间基于各自文化传统习俗而造成的宗教冲突和 政治冲突,从而使人们的日常生活安宁而和谐? 经验世界必须建立起具有现世特性的社会政治自由, 开拓一个使得人们能够不受权力的 随意支配、“自由”地行动的空间。 3、形下自由的前提 (1)延续自己的生命,不受他人伤害的权利。 (2)自由地运用自己的知识、智慧和财富而获得财产的权利。 (3)在现实的政治生活中,具有足以自主的政治制度保障以使得人们不受统治者或外部力 量的控制的权利。 ——现实权利成为行下自由最重要的主题。 4、形下自由的限制 社会状态 理性程度 (三)现代自由的国家制度化保障 1、以现代宪法为保障公民自由权利的法律前提。 2、宪政民主的建构构成保障公民自由的制度基础。 3、宪政民主必须建构起以公域(公共领域)与私域(私人领域)划分为前提的不同生活模 式。

15

政治哲学

第五章 人权
自由关注的是人们在政治状态下生存发展的生活环境。 人权关注的是在政治结构中人们的基本权利以及这些权利如何得到捍卫。

一、神权与人权
神为人立法 神赋予人以权力 神为人立法的三种类型 1、神启说 教权的三个主体:人格神、神父、教徒 教权的三种力量:教皇、教士、教会 2、神授说 “自任式”神授 “被任式”神授 “互动式”神授 3、迷信说

二、人权的表现
(一)主张、重视人权的理由 人之为人——人所固有的尊严以及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 人之良心 人免于暴政、免于压迫的政治要求 尊重人权、尊重公民权利的组织、政治建构 以类存在的普遍性价值抵制侵犯人权的行为 权利成为人之行为的愿望、视野、行动和目标的轴心 (二)人权的表现 1、人的自由权利——平等的自由权利是每个人享有的必须予以尊重的底线权利。 2、人的安全 (1)四个重要指标 1) 具有言论自由与表达自由 2) 具有在有限的生命中享受按照自己的方式追求无限的自由 3) 一个公民有资格在其生活的共同体内部享有免于匮乏的自由 4) 对于政治共同体而言,其成员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2)两类标志 相反相成的权利结构: 相反是从负面规定而不是从正面规定的权利规则, 相成是积极规则与 消极的权利规则相互支撑 负面规定:免于酷刑、免于非程序性暴力的状态 正面规定:不可侵犯的法权状态

三、人权与主权
(一)人权与主权的区别 人权指的是人所具有的不容随意侵犯的权利, 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国家基本法 (宪法) 所规定的公民权, 即一个国家宪法必须在正面的规定性上对公民的观念自由与行动自由进行

16

政治哲学

法权保护;主权指的是由政治共同体成员们自愿建构起来的政治组织的自主、自决权力。 人权是免于什么的权利,主权是能够做什么的集体权力。 (二)观察人权结构与主权结构的进路 人权先于、高于、优于主权 ——基于建立在自生自发秩序基础上的先发型国家的角度 ——平等的公民建构起来的政治共同体具有组织、 凝聚并稳定地维系自我的人权之坚实的权 力能力 主权先于、高于、优于人权 ——基于建立在人为秩序基础上的后发型国家的角度 ——既是历史记忆的产物,又是现实处境的产物 人权与主权的应然状态: 1. 从当然的、规范的、价值的、理想的状态讲,任何政治共同体都必须处理好国家权力体 系对公民权利的保护和安排等基础性问题。必须强调的是,国家的建立、维续必须要依 赖人权。 2. 从国家建立的目的性上讲, 缺乏人权支持的国家建构, 绝对无法凝聚起来获得公民广泛 支持的社会政治资源,因而它始终走不出国家建构的合法性危机境地。

四、人权的特性
人权具有普遍性特点,是普遍的人权。 现代人权是人的诸权利的相关结构,其中诸人权之间是平等的。 现代人权结构是一种制度化的人权结构,必须依靠法律制度的安排。 人权是现实权利和理想权利紧密结合的权利形态。

17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学霸百科 | 新词新语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