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电影影评《悲惨世界》多篇

电影影评《悲惨世界》多篇


(一)
从前吧,有一本很厚的书,里面提到如何修建下水道,如何说黑话,如何越狱,如何养成萝莉等实用 技能, 然而最终要的是提供了成为一个好人的详细步骤。 它叫 les misérables, 但是我读此书会觉得很欢乐。 后来我很难接受音乐剧版本,因为去掉各种欢乐的细枝末节,剩下的主干故事就跟它的名字一样苦逼 了,我又非常讨厌看苦情戏……后来粉上音乐剧版是从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开始的,一听到就热 血沸腾了,瞬间发现原来 1832 年的那帮法国小青年就是一群土摇啊,cool! 电影版的选角一出来我就各种凌乱了,几个主演跟我想象中的反差好大,更别说唱歌都不咋的……不 过看了电影以后觉得演员们任务完成的基本都很不错,导演也是可以让人一眼就看出诚意来,尽管遗憾也 不少。 以前我特别不看好狼叔,哪怕是在金刚狼时代,我也就当他是个秀肌肉的帅大叔而已。但是在 LM 里 我彻底沦陷了, 苦逼的时候好戳泪点啊! 微笑的时候好治愈啊! 成为企业家的时候好英俊啊! 唱歌的时候…… 呃……除了声音略显年轻以外其实还不错啦,如果不算 bring him home 的话…… 但是 bring him home 我真是无法理解啊!虽然我努力揣测狼叔和导演的意图为啥我就想不明白啊?悲 天悯人的情怀在哪里??为啥我觉得狼叔在霸气地对上帝吼:你丫要是敢让我女婿挂了,我就率领麾下众 狼挥舞着爪子砸你们家冰箱洗衣机旧电脑! 此时寇爷爷一定在幕后暗想“我单教会了你怎么做个好人,却忘了教你怎么唱 bring him home……”所 以结尾的时候,看吧,狼叔还是投入了寇爷爷温暖的怀抱,好好学吧年轻人~~~

Russell Crowe,看之前对他鬼斧神工的唱功早有耳闻,已决定忽略之。没想到他的声音一出来居然突 然就吸引了我。后来我懂了,他在 LM 里演警察唱的确实好烂,但是人家其实有一副完美的暗黑嗓子啊! Russell 叔您是一大把年纪还没找对自己的路子啊!您怎么能大晚上的跑到房顶上去嗥叫 stars 啊!这不是 找挨削么……所以被狼叔揍了吧,然后又被小愤青们群殴,然后还要被观众无限黑 TT 快去组个团唱死亡 民谣啊,军工啊,自杀黑啊!白瞎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暗黑嗓子…… 狼叔跟 Russell 打架的时候,狼叔中气十足地对小警察咆哮,警察用他那闷骚的声音有气无力地招架, 我瞬间对小警察充满了森森的同情……是不同情的早了点?唔……狼叔你表欺负可怜的警察咩! Anne 这姑娘太聪明了!其实她过于甜美的长相挺限制戏路的,但是这姑娘总是非常聪明地扬长避短, 把所有各种不同的角色收服。之前她演猫女的时候我就特别不看好她,因为她完全没有神秘阴冷的气质, 结果 Anne 姑娘完全抛弃了米歇尔的路子,演出了一个优雅版的猫女。 LM 里她也非常聪明,所有演员里她最能理解电影与舞台的区别,最能发挥出电影的优势。特写镜头+ 泣不成声支离破碎的声音,甚至能听到她颤抖的呼吸,这时候谁不会为之感动呢?谁还管她唱功到底好不 好。而且含笑而挂的时候 Anne 的眼睛特别明亮,这种原本只有文字才能表达出来的眼神竟然被她演出来 了,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小雀斑基本很完美,外表美貌表演呆萌唱歌意外地好,就不多说啥了,好评!其实最惊喜的萌点是,

他外公居然出来打酱油了。马吕斯的外公是我原著里最喜欢的角色之一啊,改编电影总会把老爷子忽略掉。 虽然只是出来打了个酱油,已经让我很激动了,给老爷子请安~ 小 C 这个角色本来就只有在原著小说里有存在感,剧中完成花瓶的任务就可以了。萌点是狼叔衣冠不 整地闯入小姑娘的闺房……然后我就邪恶了……当时特别希望打个雷把正在路上的马吕斯劈死,然后狼叔 和萝莉……呃……[脸红] 在预告片里听 Samantha 的 on my own 感觉她唱的没有 25 周年好,比较弱。但是在电影里看的话会 觉得这样唱是对的,电影比舞台更有真实感,气息弱一点比完美的演唱反而更加能表达感情。跟着小雀斑 去寻找女神那一路上又难过又开心的样子演的真好。 大 E 太没存在感了,我不说啥了,ABC 们还是有好多萌点的,革命这一段是电影的优势,比小说和舞 台都更加动人心弦。ABC 小哥们完美地表现出了法国小青年充满激情又很不靠谱。 (以及英国小青年充满 基情又欲说还休) 。 小 Gavroch 好萌啊!这小孩其实长得一点都不好看,但就是好萌,痞痞的特别萌,跟原著很贴近。熊 孩子你家住豪宅啊!是不是很多城市都有只囧囧有神的大象?好歹这只大象有屁股的。我就不吐槽尚贝里 那四只没屁股的大象了。萌娃子挂掉的那段,我记得书里写的是冒着枪林弹雨去捡子弹吧,电影里貌似是 小 Gavroch 想出去卖个萌,然后警察蜀黍们心一软就散了吧,结果明显卖萌失败中枪。开枪的那位蜀黍, 这孩子是偷过你们家蛋糕么?不然你肿么忍心开枪的 TT 小小 C……小小年纪我就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反抗的怒火……特别是隔着木板给了眼睛的特写,看得 我浑身发毛…… 旅店老板夫妇跟原著反差好大! 而且这两位唱歌都很灾难, 好在两位演技都很了得, 加上 master of the house 那段场面调度很精彩,所以还是相当欢乐的。

(二)
音乐剧《悲惨世界》的电影破了票房纪录,几乎场场爆满。而且几乎场场结束时观众都对着空无一人 的银幕鼓掌,这在电影史上是少有的。当然,电影仅仅是进一步普及了这出音乐剧,原剧本身就非常受大 众欢迎。从 1985 年问世以来,在伦敦已经连续演出了 27 年,至今仍旧不衰。在纽约百老汇也曾连续演出 16 年,停了三年后,又于 2006 年重新上演至 2008 年。音乐剧《悲惨世界》在英语世界的成功几乎让人 们忘记它原本是法国人勋伯格(Claude-Michel Sch?nberg)作曲, 布伯利(Alain Boublil)和纳泰勒(Jean-Marc Natel)作词的轻歌剧。可是在法国,这出剧于 1980 年问世,只演了三个月。在英美大获成功后,经过改编 的作品于 1991 在巴黎再度上演,命运仍不见好,只演了很短一段时间就收场了。这个奇怪的现象让我想 到原著作者雨果的命运。他因反对拿破仑三世独裁而被迫流亡海外,从 1851 开始侨居法国旁边的英属岛 屿长达 19 年之久。小说《悲惨世界》就是在此期间(1862 年)完成的。当然,这出轻歌剧在法国受到冷遇 的原因绝不是政治。甚至还不能说它受到冷遇,毕竟也演过一百多场,只不过它不像在英美这么成功罢了。 这“墙外香”现象应该归功于英语大众的喜爱和英语本身的强势。 法国人在艺术上是比较挑剔的, 尤其对改编法语名著特别敏感。 《悲惨世界》 是法国文学经典中的经典,

无论谁来改编,无论把它改编成什么,都遭到过严厉的批评和无情的讥讽。评论家们不仅对删繁就简十分 厌恶,而且对破坏语言的优美尤其愤怒。但对读翻译的人来说,凡是与我交谈过的读者都一致认为,这部 鸿篇巨制如果删掉一半,文学价值可能更高。小说里有太多游离于故事之外的议论和轶事。那些鞭挞时政 的批评也好,对历史事件的评论也好,惊动巴黎的绯闻也好,当年的读者看着热闹,就像我们今天在网上 打架差不多,但与后世读者没多大关系。现在我们关心的只是小说人物的命运,除了研究历史的学者以外, 谁还关心那些陈芝麻烂谷子?而且真正研究历史的学者要去史册典籍里钩沉, 小说最多就是用来参考而已。 至于语言美, 《悲惨世界》毕竟是用法语写的。其中的美妙在翻译中难以完全再现出来。改编成音乐剧,也 许会让法国文学评论家们非常不满。但对于外国人来说,反正以前也没有充分领略到原文的妙处,我们能 感到的文字美的缺失肯定要少得多。我们欣赏的是小说对不公道的社会的揭露和批判,是作者对弱者的同 情和关怀,是主教的善良的感召力量,是冉阿让面临的矛盾和他的高尚行为,是雨果刻画的鲜明人物和他 讲述的浪漫故事。而这一切都在剧中得到生动的再现并通过音乐得到感人的表现。 法国人在艺术上也格外求新好奇。“先锋派”这个词就来自法语 avant-garde,他们厌烦艺术上的重复, 甚至仅仅是有些近似都难以忍受。音乐剧《悲惨世界》的主要作曲家和歌词作者早在 1973 年就合作出品 过摇滚歌剧《法国大革命》(La Révolution Fran? aise),比《悲惨世界》早七年。规模大得多,从攻占巴士 底狱,推翻波旁王朝,一直演到罗伯斯庇尔的暴政。音乐新奇得多,虽然也有传统轻歌剧的段落,但主要 歌曲都是非常上口的摇滚乐。票房在法国也好得多,不仅在 70 年代红极一时,而且这四十来年一直在不断 发行各种版本的唱片,至今依然炙手可热。但是摇滚歌剧《法国大革命》涉及的法国历史事件和人物较多, 缺乏个人的遭遇和命运起伏,感情上也不够动人,因而从来没有翻译成英文,在英语世界很少有人知道。 虽然音乐剧《悲惨世界》并不是关于法国大革命,最后的街垒战是 1832 年 6 月巴黎的起义,但其历史大 背景还是很相似的,音乐又回归到比较传统且稍嫌过时的轻歌剧甚至大歌剧风格,加上法国人对改编他们 古典文学精品的挑剔,这个作品在法国受到相对冷遇就不难理解了。 然而,广大英语观众没有这类挑剔和顾忌,也没有那似曾相识的感觉和印象。我们听到和看到的是牢 狱里失去尊严者的愤怒,是受污辱的妇女的悲情和怨言,是无辜的孩子可怜的希望,是在那残暴的王朝受 压迫者愤怒的吼声,是对自由、平等、博爱的强烈渴求,是全人类最普遍、最根本的愿望。当芳汀失去工 作,为了抚养女儿而不得不卖头发,卖牙齿,卖肉体,还因略微反抗而遭受惩罚,当她唱起那支忧伤的歌 《我的梦想》 ,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会为之流泪。当娇小的珂赛特吃力地拿起巨大的墩布和木桶,当她唱起那 支希望的歌《云中的城堡》 ,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会为之流泪。当那个捡子弹的男孩倒在镇压者的枪下,当他 用稚嫩的童声唱起那支英勇的歌《小孩子》 ,有谁不会为之热血沸腾?当那些革命青年搭起路障,站在上面 高唱那激昂的战歌《你听到人民的歌声吗》 ,有谁不会为之热血沸腾?这样一部优秀的音乐剧竟然在它的出 生地受到冷遇,就算我能够理解,在感情上也难以接受,原先对法国的崇敬也减少了。 然而,我对雨果的崇敬并没有因为上述缺点而有所减少。那些缺点是针对小说的广大读者而言,但对 于希望了解当时法国社会风土人情的学者则有巨大价值。另外,这部史诗般的小说同时又体现了古希腊的 悲剧传统,而且是被黑格尔尊为典范的《安提戈涅》(Antigone)那种理念冲突的悲剧。剧中矛盾的双方并非 简单的正义与邪恶的代表,他们代表的是不同的意识形态。冉阿让本能地感到世道不公,他偷个面包,砸 个橱窗不该受到那么残酷,那样剥夺人性的惩罚。沙威则坚信帝国的法律,他维护法律的威严是为了国家 的稳定,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他们俩都不是歹徒。所以,当沙威以为自己认错人时,就坚持要求马德兰 市长惩罚他。所以,当冉阿让有机会处死沙威时,却放了他。所以,当沙威意识到自己的信仰出了问题时, 当他看到“上帝的正义和人的正义背道而驰”时,他的精神世界崩溃了。冉阿让和沙威不是简单的好人和坏 人,而是像雨果另一部小说《九三年》中共和军司令官戈万、保皇党叛军首领朗特纳克和特派代表西穆尔 丹那样各有不同信仰的正直的人。他们既因各自的原则水火不容,又具有超越其信仰的人道精神而能够自 省并自我牺牲。基于此,音乐剧电影增加了沙威察看街垒战死者的镜头,增加了他看到那个英勇男孩尸体

的特写。让没读过原著,不知道沙威心理矛盾的观众进一步理解他为什么会自杀。这种超越意识形态,为 各自理念奋斗而产生的冲突和悲剧似乎还未曾在中文作品中出现过。中国文学以往总是把敌人都描绘成道 德败坏的歹徒,总是把他们的作为都描绘成自私利己的行径。这种简单化的根源在于不能不带偏见地观察 人世。雨果也不是没有偏见,他藐视并贬低的是德纳第夫妇那类小人。他们像吃死尸的乌鸦一样,在战场 上掠夺阵亡将士的遗物。他们为了钱财对芳汀和珂塞特百般压榨,我认为雨果把他们描写得太过分,太单 一了。对此,音乐剧作了适当的调整,让这对夫妇变得较为可笑,而不那么可恶。这显然是承袭英国音乐 剧《雾都孤儿》(Oliver!)的传统,在那出剧中教唆犯费根(Fagin)受到的是笑话,而非丑化。 有些人指责《悲惨世界》里有太多巧合:德纳第在滑铁卢战场上扒死人财物正好扒到马吕斯的父亲; 沙威正好来到冉阿让冒名马德兰开工厂的城市,正好看见他抬马车救人,因而产生怀疑;冉阿让跳进修道 院里正好撞到他救的人;德纳第的女儿爱潘妮也碰到并爱上了马吕斯,还替他找到珂塞特;冉阿让背着马 吕斯钻地下水道逃跑,正好在出口碰到德纳第,等等。这么多巧合,在五卷长篇中也许还不太明显,但在 改编的三小时音乐剧中让情节显得很不真实。但我看《悲惨世界》并不是把它当作写实的小说,而是把它 当作浪漫的故事来看。“浪漫”被很多人误以为仅仅是爱情。其实在西方文学史上,浪漫主义是与新古典主 义相对,强调感情超过理性,描写平民百姓的文学运动。 《悲惨世界》中的人物是被压迫的劳苦大众的典型 代表,是善良的基督徒的典型代表,是受到感召后一心向善者的典型代表,是忠实执行王朝法律的典型代 表,是被侮辱的万千妇女的典型代表,是纯洁的儿童经受命运折磨的典型代表,是贪婪无耻的人渣的典型 代表,是血性青年革命者的典型代表。他们的碰撞、交往、矛盾与融合,他们的情感交织和理念冲突构成 一张历史的巨幅画卷。 这幅画卷反映的并不是一时一地的真实事件, 而是整个法国 19 世纪上半叶的时代精 神,是更高层次的艺术真实。而改编的音乐剧运用感人的乐曲和唱段进一步将此时代精神和艺术真实表现 了出来。与我看过的十来种《悲惨世界》改编作品相比,我认为英语音乐剧的取舍最佳,不多不少,而音 乐剧电影的结构和节奏更加紧凑,也充分发挥了细腻表演的电影特长。 让专家和学者研究雨果的原著《悲惨世界》吧。让大众享受删繁就简的改编作品吧。我读过两遍原著, 中间相隔了 30 年,估计今生不会再读了。但我还会看无数遍改编的音乐剧和电影。在剧院里,我相信很多 观众和我一样,欣赏的更多是声乐艺术。电影的音响和一些唱段虽然比不上剧院的效果,但它充分发挥了 特写镜头的优势,表演出在舞台上看不清的细腻感情;比如芳汀临死前演唱那段令人同悲共泣的哀歌,她 嘴角的抽搐,眼睛里闪动的羞辱、幽怨、绝望和愤怒。可能是因为在电影上看得清楚,也有助于听明白唱 词。不仅是我,我的几个朋友也都觉得在电影院里比在戏院里更容易听懂唱词。电影还发挥了场景转换方 便的长处,展现出文字描写和舞台美术都无法再现的场景;比如一开始拉船的那个非常有创意的镜头。它 不仅表现了那些囚犯的苦役,也是比喻王朝复辟的法国犹如那倾斜的破船一样不可修复。 音乐剧的成功也多亏蒯茨默(Herbert Kretzmer)把法文歌词自由意译成朗朗上口的英文;多亏英文是世 界上最强势,最国际化的语言,才使得音乐剧《悲惨世界》不仅在英国和美国获得巨大成功,而且红遍加 拿大、澳大利亚和其它许多英语国家,并且已经译作 21 种语言,以不同形式在 42 个国家上演。随着电影 的成功,我相信,想看音乐剧的观众一定会更多。就像网络文学促进纸媒出版一样,电影和音乐剧的关系 也会由先前担心的竞争变为相互促进。看过平面的影子以后,一些朋友的兴趣都被激发起来,他们还希望 去看真人的表演。还有一些朋友以及我自己,虽然早已看过音乐剧,仍然想看电影是怎么表现的,也想看 不同团队的演出。戏剧艺术就是有这种魅力;一出剧有人能看上百遍,但很少有人把一部小说读上十遍。 如果你关注音乐剧这种艺术形式,你会察觉到《悲惨世界》与大多数音乐剧不同:没有轻歌曼舞,音 乐和唱段不是疾风暴雨般地强烈,就是凄楚得催人泪下;没有说话,歌曲之间是像大歌剧那样用宣叙调连 接起来的,但又没有大歌剧那么高难的咏叹调;没有光彩夺目的场景和鲜艳的服装,每一场都是昏暗的, 几乎人人都是破衣烂衫;没有插科打诨,即便德纳第夫妻出场时,也是滑稽和讽刺,不是玩笑或幽默。一

句话,除了音乐以外,这部剧其它各方面都更接近大歌剧。但又不像曲高和寡的大歌剧那样,这部音乐剧 非常受大众欢迎。说到底,还得感谢雨果。法国人错过了让自家文豪的经典在全球大放异彩的机会,其实 怨不得他们,而是因为法语正江河日下,而英语却如日中天。 如果你特别关注音乐剧,你还会想到,在某种意义上, 《悲惨世界》与美国第一部真正的音乐剧《演艺 船家》(Showboat)异曲同工。Showboat 直译就是“演出船”,我译作《演艺船家》是因为那部音乐剧实在是 关于几个以船为家的艺人生涯。其相似之处在于,那部作品也在相当程度上表现苦难。一开幕,观众就在 美国舞台上第一次看到一群黑人装卸工在码头上愤懑地唱道:“白人整日闲游荡,黑人整日工作忙。汗水落 入密西西比,一直忙到末日降。”剧院老板和出品人西格弗里德(Florence Ziegfeld)在 1927 年首演之夜,在 观众悄然无声的观看时以为自己高尚一把就会惨败。但《演艺船家》震撼人心的艺术赢得了观众的欣赏, 接连演了一年半 572 场。这在当时算是极大的成功,并为这种艺术形式赢得了音乐剧(musical)的名称,把 这个形容词变成了名词。时隔 60 年后, 《悲惨世界》在百老汇首演。在美国的舞台上,音乐剧从欢快的歌 舞回到了沉重的歌唱,从谐谑回到了庄严,从轻松回到了严肃。音乐剧《悲惨世界》的成功表明了这种艺 术形式具有更大的表现力和可能性。 作曲家勋伯格和作词者布伯利的后续作品《西贡小姐》就是证明。这也是一部严肃的作品,堪称是英 语的《蝴蝶夫人》 ,是越南的乔乔桑的悲剧。音乐剧《悲惨世界》在英美的成功令歌词作者直接用英语创作 《西贡小姐》 ,令出品人决定在英美上演。在伦敦从 1989 到 1999 十年间共演出 4264 场,打破了之前由 《窈窕淑女》 保持的特鲁里街皇家歌剧院公演最久音乐剧的记录。西贡小姐》 《 在纽约百老汇从 1991 到 2001 年也演出了 4092 场,而且也拍成电影了。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的成功一定会促使音乐剧电影《西贡 小姐》早日上演,进一步普及这部作品。英语在其它所有领域里都早已成为最重要的交流工具,音乐剧《悲 惨世界》和《西贡小姐》的成功和“墙外香”现象更明确地标志着英语在文学艺术上也独占鳌头。

(三)
终于去看了电影版音乐剧《悲惨世界》 。还带爸妈一块去的。我妈好像还挺喜欢的,我爸感受一般般。 前半段讲冉阿让的救赎,加上沙威那说不出哪里不好但听起来就是很不好的嗓音,让节奏显得冗长, 有点点让人瞌睡。边上一对小情侣一直在讨论情节,我真蛮想给他们先“科普”一下的,听得让人感觉好着 急啊。 直到几个年轻人出现,情形终于扭转过来了。之前曾经说过,看《悲惨世界》的小说,印象最深刻的 是艾潘尼的死。有可能音乐剧的创作者也觉得这角色好让人心伤,出彩的唱段好几处。电影里开始那几段 马吕斯和珂赛特的对唱,可都夹杂着艾潘尼在边上默默难过。你说你的情绪放在谁身上好呢?一见倾心的 爱情纵然甜蜜,哪比得上这边厢又恨又不忍。我觉得艾潘尼说珂赛特是 bourgeois 的时候再凶一点也能接 受。又没文化又不漂亮,出身低微的人,也想谈恋爱。最后是通过牺牲生命才换来心上人的一吻。哗~再 说下去我要打开文艺女青年属性了。 我之前并没有听过赫赫有名的音乐剧。这回看了电影版,印象最深的除了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I Dreamed a Dream 这类脍炙人口以至于怎么着都会让人印象很深的曲子之外,最感叹的就是 Red and Black 和 One Day More 了。Red and Black 是马吕斯、安灼拉以及一众“ABC 之友”革命前夕讨论形势 的唱段。安灼拉说红与黑是讲革命的光明和现实的黑暗,他说,革命马上就要来了,现在有重要的问题要 讨论。另一边马吕斯还在为只见了一眼的珂赛特神魂颠倒以至于神知糊知,红与黑是爱人是否在身边,是

否在自己的那个世界里。这曲子把革命与爱情唱到一起去,让人觉得这两件事情在荷尔蒙的基础上,是很 有共通之处的。此外 One Day More 的处理也深得我心。从马吕斯和珂赛特互相留恋,到冉阿让的又一次 逃离,到艾潘尼伤心欲绝,到沙威准备镇压革命,到所有革命的参与者对于新世界新生活的渴望。就这么 一句句加上去。我心里蛮感慨的。其他表现手法都很难做到这点的吧,因为其他那些都太有“逻辑”了。 描写革命的片段并没有太多地方出彩。尤其是由始至终只有那么一个由各种破烂家具堆起来的路障。 怎么说呢,虽然我也知道戏剧可能会需要这种突出某一个点的表现手法,但这部电影前面的大多数场景还 是比较写实的,这突然弄出一堆烂桌子烂椅子,再告诉观众这帮人就是在这样的地方革命,而且革命就只 有这么一堆烂桌子烂椅子可以守护了,多少有点令人出戏。安灼拉发现他们誓死要保卫的人民最后也没有 站在他们一边,路障被攻陷之后,革命者们四散逃亡街边却没人开门,这都蛮虐心的。最后一群女人蹲在 地上清理血迹,说这些人之前也都是父母珍爱的孩子。我心想,其实中国人很少看到有人这样描写革命的 呀。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也是蛮感人的——问题在于。。嗯?马吕斯刚刚唱完珂赛特就出现了, 。 然后就是他们俩的事了。那你看到 bourgeois 大美妞就突然不觉得痛苦了?你死去的同伴,你们曾经的理 想,就都这么算了?你不准备再革命了,要和 bourgeois 大美妞永远生活在一起?那你之前干什么要去革 命呢,你直接就可以和她在一起过幸福安宁的生活的嘛。 我年幼的时候看这本书,并不觉得这里有对于革命理想的背叛,也丝毫不觉得这两件事情当中可能是 有个“转”的。我当时只觉得珂赛特是个没什么意思的人,因为从头到位她只负责美丽着纯真着,什么事情 都没有干。而马吕斯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和波折,他应该“和心爱的人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这是所有 在小说中经历很多苦难的主角们在最后都能获得的 credit。今天看了电影又忍不住想,谁知道呢,也许就 需要珂赛特这样一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干”的纯洁的姑娘,那是革命者们的理想,幸福的结局也正是革命者 们对于建立新世界的希望?而这希望又不能以革命战争本身的胜利来表现。打仗赢了反而不是希望? 哭我那干枯单薄又一根筋的艾潘尼呀,还有我那差点就去做了文青的中学时代。有些东西不常常念起 也并非是淡忘了。它一直都在那里,你不用总是提罢了。

(四)
之前看了一次现场的音乐剧,25 周年的音乐会,还有一部分 10 周年的音乐会,然后是电影。 俺是音乐素养比较差的那种人, 除了能听出来唱的象 25 周年的马吕斯和电影里克劳的沙威那种水平的 确实不咋好听之外,其他人谁唱的好谁唱的不好听我是基本上听不出来。我以我层次不高的鉴赏水平看这 几个版本,有这么几个感觉。 1.看预告片的时候知道 25 周年的爱潘尼要在电影里出现,特别期待,感觉 25 周年的音乐会上她唱的 on my own 太有感觉。各种细节处理的特别好。电影里感觉也不错,但是感觉她的脸更适合镜头拉远一点 正面全景观看,片子里镜头老是拉那么近而且角度好像还挺刁钻,感觉把她那种挺有特点的好看给抹掉了 不少。

2。安妮海瑟薇的芳汀演的很棒,而且我觉得唱的也不错。具体的那些指标就像嗓音是不是浑厚什么的 我是根本听不出来,反正唱的都在调上,而且很有感染力,之前 25 周年的芳汀,应该是个公认的唱的好的 吧,但是我确实是不喜欢看她的演唱,至少不喜欢她在那场音乐会上的演出,感觉不象是芳汀应该有的感

觉。而十周年的音乐会,我就是听芳汀唱了一半 dream the dream 之后觉得看不下去给关了。那个歌声悠 扬的我接受不了了,这哪是芳汀所在的那种饥寒交迫的绝望状态该唱出来的感觉啊,那简直就像是一个贵 妇人在阳台上感叹远处的海景太美了。我感觉音乐剧只是一种能够更好表现剧情和人物的演出形式,演员 首先应该是融入剧情充分表现人物,然后再谈其他。而十周年给我一种强烈的感觉是,演员们演着演着就 要出来表现一下自己很会唱歌。可能是我确实是欣赏水平比较低下,以至于象十周年这样大家公认的经典 我欣赏不了。 3.电影里切掉了很多内容,我个人觉得最可惜的是 turnning 那首歌被切了一点,我觉得那首歌的歌词 写的特好。一年一年一年一年,没有什么会被真的改变。那个小小的街垒上徒劳的抵抗最后还是变成了历 史的尘埃,但是……也许只要被人记住了,就不是徒劳的。 4.马吕斯演的确实不错,从看现场音乐剧开始就讨厌这个人物,25 周年那家伙唱的太难听让俺对这个 人物的讨厌又加深了一个层次,但是看过电影版的演出,反感少了很多。 5.小加伏罗什演的很好,有孩子的灵性,唱的也好听,相比之下 25 周年的那个小混混真让人想拉出去 揍一顿。 6.沙威俺还是更喜欢 25 周年的那个黑人叔叔,可能是因为他长的比较帅,至少挺符合俺的审美。而且 在原著里我也很喜欢沙威这个人,因为在任何时代,不管出于什么立场,一个永远坚持原则的人是值得敬 佩的。而那个黑人叔叔演的比较符合我心目中的沙威的形象,威严但是并不可怕。10 周年的沙威有点可 怕……而拉塞尔克罗,俺总觉得不够威严…… 7.主教出现的时候,我差点喊出来,虽然我十周年只看了一点点,但是俺却很喜欢 Colm 爷爷的感觉, 而 25 周年末尾的那些合唱让俺对这位元祖冉阿让更加深了好感,我知道这部音乐剧也不过就一年的时间, 但是看 25 周年的时候,当 1985 的演员阵容出现的时候,我却也跟着莫名其妙的激动,虽然我一个都不认 识。也许看着一部优秀的作品经过一拨又一拨人的演绎慢慢成为经典,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幸运的事。 9.德纳第夫妇个人感觉没有 25 周年那一对出彩,25 周年那对看着就很有夫妻相,配合也挺默契,而 且在那个邪恶小市民的气质下还保存了一丝很萌的感觉。10 周年的那个看起来有点狰狞,电影版这个天然 呆气场太重,总是让人感觉睁不开眼,没有那个眼睛一直滴溜转的精神头。老板夫妇是在这种乱世中最容 易生存下来的一类人,可恶,但是让人又没法对他们只简单的抱有“仇恨”这样的情绪。

8.最后一幕处理的特别棒,当你看到结尾的时候,其实应该能猜到他们会怎么处理,但是当那一幕出 现的时候,你可能还是会受到震撼,就像看 friends,你看过不知多少遍,你明明知道笑点在哪里,但是你 到那里还是会笑个不停,而且,你好像在等着那个笑点到来。 就像这个音乐剧,你可能背下了所有的歌词,你甚至知道每个版本演员的演绎都有什么特点,但是你 每一次去看的时候,感动都不会减少一点。

(五)
不出所料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成为《悲惨世界》上映后微博上流行的一句暗语,映衬 我们为“乳”和“房”焦虑时,一声悲愤的叹息。

近年来,在讨论海外电影引进的可能性时,看不见的“政治正确”成为我们挥刀自宫的一条潜规则,今 年的奥斯卡系电影,以为过度解读会出在直接呼唤民主平等的《林肯传》上,不曾想一部音乐剧《悲惨世 界》才是最明晃晃的讽刺。所谓草木皆兵、风声鹤唳,问题从来不出在草木风声上,出在听风者、踏草人。 我们那么多电影被扣上隐喻的帽子,恐怕有错的不是无心插柳电影,而是这个慌腔走板的年月。 那些为草木风声而心惊肉跳的人,其实太低估经典文学作品的境界,雨果创作了《悲惨世界》150 年 后,各种版本的文艺作品依然能常演常新、打动人心,不在于它是战斗檄文,或宣传号角,在于它描绘了 波澜壮阔的人间万象,专权者看出风起云涌、多情者看出儿女情长、自省者看出人生救赎。 因此,比起慷慨激昂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我更喜欢决战前夜的“One Day More”,慷慨赴 义者准备了牺牲的勇气,一见钟情的情侣期待相见的忐忑、有污点的圣人和洁癖的殉道者狭路相逢,蝇营 狗苟的投机夫妇不谋而合,再加上孤苦相思的少女,冷眼旁观的庸众:这种经典的叙事多线糅杂、复调交 织共鸣,宛若黎明前的黑暗沉闷而汹涌,为后来的情感宣泄,蓄积了排山倒海的情绪能量。 《悲惨世界》里丰富的人物关系,既有爱憎分明的黑白对立,在深度和广度两个个维度又有深浅不一 的灰度过度。它的壮丽之处,更在于它不是歌颂伟大的成功,反而咏叹伟大的失败。青年学生的慷慨就义 没有换来市民的支持、血染长街,与此同时,意志坚定的沙威也无法面对人生信条,纵身殉道,这些伟大 的失败,不就是悲惨世界里一直渲染的“One Day More”?他让理想主义远离功利主义的侵袭:希望是悲惨 世界里奋斗的目标,而不是投机获利的筹码。 看完《悲惨世界》 ,是我少有的在电影院,听到普通观众自默默摸鼓掌。我相信人们是为胜利欢呼,也 是为牺牲而感动,像恩佐拉那样不被呵护的青春热血、像爱波尼那样不被垂怜的爱情,像冉阿让和沙威那 样纠结而委屈孤独的人生。我们的文化习惯为胜利者著书立传,将成王败寇的理论发扬到极致,成就了一 堆鸡贼还沾沾自喜的文化产物。 于是乎, 《悲惨世界》 这种宽容和慈悲, 这种在现实主义里浸染的理想主义, 才回显得如新鲜,和动人。 不是每个牺牲都有回报,因为牺牲本身就是价值。 爱护他人,就是上帝存在的证明。为明日而奋不顾身,就是今天的意义。 One Day More。 Ps:雨果在盖纳西岛流亡的时候写完《悲惨世界》 ,他指出 19 世纪法国面临的三大问题:贫穷使男人 潦倒,饥饿使女人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如今看来,是那么的亲切。少时读书,我完全不相信指鹿为马、 掩耳盗铃这样违背基本逻辑的故事,对晋惠帝说出“何不食肉粥”这样的话更觉得蠢到不可思议,现在我只 相信: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为何不食肉粥?或许只是他冷漠的幽默呐?


推荐相关: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