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 >>

世无洗耳翁 谁知尧与跖——记故友唐竹

世无洗耳翁 谁知尧与跖——记故友唐竹

世无洗耳翁 谁知尧与跖
——记故友唐竹

郑球洋

约略有两年时间未曾听闻到唐竹的消息了,只是消逝的时 光还牵系著过去的丝缕,我终觉得有必要用我的文字来纪念那 位待我如手足的兄长。兄长云者,我向来这样想,现在却觉得 愧对于这称谓了——皆因当年在北大求学时期唐竹对我在学 习、写作、养生、处世、人格修养等方面不厌其烦地点拨,无 非是盼我早日成才,报效父母、亲朋、社会和祖国。然我却因 不慎而对其造成了莫大的伤害。至今思之,时日的流逝非但未 曾淡忘昔日的我的灵魂的挣扎,反而愈是加重着我的内心的愧 疚与不安,遂终觉有行文的必要了,有以我的菲薄的文字来想 念唐竹的必要了。

唐竹是我早年在北大求学时期所结识的。那时系二十一世 纪初期, 我因了求学的狂热, 终日穿梭于首都的九大名牌学府。 经常可在北大见到的人当中,便有他,于是一来二去便逐渐成 了相识。

约略在零三年的春夏,当时首都高校里的一群大学生在香 山躲避非典,也便在那时候遂成真正的相识。因那时我的生活 景况很不好,所以受到一些带有世俗的势利眼光的人排斥。我 的困境激起了唐竹的同情心和正义感,他坚决维护我的尊严和 权益,同时夸张地鼓励我,让我不致因旁人的冷眼而产生心理 挫伤,以致于影响了他和少数人的关系。

非典结束后,唐竹又在京城四处寄居,有一次还因偷偷住 在打工的公司里半夜被保安赶了出去,颇为狼狈。

也是在久处之后, 方约略地知道: 唐竹上高中时成绩很差, 每次考试总是全年级最后几名,上大学毫无希望,他自称主要 是智力原因。后进入某国企生产一线做倒班工人。一九九七年 春, 唐竹看到社会上道德滑坡、 腐败泛滥, 深感忧虑, 遂怀着“位 卑未敢忘忧国”的心态,于业余时间翻阅哲学、伦理学书籍,希 望从中找到解决的方法。本来只想写几篇文章宣传中华民族传 统美德和共产主义道德,但在学习中逐渐有了些自己的学术见 解,就整理出一些论文在学术刊物上陆续发表。又因请教问题 和投稿联系过几位学者,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其中北京 大学一位教授出于提掖后学,为唐竹提供学习条件的目的,邀

他来北大某国家重点试验室做研究助理,据说竟然算是访问学 者(唐竹对此坚称不敢当,极少对人提起)。巧的是,接到这 个消息不久, 唐竹暂时下岗了, 他毅然彻底辞去工作奔赴北大。 不幸的是, 此时他原所患诸病愈加严重, 已不能坚持专心学习。 遂于一年后离开北大,但在时断时续打工的同时,还时断时续 地坚持其原来的研究。

唐竹的形象、个性、人格、境遇都有异于常人。他面色晦 暗,沧桑如老叟,第一印象就让有些人轻视;他性格木讷,反 应较慢,不善言辞和交际,不工心计,不依附强势,故常受愚 弄和欺侮,还有个别人误以为他孤僻和高傲;他系弱势群体一 员,学历又低,常遭自以为有才能者歧视和嘲讽,对他的话不 屑一顾,有什么坏事总是先想到他。有些人不过对他说过几句 表示关心的话,就自以为是对他的莫大施舍。甚至据其自称有 一对其人品学问赞不绝口的大学生也常在无意中流露出对其贫 穷、社会地位低下的歧视。唐竹的人格与其在伦理学研究中弘 扬的道德观是一致的。他坚守做人应有的良心,不做暗室欺心 之事;对弱者,常发自内心地同情和尊重;对于有缺点者,常 诚恳指出,甚至不厌其烦;对有困难者,常尽绵薄之力相助而 不图回报;对于有些微好处于他者,铭记在心,常思涌泉相报; 对忠厚善良、真诚正直之士,不论是否认识他,总欲暗中相助,

愿其一生平安;对卑鄙奸恶之徒,他极为憎恶,绝不相与过从; 他为人真诚, 一诺千金, 信奉“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 信乎?”即使对出卖或暗算他的人也能做到仁至义尽;他“己欲 立而立人”, 愿把自己的学习经验同所有爱学习的人分享; 他“忧 道不忧贫”, 为探索振兴中华的大道而不思摆脱贫困。 这些品格 在这个“礼崩乐坏”的社会反而令人感到不适应, 令人对他疏远、 排斥或欺诈、利用,愿与他推心置腹交流的人很少。他为人正 直公道,爱憎分明,不受诱惑拉拢,不迎合形势,敢讲真话, 敢于坚持原则而不考虑自身得失,常令某些居心叵测者心怀忌 惮;他做学问独立思考、力求严谨,令有眼光者佩服,也令某 些欲借学术谋求名利者怕唐竹的存在会反衬出自己的弱点,动 摇自己的影响。由于这些原因,他常受到某些人的压制、诬陷、 诽谤(其中很多是他长期热忱帮助的人),这些行径屡屡得逞, 常令唐竹受到误解和伤害。还有人得唐竹无私传授八段锦,自 己没学好就去教人以出风头,却又百般阻挠唐竹传授。因此, 唐竹更加愤世嫉俗了。然而,也只有我等熟知其为人者方理解 他为人行事的古君子之风,感受他身上那种朴厚刚正之气。

唐竹由于早年在国企做体力工作,同时读书写作,殚精竭 虑地思考国家、民族的命运,使他的身体逐渐衰弱了,在京期 间健康状态仍持续下降。他经历了人生的过多不如意事,自卑

之心渐重,常感福薄才浅,缺点弱点甚多,不能在历史的转折 点上,匡正人心、重铸国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 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天平” 。再兼之恶劣的生存条件,我想唐 竹实在是承受了太多的痛苦。

目前我因了对父母负责、又因了要升学的缘故,不得不将 躯体和心灵都安放在了我的曾经阔别了多年的家乡。在这个职 校的近乎幽囚、潜居的孤独的治学环境当中,我愈是接近唐竹 当年的心境了。唯是心怀莫大的抱负,而在现实环境当中又终 究是难以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仁,遂愈是感念唐竹了,也愈是感 念唐竹当年对我的种种好处来了。夹杂着感激、愧疚与不安等 种种心结,遂作了这些关于唐竹的文字。

(注:“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一句出自李白《古风》 一诗,作者在诗的最后慨叹:社会上再也没有许由那样的贤良 之士了,谁还能分出好人和坏人呢?)

(初稿于 赣州南康龙岭镇 向阳村租住所 2008年4月12日)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