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海明威短篇小说中生命与死亡主题

海明威短篇小说中生命与死亡主题


第 30 卷 第 6 期 2009 年 6 月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Journal of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Vol.30 No.6 Jun.2009

海明威短篇小说中生命与死亡主题
曹喜梅
(中原工学院 外语系,河南 郑州 摘 450007) 要:在海明威的作品中,生命与死亡是一个永恒主题。通过对其短篇小说文本的详细分析,发现海明威生命与死亡

的探讨和认识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从最初的好奇与茫然,到对生命与死亡现象的迷惘与困惑,最终到达理智和超然的 境界。文章分别对这三个阶段在相应的短篇小说中的反映进行阐释。 关键词:海明威;短篇小说;生命;死亡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219(2009)06-0051-03 他走过的路印有不少海明威的足迹。 尼克·亚当斯出生于医生家庭,当他初晓世故时,首先 所感受到的并不是四周的宁静,而是对死亡的意识。 《在我 们的时代里》的第一篇作品是《印第安人营地》 。故事讲述 了少年尼克跟随父亲去印第安人营地为一个妇女接生。 这个 妇女经历了两天痛苦, 孩子还是没生下来。 她的丈夫因三天 前不慎砍伤自己的腿而躺在铺上抽烟。 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 下, 尼克的父亲用一把大折刀为产妇施行了剖腹手术。 孩子 虽然生下来了, 但那位印第安人丈夫因无法忍受目睹妻子受 痛, 用剃刀割断自己的喉管自杀了。 纵观海明威一生的创作, 可以发现这篇小说是—个起点, 是对人生中最为人们难以接 受的问题——死亡的最初探索。 作为老一代, 尼克的父亲只 是把这次自杀事件看作令人晦气的事情: “真是糟透了—— 拖你来从头看到底” ,仅此而己。而少年尼克却因此产生了 许多不解和疑惑。 “他干吗要自杀呀,爸爸?” “自杀的男人是不是很多,爸爸?” “死,难不难?爸爸?” 很明显, 尼克不能完全理解生命与死亡的意义。 但医生 最后那句有心无意的回答却给尼克奠定了认识死亡的最初 基础, “不,我想,死是很容易的吧” 。整个故事在尼克“相 信他永远不会死”的想象中结束。 另外, 海明威的短篇名著 《杀人者》 是海明威以 “最少” 表达“最多”的完美体现,同时也反映了海明威在第一阶段 对生命与死亡的探讨和认识。小说名为《杀人者》 ,却通篇 没有打斗、凶杀的场面描写,没有恐怖的气氛。相反,故事 的叙述是平淡的、 气氛是缓和的。 当餐馆的小伙计尼克找到 被谋杀的对象安德烈森, 告诉他有人要杀他时, 安德烈森的 反应只是“望着墙壁,什么也不说。 ”小说结尾是尼克返回 收稿日期:2008-12-20 作者简介:曹喜梅(1971-) ,女,河南兰考人,中原 工学院外语系讲师,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与外语教学。 餐馆后与伙计乔治的对话。 “我要离开这个城镇了” ,尼克说。 “好”乔治说, “那倒是一桩好事” 。 51

美国小说家海明威是 20 世纪著名的小说家,无论是简 洁文体的创造方面,还是在小说悲剧性主题的艺术传达方 面, 他都堪称一代宗师。 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本身已 经成为一种美国现代神话, 与他在小说里所创造的 “硬汉神 话” 一起成为美国现代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 深刻地影响着 当代美国人与美国社会。 “死亡”也是海明威感触颇深的一 点。死亡是人类永远无法逃脱,也无法超越的最大的、也可 能是最恐怖的真实。 在他看来, 人人时刻都受着死亡的威胁, 人人都生活在死亡的阴影里, 因此, 生命与死亡是贯穿他作 品的一个永恒主题。 这一主题不仅体现在他的长篇小说创作 中, 而且他在短篇小说创作中所使用的艺术手法又突现和加 强了这一主题。 通过对其短篇小说文本的详细分析, 发现海 明威对生命与死亡的探讨和认识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从最初的好奇与茫然,到对生命与死亡现象的迷惘与困惑, 最终到达理智和超然的境界。
?



好奇与茫然

海明威的父亲是本地颇有名气的外科医生, 行医之余喜 爱钓鱼、打猎等户外活动。他的母亲出身于有教养的家庭, 喜爱艺术,热衷于宗教活动。海明威童年深受父母影响,从 小就酷爱户外运动,对钓鱼、打猎、探险喜爱到了着迷的程 度, 由此形成了他倔强的个性与不屈的人格。 从少年时代到 他离开人世, 冒险性、 竞争性和挑战性的活动是他生命的主 旋律。 这些爱好对他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 他短篇小说集 《在我们的时代里》 的大多数篇目着重描写了尼克· 亚当斯 从少年到青年的成长过程。尼克·亚当斯的形象是 20 世纪 初美国青年的典型。 他的成长过程揭示了美国那一代青年失 望、 迷悯乃至颓废的根由。 尼克的形象具有较强的自传色彩。

“他明知有人要杀他却还呆在屋里等死,我想着就受不 了。他妈的太可怕了。 ” “得了” ,乔治说, “你不如别去想它了” 。 面对发生的事情, 尼克感到不理解而且太可怕了, 决定 离开这座城市。 小说在结尾处, 才通过尼克这一似乎次要的 人物, 表现出作品的主题: 尼克所发现的是一个罪恶的现实 世界。 安德烈森之所以面对死亡无动于衷, 是因为他认为个 人无法逃避罪恶的现实。 真正的杀人者并非闯入餐馆的 “杀 人者” ,而是罪恶的现实社会。尼克忽然觉得“在我们的时 代里” ,杀人十分随便,并非一定蓄谋。受害者只能听其自 然,因为暴力无时、无处不存在,人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正像黑人厨子说的,这种事“我连听也不要听。 ”至多像快 餐馆老板乔治说的, “这事糟透了” 。尼克发现了邪恶,简直 无法忍受了, 他要离开这个城市, 离开这个杀人者猖狂的地 方。于是,海明威主人公的生活法则又多了一层意义,即尽 管人们生活在绝望的时代,死亡和暴力随时等待着每个人, 战胜它的可能性又不存在, 但是决不能接受失败, 应该在更 多的暴力形式中寻求美好的东西,从而鼓起生存的勇气。

朋友,每晚在这干净明亮的餐馆喝酒,籍以自慰。招待他的 两个侍者,一个年轻,有家室,因此急于打佯尽早回到妻子 的怀抱;另一个年纪稍大的,他自己也是孑然一身,非常同 情那位年老而又孤寂的顾客, 下班后他去一家酒吧打发无聊 的寂寞。乍一看,小说故事平淡无奇,几乎无情节可言;对 话简单,时而还重复;人物连名字都没有;陈述不完全,但 却揭示了生活的虚无缥缈以及人与人之间缺乏沟通和理解 所产生的冷漠和代沟。 海明威从小说背景的构建、 人物的刻 画、情节的铺设到词句的锤炼,无一不紧扣着“虚无缥缈” 以及人们试图摆脱 “虚无缥缈” 所采取的生活方式这一主题。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海明威首先用西班牙语词 nada 代替英 语词 nothing,这种替代不仅创造了一种符咒般的效果,而 且深化了生活虚无的主题,增强了故事的震撼力。 《雨中的猫》 同样反映了海明威对于生命与死亡的进一 步理解——迷惘与困惑。 故事讲述一对美国夫妇在旅馆里同 旅馆主人、 侍女之间发生的几乎什么也没发生的故事。 小说 几乎没有什么情节, 人物也是非典型化的。 整篇故事似乎只 是在描述无聊的人们做着无聊的事或者无所事事。 小说中的 猫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 显然, 雨中的那只猫是被人遗弃的, 它的凄惨处境不禁会引起我们的同情。 而女主人公何尝又不 是处于同样凄惨的境遇呢?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逃脱丈夫 的冷漠。面对让她“住口,找点东西来看吧”的丈夫,她忧 郁孤寂, 正如那只在雨中遭受灾难的猫。 难怪她会发出这样 的感叹: “做一只呆在雨中的可怜的小猫,可不是件什么有 趣的事。 ”在这篇不足四千字的短篇小说里,女主人“我要 一只猫” 的愿望重复了八次之多, 表明了她迫切需要家庭温 暖和关怀的强烈愿望。 从更广泛和更深层次的意境来看, 人 们都处于一种冷漠中, 什么事都与我无关。 女主人想得到雨 中的猫, 这一行为暗示她是作品中唯一对生活寄予了希望的 人。 但正是因为她的希望, 才使得她与迷惘的人群和冷漠的 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小说在淡淡的故事中, 使我们感受到战 争带给人们的伤害, 使读者深刻感受到了隐藏在水下八分之 七的内涵和意境,从而达到“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 之意皆于言外”的艺术效果。 另外,在短篇小说《自象似的群山》中,海明威讲述了 一对美国情侣在一个西班牙小站等火车的情景。 除了必不可 少的背景描写之外, 其余的都是这对情侣相互间的对话。 这 篇小说中没有战争的硝烟, 但一战对青年人的影响却可见一 斑。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过着“游牧民族”般的生活。旅行 包上各种各样的旅馆标签让他们想起曾经在不同的地方度 过的良宵。 面对女主人公怀孕的事实, 两个人有不同的想法, 从而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男主人公要求女主人公去堕 胎。这是一种受到战争影响的“迷惘的一代”的价值观:对 前途十分悲观,不愿接受家庭和孩子,只顾及时行乐,不愿 承担行乐的后果。 而女主人公想要留住孩子。 对话就这样在 两个有意见分歧的主人公之间进行, 矛盾在对话中升级。 小 说中的对话已不是两个情侣之间的闲聊, 它承载着整个小说 的主题和情节, 传统的田园生活是以海明威为代表的 “迷惘



迷惘与困惑

战争的经历使海明威对于生命与死亡的理解有了突然 的变化。 战争严酷的现实使他懂得那些战争是 “地球上前所 未有的最大规模、最凶残的屠杀” 。这一铭骨刻心的、噩梦 般的经历促他猛醒,使他深刻地认识到了战争丑恶的本质。 当海明威从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参战的实际体验中感悟到了 世界和人生的荒诞性和无意义性时, 他要用自己的笔把这个 充满死亡与痛苦的荒诞世界描绘出来。 他在小说中塑造了一 个又一个的“迷惘者” ,这些人物像作者一样痛苦地挣扎在 孤独、失败和死亡的阴影中。战争过去了,但海明威还没有 能够从这场战争的痛苦回忆中解脱出来, 他仍然缺乏足够的 勇气来正面描写这场战争。 相反, 他所尽力表达的是战争的 深层意义及战争对人的影响。 尽管每一次战争都有其不同的 原因和结果,但对于海明威来说他们都是一样的,那就是: 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生命。 因此战争只是自然界中生命消失 的一种特殊形式,也就是说,战争是一种死亡方式。因此海 明威对于生命与死亡的进一步理解——迷惘与困惑就反映 在他的一些短篇小说里。 海明威的 《士兵之家》 记录了他当时的心态及对生命与 死亡的认识过程。 主人公克莱勃斯从一战前线回到俄克拉荷 马家乡小镇。尽管他是一名英雄,但是,当向凯旋英雄致敬 的热潮已退去时, 他不得不孤独地生活在现实中, 小时候的 朋友都已长大而且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世界。 现在家乡也不是 记忆中的样子。战争中的胜利者必须面对现实生活中的失 败, 这里海明威表达了他的迷茫和困惑: 克莱勃斯的幸存是 幸运的吗?在这一阶段, 虚无主义的思想占据他的大脑, 他 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短篇小说 《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 通过一家西班牙餐馆 里两个侍者之间简短的对话,讲述了一位老人:孤居,没有 52

的一代”的梦想,但是经过一战的打击,他们无法让梦想成 真。

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 ”因此作品开头那段令人难 以捉摸的描写有了答案, 那具早巳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成 了哈里追求精神不朽的象征。



理智和超然

在小说《弗朗西斯·麦康伯短促的快乐生活》中,作者 让把生命看得很淡薄的威尔逊引用莎士比亚在《亨利四世》 中的一段话表明他对死亡的态度: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在 乎;人只能死一回;咱们都欠上帝一条命;不管怎么样,反 正今年死了的明年就不会再死。 ”当麦康伯从一个地地道道 的懦夫变成一个勇敢和果断的男人的时候, 玛格利特射中了 他。 对于麦康伯来说, 死亡来得正好, 他品尝到生活的快乐, 尽管这种幸福很短暂。 在这一阶段, 海明威所关心的不是生 命能够持续多久,而是一个人生活的有多快乐。 海明威塑造的“硬汉子们” ,无一不笼罩在死亡恐怖的 阴影下, 他们的经历遭遇不尽相同, 但感受却是同一个: “这 太可怕了。 ”但人毕竟是富有创造力的生灵,在生存意识这 个根本动力的驱使下, 敢于与死抗衡, 并在抗衡的过程中创 造了有限生命的无限价值。 “海明威式英雄”尼克、亨利、 麦康伯等, 正是人类生存欲望的超现实表现, 你可以打死他, 可就是打不败他,因为他在搏斗中实现了自我的生命价值。 海明威对于生与死呈现出超然的态度, 他所关心的不再是生 命的长短,而是生命和死亡的内在意义。

海明威虽然悟出了个体生命在现代文明世界中难逃孤 独、 失败和死亡的宿命结局, 但是海明威并没有意识到造成 个体生命特别是男子汉生命的现实生存困境的致命原因, 正 因为如此, 他才在对现实世界的无奈和悲哀中, 雄心勃勃地 在超越现实, 为现代男人找到了一种保证其精神上永居不败 之地的“硬汉子”生存方式。其次,他父亲自杀身亡所产生 的阴影终生都笼罩着他, 使他对人生的感悟更加深刻。 海明 威曾对他的传记作者说, “我父亲是自杀的。我年轻的时候 还以为他是个懦夫。 但后来我也学会了正视死亡。 死亡自有 一种美,一种安定。 ”父亲的自杀曾引发他对死亡这一人生 最严肃命题的深刻思索,从而把它升华到一个很崇高的境 界,即从悲剧美学的高度来审视死亡,从容面对死亡。因此 海明威的悲剧英雄们在受到死亡威胁之时, 也会像普通人一 样感到恐惧, 但是他们与常人不同在于: 他们能够逐渐从对 死亡的恐惧中摆脱出来, 坦然洒脱地面对死亡。 这便是海明 威从他悲剧性的人生体验中升华出的悲剧人生观与世界观。 小说《乞力马扎罗山的雪》带有自传成分,和作者所写 的一系列尼克·亚当斯小说一样,作品中有作者的身影。咕 里原本是个正直的青年。 他曾受当局的蛊惑, 参加过第一次 世界大战,后来发觉自己上当受骗了,从此,哈里走上一条 精神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经过一段骄奢淫逸的生活, 哈里企 图自我更新。到非洲狩猎,他就是打算变换环境,重新振作 自己的工作意志。 在狩猎中, 哈里因为不慎把一条腿擦伤了, 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 伤口恶化成了坏疽, 病情十分严重。 他等待飞机接他去内罗毕治疗。 “死亡”和“不朽”的念头 在哈里内心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肉体的死亡早已在哈里的意 料之中, “这个结局现在正在来临, 而他并没感到有多奇怪。 多少年来它就一直萦绕着他” 。然而,在哈里残存的生命之 中,另一种念头紧紧相随,它是哈里现在唯一的希望所在, 这就是精神不朽的追求。 哈里在梦幻中被人抬上了飞机。 当 飞机在暴风中穿行时, 突然, 乞力马扎罗山那方形的山巅展 现在哈里眼前, “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于是他明白, ,

参考文献:
[1]常耀信.美国文学简史[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0. [2]陈良廷等译.海明威短篇小说全集[C].上海:上海译文出版 社,1995. [3]董衡巽.海明威评传[M].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1999. [4] 董 俊 峰 . 海 明 威 悲 剧 人 生 的 艺 术 表 达 [J]. 河 西 学 院 学 报,2005,(3):82-85. [5]兰兴伟.海明威短篇小说艺术风格探析[J].西南民族大学 学报(人文社科版),2005,(11):138-141. [6]孙履芳.显形与隐形—海明威艺术风格侧论[J].吉林大学 社会科学学报,1995,(3). [7]王文琴.简约洗练,蕴寓宏深――浅析《一个干净明亮的地 方》[J].外国文学研究,1998,(4):35-37. (责任编校:张京华)

A Study of the Themes of Life and Death in Hemingway’s Short Stories
CAO Xi-mei (Zhong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Zhengzhou Henan 450007, China) Abstract: Life and death are the permanent themes in Hemingway’s short stories. Through a study of some of his stories, it is found that Hemingway’s constant exploration and understanding of life and death has undergone three stages of development: the stage of curiosity and vagueness, the stage of perplexity and puzzlement, and the stage of reason and philosophy. The paper illustrates the stages. Key words: Hemingway; short stories; life; death

53


推荐相关: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