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当代年轻人为什么喜欢看玄幻小说

当代年轻人为什么喜欢看玄幻小说


当代年轻人为什么喜欢看玄幻小说?(2012-07-01 17:22:37)转载▼标签: 杂谈 分类: 时政热点 由于玄幻小说的非主流性和其文学地位的不确定性,玄幻小说的概念一向比较模糊。但是,作为一种 当下流行的文化现象,它又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陶东风先生在 2007 年第 4 期《文艺争鸣》发表了一篇 题为《游戏机一代的架空世界——“玄幻文学”引发的思考》的文章,就玄幻小说的文本特点和流行原因 作了一番分析。应该说,陶先生指出有些玄幻小说“装神弄鬼” 、 “价值混乱” ,当代文学艺术中出现了“神 出鬼没”的现象??这些看法都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陶先生却以此全盘否定当代玄幻文学,却也难逃偏 颇和过激之嫌,为了真正了解当代的玄幻小说,我们就很有必要从其历史传承和流行原因等问题谈起。 受到五四传统“感时忧国”精神的影响,娱乐化的文学传统不符合新文学的需要,自然受到抵 制,乃至有意识的忽视。但是,当下的玄幻小说,其本质恰巧是娱乐性的。玄幻小说,与我们一些学者讽 之为“卅六鸳鸯同命鸟,一双蝴蝶可怜虫”的鸳鸯蝴蝶派、礼拜六派,与什么《江湖奇侠传》 《蜀山剑侠 传》没什么不同,完全可以视为一种以网络为新载体的通俗小说传统的继承和发扬。较之于唤醒国民的启 蒙文学,我们更可以称之为新时代的一种娱乐工具,是一种通俗的娱乐的大众小说类型。无论是《诛仙》 , 还是《亵渎》 、 《蜀山》之类当下流行的玄幻小说,其首要的目的还在于“娱人”或“自娱” 。范伯群先生 所归纳的近代通俗文学的一部分特征,拿到玄幻小说上来,无疑也是适用的: “在功能上侧重于趣味性、 娱乐性、知识性和可读性,但也顾及‘寓教于乐’的惩恶劝善效应;基于符合民族欣赏习惯的优势,形成 了以广大市民层为主的读者群,是一种被他们视为精神消费品的,也必然会反映他们的社会价值观的商品 性文学。 ”玄幻小说,无疑是现代通俗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文学的功能和类型本来就是多元化的,通俗文学的重要功能就是娱乐大众、泄导人情,设若通俗文学 在创作之始,都带着严肃的使命意识和启蒙任务,这样完成的文学作品必然是贴了金粉的泥砖,形式和内 容的背离,反倒象披挂了战甲的家庭轿车,给人不伦不类的感觉。其实,中国传统文学中大量的宣喻封建 因果报应思想的文学,不但没有起到开启民智的效果,反倒沦为愚民的工具。陶先生当然没有这种驱谴通 俗文学的用意。但他明显是站在主流文学视角之上,用一种“为人生”式的严肃文学批评标准,来衡量玄 幻小说的“娱乐”本质。陶先生对于玄幻小说这种新世纪通俗文学的批评,明显体现了一种传统儒家思想 的影响。换句话说,陶先生的评价,依然没有脱离“子不语怪力乱神”的范畴。他是在拿严肃的主流文学 的标准,来要求大众文化和通俗文学。 通俗小说毕竟是通俗小说, 娱乐文学毕竟以娱乐为目的, 无需追究太深。 玄幻小说终究不是主流文学, 无须硬给它加上一个“价值天平”的所谓“标准” 。我们毕竟不能像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中向我 们揭示的那样, “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 。童庆炳教授认为, “大众文化是时代的产物,是 深受大众的欢迎的,它的娱乐休闲的价值,是不容怀疑的” 。 陶先生对于玄幻小说文学价值观念的判断,正缺少了这种对娱乐本质的考量,他的评价标准,依然未 脱“文以载道”和“感时忧国” ,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前理解,陶先生把玄幻小说直斥为“装神弄鬼” ,认 为“玄幻文学的价值世界是混乱、颠倒的” ,甚至担忧中国文学已经进入装神弄鬼的时代,也就毫不奇怪 了。站在一种文学的道德立场上,他明确地指出: “中国传统武侠小说(也包括金庸小说)的主流遵守的一直 是中国儒家文化传统,不轻言怪、力、乱、神” 。先不论陶先生所坚持的儒家“子不语”的大义立场。也 姑且不论陶先生作为论据的样本量的多寡,我们要问问,文学的价值仅有“主流”文化价值这一种吗?这 种大众的玄幻文学仅仅因为与“80 后”一代以及电子游戏挂了钩就是没有价值的?文艺的价值是多样的, 道德问题,或者是伦理价值问题仅仅是文学价值的一方面,文学更有审美和娱乐价值。即使是作为一种审 美意识形态的文学,也应当是功利性与非功利性的统一,不存在一种完全纯粹的文学样式,贺拉斯的“甜 美”与“有用” ,也正是立足于这个标准。我们并不否认文学需要一种历史理性与人文关怀,需要一种“感 时忧国”的精神,但陶先生完全回避了玄幻小说的审美娱乐价值,仅仅观察了玄幻小说的一个方面,就得 出现今的玄幻文学“非道德化,无价值性,不问是非,不管善恶;只求绚烂,只求痛快;现实溃烂而未来 渺茫”的个人结论,无疑是不合适的。对此,沃伦和韦勒克先生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就提出: “在早先有关 文学的讨论中,很少出现伟大的、好的和‘低级’的文学之分。我们完全可以怀疑低级文学(如通俗刊物) 是否‘有用’或‘有教育意义’ 。他们通常被人认为只是对现实的‘逃避’和‘娱乐’ 。不过它们有用与否
1

这一问题,必须根据低级文学的读者的情况来回答,而不能以‘好文学’的读者水平为准。??一切艺术, 对于它的合适的使用者来说,都是‘甜美’和‘有用’的。 ”这个观点应当对陶先生有所启发,我相信, 陶先生肯定是一位“好文学”的读者,是“感时忧国”的读者,他的水平。无疑超出了一般读者的层次, 但是,我们在考察玄幻小说问题时,却不能孤立地运用单一标准来判断一个复杂问题,单纯的把玄幻文学 理解为是“当代青年人之内心焦虑的曲折反映,并通过玄想方式宣泄这种焦虑” ,我们更应当结合“80 后” 的生存现状和文学环境,看到玄幻小说对当下年青人的积极的建构意义,引导之,而不是诛杀之。 在讨论玄幻小说与“80 后”的复杂关系,特别是玄幻小说对当下青年人的存在意义之前,我们必须先 从一个有趣的现象谈起:翻开任何一本玄幻小说,我们往往首先看到的是这部小说的世界设定或是背景设 定,比方说, 《诛仙》一开头,便点明了整个世界的时间、地点与世界背景;玄幻小说《大猿王》的序章, 便交代了作者虚构的中土神话世界的世界设定与历史??不过,对于这些玄幻小说作者苦心构思的幻想世 界,陶先生并不领情,他批判道: “现在所谓‘玄幻文学’所呈现的实际上就是一个高度电子游戏化的技 术世界” ,这个世界“缺血、苍白,除了技术意义上的匪夷所思,没有别的” ;其所谓“幻想世界” ,是“建 立在各种胡乱杜撰的魔法、妖术和歪门邪道之上的” ,是庄子的思想特别是犬儒主义“以一种装神弄鬼的 方式表现出来” 。实情真的如此吗?我们不妨比较两段批评文字,虽相隔半个多世纪,但其中的所批评的内 容却极其相似,然究其旨趣,却是大相径庭: 陶先生在文章中指出: “以《诛仙》等为代表的拟武侠类玄幻文学(有人称为‘新武侠小说’)不同于传 统武侠小说的最大特点是其极尽装神弄鬼之能事,其所谓‘幻想世界’是建立在各种胡乱杜撰的魔法妖术 和歪门邪道之上的,除了魔杖、魔戒、魔法、魔咒,还有各种千奇百怪、匪夷所思的怪兽、幻兽。这些玩 意儿可谓变幻无穷,魔力无边。 《诛仙》中的每个高手(无论正道魔道)都有自己的法宝,其中特别有名的, 当然就是主人公张小凡的那个镶有神奇‘噬血珠’的烧火棍。它能够移山倒海、遮天蔽日、凭空竖起一面 墙。在玄幻小说中,所谓武林高手(准确地说是“魔术高手”)之间的‘交手’其实根本不是武功修为的较 量。而是‘宝贝’的较量。 ” 无独有偶,半个多世纪前,徐国桢先生评价还珠楼主,说其书中“关于自然现象者,海可煮之沸,地 可掀之翻,山可役之走,人可化为兽,天可隐灭无踪,陆可沉落无形,以及其他等等;/关于故事的境界者, 天外还有天,地底还有地,水下还有湖沼,石心还有精舍,以及其他等等;/对于生命的看法,灵魂可以离 体,身外可以化身,借尸可以复活,自杀可以逃命,修炼可以长生,仙家却有死劫,以及其他等等;/关于 生活方面者。不食可以无饥,不衣可以无寒,行路可缩万里成尺寸,谈笑可由地室送天庭,以及其他等等; /关于战斗方面者,风霜水雪冰。日月星气云,金木水火土,雷电声光磁,都有精英可以收摄,炼成各种凶 杀利器,相生相克,以攻以守,藏可纳之于怀,发而威力大到不可思议。 ”徐国桢笔下的还珠楼主的魔幻 小说与陶先生所批评的 80 后的玄幻文学,从形式到内容是何等相似,剑仙妖魔、术法邪道、山魈精怪这 些情节,在还珠楼主笔下,也还是受到批评家和读者的肯定的。再往上追溯,评价极高的魏晋志怪小说也 有这样的“奇思妙想” ,为何少有人怀疑它们的文学价值,也鲜见对这些作品的社会价值的考索,陶先生 也认为它们的 “价值的天平还是稳定的” , 不属于装神弄鬼。 但为何到了 80 后的玄幻小说那里, 却就是 “为 装神弄鬼而装神弄鬼”和“想象力严重贫乏”?笔者认为这可能是陶先生对整个 80 后写作没有做到“同情 之了解”的一种情绪之见。身处多元文化语境的 80 后,其价值体系肯定也是多元混成的,冲突和矛盾, 正体现了“迷乱的一代”真实的情感状态,在反讽、戏仿、拼贴流行的后现代语境中,80 后的玄幻小说怎 能独善其身?不能因为其价值体系出现含混复杂的现象,就因此简单否定这一文学类型,甚至进而怀疑整 个 80 后的文学创作。一条西方谚语早就告诫我们,倒脏水不能连同婴儿一起倒掉,如果我们按照陶先生 的逻辑推导下去, “ 《庄子》中还有大量犬儒主义言论,体现了一种非常糟糕的鸵鸟智慧和乌龟哲学” ,庄 子的精神世界是犬儒主义的,那么庄子的作品就是“天马行空式的胡编乱造” ,那么庄周梦蝶也属于“装 神弄鬼和价值迷乱”了,庄子作为“当今中国玄幻文学远祖” ,他的这种想象力的最大特点就是“非道德 化,无价值性”了?按照陶先生的言论推而广之,纳博科夫之《洛丽塔》 ,陀思妥耶夫斯基之《卡拉马佐夫 兄弟》 ,以及很多黑色幽默作品等等,其价值观念、道德观念都将不是健康的,都不具有“道德正当性” , 在陶先生所批评的“混乱、颠倒的价值世界”里就肯定也有一席之地了。
2

不过,陶先生确实说对了一点,玄幻文学所呈现的实际上就是一个高度电子游戏化的技术世界,这是 玄幻小说和当今新媒体结合的必然产物。但是,电子游戏化的世界并不因此就是玄幻小说的“原罪” ,并 不意味着玄幻小说建构的世界缺乏内在精神。文学本身的表现形式就决定了文学必然要通过想象的方式超 越现实世界,描绘内心之图景,将虚幻的彼岸世界形象化、 “现实”化,玄幻小说世界的电子化、游戏化, 正说明它们有更切近现实生活的艺术真实。居伊·德波曾经指出,现代的社会在本质上来说是一种奇观社 会, “在现代生产条件蔓延的社会中,其整个的生活都表现为一种巨大的奇观积聚。曾经直接地存在着的 所有一切,现在都变成了纯粹的表征。??真实的世界已变成实际的形象,纯粹的形象已转换成实际的存 在??”在当下的这种社会,世界本身就是奇观化的文本,变成了纯粹的表征,表象本身也就意味着真实。 因此,正如《黑客帝国》所揭示的那样,所谓的“高度电子游戏化的技术世界” ,其实体现了一种高度的 真实,让·鲍德里亚把这种技术世界的超真实,称之为“拟象” ,玄幻小说所构建的这种“拟象”的世界, 体现着现实社会的真实投影,并不是“缺血、苍白”的,人在其中也并不是游戏机中的机器人,而是体现 了一种与现实世界相互异化的双向互动过程。 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位玄幻小说作者都在不遗余力的构建着自己的“拟象世界” ,本节的开篇即已提 到,翻开任何一本玄幻小说,我们往往首先看到的是这部小说的世界设定或是背景设定,几乎每一位玄幻 小说作者,在他们的世界之中,都在为主角尽力创建自己的“黄金之国” 、 “乌有乡”和“桃源乡” ,虽然 所创设的世界并不一定非常的美好,但无疑,这是对小说主角最为有利,也是最适合主角发挥的世界。为 什么这些作者这么执着于对世界的建构?简单说来。 一方面, 这是源于西方游戏特别是 Dungeons&Dngons(龙 与地下城)规则的影响,另一方面,这也与当下 80 后一代的生存状态密切相关。陶先生指出: “这个年代不 同于其他时代的特点是一方面是现实的道德沦丧、价值世界的颠倒,另一方面则是政治冷漠。 ”现实社会 当然没有陶东风先生所描述的那样可怕,幻想世界也没有陶先生所想象的那样降格,但是,传统道德价值 的衰落和理想主义的崩溃所带来的现代社会的精神危机, 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如同霍克海默所说, “今 天,叫做流行娱乐的东西,实际上是被文化工业所刺激和操纵??的需要” 。但是,这种危机并不是针对 某一代人的,早在 19 世纪,费尔巴哈就已经看到了他那个时代的这种特质, “对于影像胜过实物,副本胜 过原本,表象胜过现实,外貌胜过本质的现在这个时代,只有幻想才是神圣的。而真理,却反而被认为是 非神圣的。神圣性正随着真理之减少和幻想之增加而上升。从而,在我们看来,幻想之最高级也就是神圣 性之最高级。 ”幻想并不意味着罪恶,一代有一代之特点,也自有其面对这种危机的解决方式,陶先生根 据 90 年代的时代特质指责 80 后一代,无疑也是不公平的,他应该首先问问,是谁造成了现代社会的这种 危机,是谁应当对现在的道德沦丧负责,是危机四起时尚未成年的 80 后吗? 正如夏志清先生在《中国现代小说史》所指出的那样, “现代人所处的环境是冷酷无情的,因此会产 生这类充满虚无主义,和非理性的文学作品。 ”陶先生在这点上看得非常透彻:玄幻文学,正是“当代青 年人之内心焦虑的曲折反映,并通过玄想方式宣泄这种焦虑” 。80 后的一代。之所以选择“网络游戏化” 这种感受世界的方式,是因为他们发现, “游戏是像迪斯尼乐园的一种人为的天堂,或者是一种乌托邦似 的幻景,我们借助这种幻景去阐释和补足日常生活的意义。我们在游戏中设计出非专门化的手段,去参与 当代广阔的戏剧生活。 ”对于 80 后一代来说,事实上,无论是西方式的充满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还是展现 剑侠神魔的武侠仙侠世界在本质上都是共通的,某种程度上,这种虚幻世界可以弥补现实世界的不足。游 戏化的世界及其影响下的玄幻文学,这种脱离“感时忱国”而转向个人内省之满足的狂想叙事传统,正满 足了现代人的一种代偿心理: 在现实中的缺陷, 可以通过阅读中的自我愉悦, 产生一种强烈的自我满足感, 进而达到一种对现世的逃避,一种压力的宣泄。正如麦克卢汉所揭示的那样: “游戏是大众艺术,是集体 和社会对任何一种文化的主要趋势和运转机制作出的反应。和制度一样,游戏是社会人和政体的延伸,正 如技术是动物有机体的延伸一样。??游戏是我们心灵生活的戏剧模式,给各种具体的紧张情绪提供发泄 的机会。??一个人或一个社会如果没有游戏,就等于堕入了无意识的、行尸走肉般的昏迷状态。艺术和 游戏使我们与常规惯例中的物质压力拉开距离, 使我们去作这样的观察和询问。 作为大众艺术形式的游戏, 给一切人提供了充分参与社会生活的直接手段,任何单一的角色或工作。都不能给任何人提供这样一种直 接的手段。 ”由此可见,游戏对现代人的重要性和不可分离性。无独有偶,鲍德里亚的批判也正显示了这
3

样一种无奈的认同, “今天,在每一个场所,每个人都必须回收废物,而梦想、幻觉、历史、仙境、儿童 和成人的传奇,这些想象性的东西正是废品,是超现实文明首要的巨型有毒排泄物。 ” 这种狂想叙事文学的流行,反倒证明了现代社会生命个体精神的孤独与英雄气质的逐渐消解,这是一 个缺乏英雄和偶像的时代,旧的偶像已被推翻,新的英雄并未出现,没有经历过苦难淬炼的 80 后,他们 改造现实的冲天豪气在丰厚的物质生活中日渐消磨,在日益真实的赛博空间中逐渐萎顿,找不到出路,也 得不到主流社会的认同。也许正是这个原因,玄幻小说的作者,才这么注重营造个人心目中的理想家园。 值得玩味的是,当下的玄幻小说,虽然也正如陶先生描绘的那样,具备“通过自己塑造的美丽乌托邦表达 了对于现实的否定和对理想的憧憬”的审美价值标准,不过,陶先生却始终没有看到其“装神弄鬼”的另 一面,始终不能站在 80 后的立场上来理解他们的文学想象。 无论我们怎样忽视或者表示我们的不屑,都难以阻挡网络玄幻小说的流行,玄幻小说已经摆脱传统的 小说家言的框范,真真切切的成为我们时代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了。维特根斯坦在《文化和价值》中,用睿 智的口吻说: “一个时代误解另一个时代。一个小小的时代以自己的可恶方式误解其它一切时代。 ”陶先生 虽然没有挞伐和压抑玄幻文学的用意,但其误解确是明明白白地存在着。

4


推荐相关: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