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论苏轼岭海山水诗与_天地境界_

论苏轼岭海山水诗与_天地境界_

第3 卷 第4期 3 2 1 年1 月 0 2   2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
Junl fD l nU ies yo eh ooy (oil c ne ) or a   a a  nvr t fTc nlg Sca  i cs o i i Se

Vl 3 , o 4 o .  N . 3 Dc       e .2 0 1 2

论苏轼岭海山水诗与 “ 天地境界 ”
程   磊
(武汉大学 文学院,湖北 武汉 4 0 7 ) 302
首    摘   要:苏轼岭海山水诗是其晚年生命实践与人生哲思 的 艺 术 外 化: 先 是 超 越 世 俗 功 利 而 体 认 自 我 本 体 性 之 孤 然后是融入无穷宇宙以成就自我无待之自由生命, 能 执 著 现 实 承 当 士 道 文 心 , 后 是 以 和 陶 范 式 开 掘 内 在 心 兼 最 独存在, 性境界, 由诗艺风格之平淡发溢为生命精神之平淡, 完成诗、 道之圆满统一。它标志着苏轼经由山水审 美 而 追 求 内 在 人、 。 超越, 肯定个体感性生命又调谐社会理性要求, 尽性以至命, 塑建全新理想人格而达到“ 天地境界” 岭海山水诗; 生命实践; 人格塑建; 天地境界    关键词:苏轼; I0 2    中图分类号:2 6.     文献标识码:A 1 0 - 0 X 2 1 )40 9 - 6    文章编号: 0 84 7 (0 2 0 - 0 50

S  h ’ L n sa eP er   i e ann  er n  nvra i  el uSis a dcp  oty n HsR m iigY asa dU ieslLf R am i e  
C E GLi H N  e
( o e eo h eeL nu g  n trtr ,W h nUies y W h n4 0 7 , h a ) Cl g   Ci s  a ga ea di aue ua  n r t , ua 3 0 2 Ci l f n le v i n

A s at S  h ’ ln sa ep er nhs e ann  er   h  r s ce b dm n fhs i  x einea d bt c : uS is a dcp  oty  i  m iigyas s eat t  m oi eto i l ee pr c n r i r it ii e    f h oo hc hnig Frt h  dso eshm e  y iig na   sneo  nl  ae ogt vrof ilo i s pi  ikn . is , e eic vr  sl b  vn   ne e c  l eys t   e  e  i ad m l t r i f l i s fo t t o fc p a dplia itnin . eo d h  ets  o - tpig i  atr  yrtrigbc   h  aue n  f- n  o t l ne s s Sc n , e rae  n nso pn f ptenb   unn  akt t entr  d ni ic   o c a le e o a i n euies ,m a w i   es t gi el yt  efr  oilol a o sa ne etas’ n eetd t . i   nvre en h e pri i  nra t o pro m sc   b gt n sitl cul ihrn  uy t l sn i a i i l T id, y o o igT oY a -M n     eial es nl ym dl h  an   s et e cl  rsi  yeo hr b  l wn  a  u n iga ads bepro a t  o e , e er sh   sht a ypoa s l  fl s r i l ia i l ct f l le l f i ii s o m  n  e u d f ram pret  o bnn  oty l ea dT o nh   elgcl se I i  m o-   s p e sa drbi s i  el , efc yc m iigp er ,i  n  a    s d ooia yt m.t s y bl ie htS   h us e n eetta se d net o g  sht  c v isi a dcp , epc n  ecpul zdt a uS ip rusihrn rncn e c h u het e cat i e nln sa e rs et gpreta i it i l ea  e  sm da n  oil es nd m n s a d ia yrbi igba dn wiel es nl yw ihcnb i  sw l a  eit gsc   ao  e a d , n  nl   u dn  rn - e   a  ro a t   hc  a  e f l i ar f l e l d p i e ea zda nvra l eram. i  f g nrl e  suiesli  el K yw rs S  h ;a dcp  oty nhs e ann  er ;i  x eine rbi igielpro a t ; n- e  od : uS i ln sa ep er   i  m iigyas l ee pr c ; e u dn da es nl y ui i r f e l i vra l eram esli  el  f    中国古代山水诗的核心主题可以概括为以审美的 方式来处理人与自 然、 会 的 关 系。 尤 其 对 于 知 识 阶 社 层的士大夫来说, 山水诗主要是在欣赏山水之美、 体悟 自然之道中突出士人对生命意志及存在本质的追询反 省, 实现个体在自然与社会之间的和谐发展, 从而不断 完善和丰富心灵主体, 山 水 诗 的 艺 术 境 界 作 为 人 格 以 境界提升的印证和显现。士人的人格追求常以自然宇 宙为价值根据, 士人在人格塑建上所达到的最高境界, 是“ 天人合一” 审 美 境 界。 本 文 即 以 此 为 切 入 点, 的 通 过苏轼的山水诗来探讨其人格境界的文化意蕴。苏轼 以敏锐深刻的洞察力觉察到文化深层的危机和时代精 神的潜变, 通过生命 实 践 和 艺 术 创 造 表 达 对 人 生 价 值 的全新思考和重新定位, 其缥缈孤鸿的生命姿态、 拣尽 寒枝的价值寻觅所树 立 的 有 别 于 传 统 的 理 想 人 格, 就 特别具有唐宋文化转 型 时 期 彰 显 个 体 感 性 生 命、 举 提 心灵主体性、 追求 人 格 自 由 独 立 的 时 代 意 义。 同 时 其

收稿日期: 0 20 - 7   修回日期:0 20 - 3 2 1 - 21 ; 2 1 - 50 作者简介:程磊(9 5 ) 男, 博士, 武汉大学文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 主要从事唐宋文学研究。 1 8 - , 湖北武汉人,

·9 · 6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3  第3 卷  

“ 艺道两进” 的哲学艺术观又使生命历程本身即是艺术 化的精神游履和心灵 体 验, 其 思 无 所 依 的 人 生 空 漠 故 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家园追询, 就深刻地融汇在山 颖悟、 水诗中。岭海时期作 为 其 生 命 旅 程 的 最 后 阶 段, 是 也 其诗艺纯熟精深、 思想熔练升华的重要时期。胡仔《 苕 溪渔隐丛话》 “ 云: 余观东坡自南迁以后诗, 全类子美夔 ‘ 州以后诗, 正所谓‘ 而 严’ 也。 子 由 云: 东 坡 谪 居 老 者 ’ 儋耳, 独喜为诗, 炼 华 妙, 见 老 人 衰 惫 之 气。 鲁 直 精 不 ‘ 亦云: 东坡岭外文字, 读之使人耳目聪明, 如清风自外
1 ’ ” 来也。 观二公之 言 如 此, 余 非 过 论 矣。 [ ]此 不 独 言 则

, 诗亦并不多见的“ 仙 诗” 其 实 并 非 着 意 于 营 构 超 世 游 间的仙乡幻境, 而毋 宁 是 以 即 世 间 的 游 山 寄 寓 游 仙 式 仙界理 想 已 转 化 为 内 在 心 灵 之 一 隅 而 不 的精神自由, 必向外作虚无缥缈的 幻 想 和 探 求 了, 宁 愿 滞 留 世 间 而 看那空山白云无 心 飘 荡。 游 仙 意 识 是 摆 脱 现 实 桎 梏、 寻求自我超越的重要 因 素, 明 苏 轼 面 对 远 遣 万 里 的 表 政治打击做好了内在 心 理 机 制 的 调 节, 根 本 无 须 借 但 助仙国幻境来排遣化 解 ( 后《 陶 神 释》 “ 山 与 其 和 云: 仙
[ (2 0 2 , 佛国, 终恐无是 处” ]P 3 7), 将 佛 道 一 并 超 越) 诗 人 已

只是借拟仙心而凌驾 于 自 然 山 水 之 上, 然 欲 与 宇 宙 俨 同轨了。另如《 同正辅表兄游白水山》 以上摩造物之笔 写翠峡奔瀑气势飞动, 不可挽扼, 使人恍入仙境不觉身 “ 世两忘: 永辞角上两蛮触, 一洗胸中九云梦” 写身心翛 “ 落, 百念荡 尽, 与 天 地 精 神 相 往 来, 浮 来 山 高 回 望 直 失, 武陵路绝无人送” 透 露 出 返 归 人 间、 源 缥 缈 的 又 桃
2 (2 4 亦 失落和怅惘, 显 露 出 对 仙 乡 企 望 的 断 绝 [ ]P 1 7)。 结

、 精炼华妙” 亦显见灌注于 , 其晚年诗歌风格“ 老而严” “ 诗中的坚韧超拔的生命精神, 虽屡经患难而气不稍衰, 自有一种氤氲于生命 真 味 的 人 格 力 量 撑 拄 其 间, 达 已 到了以生命为诗心, 艺 同 一 的 人 生 至 高 境 界。 这 一 道 时期的山水诗也具此 文 化 品 格, 轼 晚 年 的 生 命 实 践 苏 “ 不但与白水苍山、 蛮风蜑雨交相辉映, 以彼无尽景, 寓
[ (2 1 2 我有限年 ” ]P 0 4), 借 此 观 照 生 命 现 象 而 将 人 生 导 还

语乃以汤泉净垢喻此 心 无 垢, 而 窥 见 生 命 的 本 真 状 从 态, 暗示着执着现实的此刻心境即是解脱的根本归宿。 此诗不仅在声律对偶上精严奇肆, 体现了其诗风“ 老而 严” 的浑然自如, 还显示出劲健夭矫的生命力度而神气 “ 完足。方东树 评 曰: 起 凭 空 落 入, 奇 语 纵, 又 奇 句 气
[ 4 “ 字 因随句用笔, 是 空 纵” ], 纵” 评 得 极 精 当, 纯 即 纵,

向审美体验, 达到了即世间又超世间、 具备内在超越精 。以下按三端申发之。 神的“ 天地境界”

“ —— 一 、 我不记吾谁 ” — 静观宇宙中的 孤独自我
   岭海之贬为苏轼提供了一个全面彻底认识自我的 契机。一方面由于哲 宗 亲 政 绍 述 新 法、 党 挟 私 报 复 新 此次南贬实际已入死地, 绝无 元祐党人的大政治环境, 生还可能; 另一方面 又 因 政 治 期 待 之 幻 灭 而 造 成 生 存 , 政治真 空” 反 而 能 真 正 超 越 世 俗 政 治 而 境遇的相对“ 抛舍功业机心, 全 沉 浸 到 对 生 命 本 体 的 追 询 中。 南 完 “ 迁 途 中 他 激 动 地 表 示: 一 念 失 垢 污,身 心 洞 清 净”
[ ]P 0 7 2 (2 5 )

是“ 从心所欲不逾矩” 的自由挥洒, 既是诗艺的圆熟, 又 是人格的成熟, 是 诗 与 生 命 的 统 一。 遣 驭 佛 道 以 为 乃 己用而使精神纵恣飞扬, 此为岭海山水诗的第一进境。 在此基础上苏轼 方 能 作 深 入 生 命 本 体、 见 真 我 洞 之孤独游履。此“ 孤独” 首先缘于岭外荒绝, 故交甚少, 社会交际的层次和范围大不如前, 亦是自觉跳脱事外、 淡视荣辱得失之后心灵所臻至的澄明状态。按照马斯 洛的需求层次理论, 自 我 实 现” 需 求 固 已 不 必 寄 其“ 之 托于外在政治功业, 是 反 求 诸 己 以 发 现 和 丰 富 心 灵 而 境界而得自足。于是 本 着 彻 底 认 识 自 我 的 契 机, 常 他 沉浸于冥心独造之境 中 去 感 受 繁 华 蜕 尽、 辱 沉 销 之 荣 后生命所发溢的真味。《 次韵定慧钦长老见寄八首》 其 “ 三: 罗浮高万仞, 下看扶桑卑。默坐朱明洞, 玉池自生 肥。从来性坦率, 醉语漏天机。相逢莫相问, 我不记吾
[ (2 1 2 谁” ]P 1 6)。诗人 所 忘 却 的 是 为 社 会 理 性 所 标 记、 所

、 云 何 见 祖 师, 识 本 来 面 ” “ 要

[ ]P 0 1 2 (2 6 )

, 是 就

借洞见禅心来彻底摆脱世俗挂累, 蝉蜕形骸, 重新审视 “ 已 真我。居惠后又向亲 友 表 白 心 迹: 某 睹 近 事, 绝 北 归之望。然中心甚 安 之。 未 说 妙 理 达 观, 譬 如 元 是 但
[ (1 9 3 惠州秀 才, 举 不 第, 何 不 可 ” ]P 5 3)。“ 辞 长 作 累 有 不

岭南人” 表现出苏轼傲视困苦忧患的旷达心胸, 以及执 著现实接受生活磨 砺 的 积 极 姿 态。 在 此 种 心 境 下, 苏 轼面对雄伟奇纵的岭外山水, 就不单是借此纾解尘烦、 排遣世累, 而是时时 激 发 出 仙 游 汗 漫 九 垓 之 外 欲 与 造 化争奇的浪漫遐思。 如 过 英 州 游 飞 泉 岩 洞, 把 乱 峰 就 槎牙、 绝壁横峙的幽 绝 野 景 想 象 为 仙 境 的 所 在 而 神 游 “ 入化: 遥知紫翠间, 古来仙释并。阳崖射朝日, 高处连 玉京。阴谷 叩 白 月, 中 游 化 城 ” 梦
[ ]P 0 2 2 (2 6 )

赋予的社会角色, 漏 泄 的 天 机 则 是 剥 离 一 切 心 灵 桎 所 梏之后所触及到的自 足 心 理 本 体; 的 “ 坐” 并 非 他 默 又 是入定参禅, 遁空离 世, 不 是 庄 子 那 样 隐 机 丧 耦, 也 槁 木心斋, 而仍是执着于鲜活灵动的感性生命; 依循此心 理本体去感受生命存在, 又不必拘执于意义何在, 价值 何存, 而是静观鸢飞鱼跃, 使内在圆满自足而融入到宇

。这篇在宋

 第 4 期

程磊: 论苏轼岭海山水诗与“ 天地境界”

·9 · 7

宙的幽韵之中。于是 在 苏 轼 独 游 的 山 水 诗 里, 屡 屡 就 呈现着一种任自然机 趣 流 动 的 静 谧 深 窅 的 意 境, 照 映 天机” 的孤冷寂寞的情怀。如《 峡山寺》 以 着一种勘破“ 袁公舞剑及袁氏女化猿归山的奇诡异事皴染山寺之幽 邈仙气, 却意不在借此 警 人 心 神, 实 苏 轼 山 水 诗 “ 其 重 视山光水色甚于寺庙 道 观, 视 神 话 传 说 甚 于 玄 理 佛 重 旨, 重视内心澄空甚于飞仙成佛” 。此诗绝妙处在于
[] 5

外在要求, 儒家的入 世 情 怀 与 庄 禅 的 解 脱 法 门 便 不 再 横亘胸中互相轩轾, 是 彼 此 融 通 成 为 他 重 筑 生 命 价 而 他 吾 的 值的思想支点。据此, 提 出 了 “ 生 本 无 待” 生 命 观, 不仅达观解脱死, 智 慧 对 待 生, 解 了 人 对 于 生 更 消 命终极目的的执着, 把 人 生 意 义 建 构 在 生 命 的 进 程 而 当中, 注重对当下 此 刻 的 仔 细 吟 味。 将 这 种 生 活 态 度 移诸塑建理想人格和 体 验 山 水 审 美 中 时, 是 重 新 审 就 视人与自然对立又统 一 的 关 系, 将 个 体 有 限 的 生 命 既 融入到无限的宇宙当 中, 以 心 理 本 体 为 出 发 点 来 观 又 照现实生活, 熔铸庄 禅 思 想 的 积 极 因 素 又 避 免 蹈 入 虚 。 空之弊, 以此“ 寄我 无 穷 境” 此 两 端 紧 密 相 连 而 相 互 促进, 具有概括其山水人生境界的标志性意义: 前年家水东, 回首夕阳丽。去年家水西, 湿面春雨 缘尽我辄逝。今年复东徙, 旧馆聊一 细。东西两无择, 憩。已买白鹤峰, 规作终老计。长江在北户, 雪浪舞吾 金鼎陋蝉 砌。青山满墙头, 鬌几云髻。虽惭抱朴子, 庙俎荐丹荔。吾生本无待, 俯仰了此 蜕。犹贤柳柳州, 世。念念 自 成 劫, 尘 各 有 际。 下 观 生 物 息, 吹 等 尘 相
[ (2 9 2 蚊蚋。 ]P 1 5)

“ 描绘了一幅清冷淡漠、 赏 吟 味 的 优 美 图 景: 云 碓 水 独 自 舂,松 门 风 为 关。 石 泉 解 娱 客,琴 筑 鸣 空 山”
[ ]P 0 3 2 (2 6 )

, 山水自然 的 声 色 动 静 皆 属 自 在 自 为, 亦 人

只需即景会心, 依感性 而 直 抉 本 体, 汪 师 韩 《 诗 选 故 苏 , 评笺释》 “ 空山无人, 云: ‘ 水流花开’ 良由妙造自然, 匪
[ (1 0 6 关思索而致 ” ]P 6 9)。 再 如 《 陶 杂 诗 十 一 首 》 二: 和 其

“ 室空 无 可 照, 灭 膏 自 冷。 披 衣 起 视 夜, 阔 河 汉 火 海 永”
[ ]P 2 3 2 (2 7 )

, 写谪居海 南 幽 人 不 眠, 将 生 平 忧 患 一 并 遂

抛舍到那阒寂神秘而 又 浩 渺 璀 璨 的 星 河 当 中, 海 涯 虽 了 沦落而一己之生命竟 能 在 万 相 纷 落 后 豁 然 呈 露, 无 拘执。类似独游于心造之境的例子还有许多, 白鹤 如《 “ 峰新居欲成夜过西邻 翟 秀 才 二 首 》 一: 中 原 北 望 无 其
[ (2 1 2 《 “ 邻火村舂自 往 还” ]P 2 5)、 纵 笔 三 首》 二: 溪 其 归日,

朝阳入北林, 竹树散疏影。短篱寻丈间, 寄我无穷 境。旧居无一席, 逐客犹遭屏。结茅得兹地, 翳翳村巷 永。数朝 风 雨 凉, 菊 发 新 颖。 俯 仰 可 卒 岁, 必 谋 畦 何
[ (2 1 2 二顷。 ]P 3 2)

边古路 三 叉 口, 立 斜 阳 数 过 人 ” 独

[ ]P 3 8 2 (2 2 )

。更具代表

, “ 性的是《 观棋》 小引云: 尝独游庐山白鹤观, 观中人皆 , “ 阖户昼寝, 独闻棋声 于 古 松 流 水 之 间” 诗 云: 谁 欤 棋
[ (2 1 2 户外 屦 二。 不 闻 人 声, 闻 落 子 ” ]P 3 0), 是 以 时 都 者,

据《 迁居》 小序交待, 居惠后三年凡四徙, 受政敌迫 害和身心漂泊流寓等 情 形 可 想 而 知, 而 苏 轼 却 将 生 然 命的转徙看作是生生 万 物 在 宇 宙 中 的 自 在 运 作, 以 所 “ 寓居何处已再无分别, 水 青 山 皆 可 驻 心 安 住: 海 山 白 二江合处朱楼开。蓬莱方丈应不远, 肯为 葱昽气佳哉,
[ (2 7 2 苏子浮江来” ]P 0 2)。卜居白 鹤 峰 实 际 隐 含 着 建 构 精

极清幽绝尘的山水意 境, 渲 写 一 种 置 身 苍 茫 寥 廓 之 来 外的难以言喻的孤独感。这种清冷寂寞的妙味即在于 抛舍种种胜负荣辱之心, 窥破人世趋鹜争竞之事, 自然 呈露出一种宇宙人生之孤独体验。此孤独感所映现的 是拂落世事、 置身宇宙大化之中的微渺自我, 故直接揭 示出生命寄于天地之 间 固 有 的 悲 剧 性 存 在; 时 又 是 同 无待于外, 能与宇宙同参一体的高大自 心灵本体自足、 我, 意识到自身即 是 大 化 流 行 中 之 一 员。 人 不 仅 属 于 具体历史时空和社会, 能 觉 解 宇 宙 人 生 之 大 全 而 尽 更 , 性( 认知本我) 知命 ( 握 偶 然) 此 即 冯 友 兰 所 说 天 地 把 境界中的 人 “ 无 我” 又 能 “ 大 我” 大 而 有 岭海山水诗的第二进境。
[ ]P 6) 7 (5

神家园的象征意味, 就是要息念齐物, 在流动不居的现 象世界中以无待之心纵浪大化, 俯仰逍遥, 发扬着庄子 “ 的自由高蹈的精神。白鹤山居实已成为他执着现 游” 实寄托生命又不为外 物 所 拘 囿 的 重 要 符 号, 营 筑 甫 如 “ 成他就再遭远贬离惠 赴 儋, 梦 归 旧 居 云: 生 世 本 暂 尝
[ (2 5 2 “ 寓, 身 念 念 非 ” ]P 2 1), 赦 内 迁 又 云: 眷 言 罗 浮 此 闻 [ (2 5 2 白鹤返故庐” ]P 3 6), 一 自 白 表 明 苏 轼 将 “ 待” 这 无 下,

。故倚傍

欣 此孤独感而能对生 平 忧 患 平 和 了 悟, 然 承 受。 此 为

“ 之心彻底贯注于对生 命 的 思 考 中, 祸 福 苦 乐, 念 迁 念
[ (1 8 3 逝, 无足留胸中 者” ]P 6 1), 能 不 为 迁 贬 得 赦 所 左 右 故

“ —— 二 、 寄我无穷境 ” — 融入宇宙中的 无待生命
苏    有了上述对生命 本 体 性 孤 独 感 的 体 认 后, 轼 就 能从更高的层次来看待一切个体感性和社会理性的内

而从容自如地应对生活中的一切变化。《 新居》 创作于 生存境遇更加恶劣的海外, 因政敌迫害不止, 遣使将苏
[ (1 2 3 轼逐出官舍, “ 地 结 茅, 免 露 处” ]P 6 6), 其 处 遂 买 仅 则

境比在惠州迁居不迭 更 加 凄 怆 艰 苦, 托 庇 风 雨 的 居 连 处愿望也不可得, 而苏轼却能即平常景而得大境界, 高

·9 · 8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3  第3 卷  

。 唱出“ 短篱寻丈间, 我 无 穷 境” 这 一 层 心 理 转 换 已 寄 非简单地袭用道家齐物忘我, 和光同尘的解脱思路, 而 因 是使内心透澈自足而 领 略 到 宇 宙 精 神 的 无 穷 无 尽, 此无待之生命遂能顺 随 自 然 的 运 化 流 行, 越 经 营 劳 超 山 碌之尘世而获得归宿 感, 水 审 美 的 主 体 只 在 竹 树 畦 菊的短篱寻丈之间, 已自觅得一片快活欣畅、 周流于道 的澄明心境。这种证 道 之 诗 心, 是 对 感 性 生 命 作 纯 即 粹的情感体验和审美 观 照, 自 我 与 宇 宙 间 生 生 不 已 将 、无 的生命元气融为一体, 所谓“ 以动寓止, 以实托虚” “ , 作无止, 无欠无余” 就是道足胸怀而沛然流溢, 动” 以“ “ 之有限寄“ “ 之 无 尽, 此 安 住 生 命, 跨 汗 “ 实” 止” 虚” 以 漫而游鸿濛之都”
[ ]P 7 ) 3 (5 0

意以传承教化荒服绥远的文化使命自任。究苏轼一生 行迹, 不论进退穷通, 志 道 意 识 始 终 是 爝 火 不 息 的, 其 宋学氛围熏习下所塑 建 的 士 人 心 性, 加 掘 进 内 在 而 愈 备具于心, 注重振拔志气而挺立主体精神, 所以苏轼虽 远离政治中心而戴罪 远 遣, 无 妨 其 胸 中 志 道 之 根 柢 却 所以 看 似 当 世 之 志 随 着 酷 烈 党 争 而 逐 愈加盈满沉郁, 渐消解, 实则是愈加内 转 自 正 自 修, 传 统 士 人 “ 济 将 兼 之人格分裂 转 为 心 性 之 超 离 圆 融。 诚 然 苏 轼 已 独善” 脱去了早年矜尚气节、 迈往直行的豪兴发露, 却代之以 超旷随缘、 老熟劲健的内在修养功夫, 虽是色貌佛老却 故对关乎 士 人 出 处 根 柢 的 家 国 天 下 和 道 义 内秉儒学, 文心 能 表 现 出 悲 天 悯 人 般 的 自 觉 承 担。 如 《 过 合 记 云: 浦》 是日六月晦, 月, 宿 大 海 中。 天 水 相 接, 河 无 碇 星 “ 满天。起坐四顾 太 息: 吾 何 数 乘 此 险 也! 已 济 徐 闻, ” 复厄于此 乎? 稚 子 过 在 旁 鼾 睡, 不 应。 所 撰 《 》 呼 书 、 《 、 论语》 以 自 随, 世 未 有 别 本。 抚 之 而 叹 曰: 易》 《 皆 而
[ 9 “ ” 天未欲使从是也, 吾辈必济! 已而果然。 ]

。可以说, “ 穷 境” 续 了 此 无 延

苏轼《 赤壁赋》 中以 山 水 寓 诗 心 的 本 体 探 索, 更 得 之 却 即提供“ 意” 外 物 已 不 必 刻 意 向 外 寻 寓 的 于从容简易, 求了, 日常生活本 身 就 足 以 容 纳 全 部 的 意 义。 于 是 其 平 山水诗中又屡屡呈现 着 凡 微 之 中 见 阔 大、 淡 之 中 显 “ 醇厚的 深 永 妙 味: 酒 醒 梦 断 何 所 有, 花 流 水 空 青 落 山”
[ ]P 1 1 2 (2 1 )

、“ 道 茅 檐 劣 容 膝,海 天 风 雨 看 纷 谁
[ ]P 3 7 2 (2 6 )

[ (2 6 2 “ 醉 披” ]P 2 7)、 晨登 一 叶 舟, 兀 十 里 溪。 醒 来 知 何 处,

其祷天自誓不在 于 一 己 之 性 命 攸 关 与 否, 心 系 而 , 于生平著述文章“ 未 有 别 本” 乃 志 在 传 承 士 人 秉 道 世 相续之文化命脉。“ 碇宿大海中” 象征了他一生漂泊无 “ 依又随缘自处的生命状态, 孔子云: 道不行, 乘桴浮于 , 海” 是以满怀悲情坦 然 面 对 理 想 不 达 的 现 实 悲 剧, 苏 轼则更以一份极苍凉极自信的宇宙情怀将自我付予苍 欲与造 化 争 胜 定 夺。 又 朱 彧 《 洲 可 谈 》 “ 东 萍 载: ( 天, 坡) 元符末放还, 与子 过 乘 月 自 琼 州 渡 海 而 北, 静 波 风 ‘ 平, 东坡叩舷而歌。 过 困 不 得 寝, 苦 之, 尔 曰: 大 甚 率
1 ’ ” 人赏此不已, 宁当再过一巡? 东 坡 矍 然 就 寝。 [0]试 揣

归路老更迷”

。最能体 现 这 种 融 入 宇 宙 精 神 以

“ 自得无穷的山水诗作是初入儋州的酣梦一悟: 幽怀忽 破 散,永 啸 来 天 风。 千 山 动 鳞 甲,万 谷 酣 笙 钟”
[ ]P 2 6 2 (2 4 )

, 诗人在清 风 急 雨 的 自 然 触 发 下, 涌 出 强 焕

即 烈诗情以提举一种内 在 超 越 之 诗 化 人 生, 在 梦 云 笑 , 千 电之际呈露出圆融弘 毅 的 “ 心” 与 “ 山 动 鳞 甲, 天 万 谷酣笙钟” 的雄奇山水意象冥然交汇, 显示出宋人因理 化悲为健、 诗道充实的士风品格和人文精神。苏 遣物、 轼即藉此将人生引领至审美超越, 如其自云“ 喜我归有 , 并非指北归或 归 隐, 是 指 精 神 有 所 ‘ , 用 期” “ 而 归’ 是 审美的方式搭起了通向永恒的桥梁” , 就是说其一生
[] 8

想其乘月快赏浩茫大 海 之 兴 味, “ 水 相 接, 河 满 并 天 星 天” 的辽阔背景, 则可知他的精神世界已扩充到整个宇 云 天 宙的永恒 之 中 了。 “ 散 月 明 谁 点 缀, 容 海 色 本 澄
[ (2 6 2 清” ]P 3 6), 正可作其 岭 海 之 行 结 束 之 定 评: 海 澄 清 天

飘荡流离、 追寻无依 的 精 神 旅 程 终 于 在 此 心 灵 本 位 中 找到了精神家园。王文诰《 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 卷四 “ 一评曰: 本旨以不归为归, 犹言此区区形迹之累, 不足 以囿我也”
[ ]P 7 9 6 (1 5 )

之山水境界即是其人 格 所 至 天 地 境 界 的 艺 术 呈 现, 它 是以超越道德又执著 人 生 为 精 神 内 核 的, 与 宇 宙 参 以 契合一的无限自由为 价 值 旨 归, 为 岭 海 山 水 诗 的 第 此 三进境。

, “ 归 为 归” 是 以 “ 心” 主 此 不 即 天 自

自立于宇宙之间的天 地 境 界, 同 于 大 全 通 于 大 仁 的 是 最终心理依归。 同时苏轼丝毫没有放弃执著现实的社会责任感和 文化使命感。如在惠州见“ 寺下溪水可作碓磨, 若筑塘 百步闸而落之, 可转两轮举四杵也。以属县令林抃, 使 , 督成之” 诗中更祈望着“ 要令水力供臼磨, 与相地脉增
[ (2 1 2 隄防。霏霏落 雪 看 收 麪, 隐 迭 鼓 闻 舂 糠” ]P 1 2), 隐 就

“ —— 三 、 识我本来颜 ” — 和陶山水中的 心性宇宙
和陶诗” 是苏轼以生命实践效法陶渊明的艺术结    “ 晶, 也是北宋后期士 林 诗 坛 慕 陶 学 陶 文 化 现 象 中 的 一 道独特风景。事实上, 苏轼塑造了一个以“ 苏化的面目

是一意笃行着儒家仁 爱 泽 民 的 精 神; 赴 海 南 时 自 勉 贬
[ (2 4 2 “ 曰: 天其以我 为 箕 子, 使 此 意 留 要 荒” ]P 2 5), 决 要 即

 第 4 期

程磊: 论苏轼岭海山水诗与“ 天地境界”

·9 · 9

1 流传 着” 陶 渊 明 形 象 [1], 慕 陶 情 结 真 正 凝 缩 为 宋 的 将

境; 故以慕陶之诗心所俯仰践履之山水, 就无处不通于 理、 达于心而归于道, 以审美观照而深契着心性境界而 “ 与 宇 宙 精 神 氤 氲 同 一, 禽 鱼 岂 知 道,我 适 物 自
[ (2 0 2 闲” ]P 1 5)。以第三首为例:

代士人普遍契同的一种文化心理, 绾合潜通着宋代诗、 人、 道三位一体的志道观念, 兼取陶诗及其人格之冲淡 任真而揉以证悟心性 之 内 向 深 度, 此 充 实 追 求 内 在 以 , 超越之精神主体。具 体 到 苏 轼 的 “ 陶” 即 经 由 追 和 和 绝 次韵又自主立意、 无 依 傍 等 诗 艺 磨 练 所 营 造 之 艺 术 境界, 推而为规模其人“ 旷而且真” 的人格魅力, 以完成 又 自我进退出处的融通 和 全 新 人 格 的 塑 建, 推 而 为 因 “ 进“ , 诗” 道” 阐发内省修养功夫、 反求进掘为一种超世 遗物、 胸次洒落而上通宇宙的内在心性境界, 真正实现 。 “中 而非“ 能 弘 人” 论 者 指 出: 《 庸》 陶 道 与 以人弘道, 诗之共同处即心性之 学, 者 言 ‘ , 者 言 ‘ ; 前 诚’ 后 真’ 前 者由宇宙而论 心 体, 者 由 心 性 而 通 宇 宙” 后
[2]P 0 ) 1 (1 1

新浴觉身轻, 新沐感发稀。风乎悬瀑下, 却行咏而 归。仰观 江 摇 山, 见 月 在 衣。 步 从 父 老 语, 约 吾 俯 有
[ (2 0 2 敢违。 ]P 1 5)

苏轼的沐浴身轻 显 然 启 发 自 洗 心 净 垢 的 禅 悟, 而 见《 晞发于悬瀑又有得于道家的遗世独立( 庄子·田子 )“ 方》 , 咏而归” 则暗承 《 语 · 先 进》 “ 乎 舞 雩, 论 中 风 咏 。纪昀评曰: 极平浅而有深味, “ 而归” 曾点气象” 的“ 神
[ (1 6 6 似陶公” ]P 6 2), 神 似 背 后 即 是 山 水 所 承 托 的 心 性 这

, 宋

宇宙情怀, 兼有 禅 宗 的 妙 悟 本 心, 家 的 虚 静 超 道 境界、 脱和儒家的平和笃实、 内蕴弥满, 是完美汲取三家精义 而对自我的多重超越, 起 陶 渊 明 的 托 庇 田 园 委 运 乘 比 止泊生命于自然却遁避士志于世外, 苏轼对于主体 化, 精神的建构无疑有着 更 加 精 密 坚 实 的 思 想 基 础, 其 此 和陶饶有“ 深味” 的根本所在。南宋包恢评陶诗原韵时 “ 说: 种豆南山之诗, 其用志深矣。……惟其志如此, 故
[ 1 其诗亦如之”6], 包氏论诗主志发于中 而 天 机 自 动, 以

人学陶正是着眼心性论的。然而不同于理学纯本乎道 高谈心性而轻视艺文, 轼 的 见 道 功 夫 是 明 体 达 用 不 苏 脱离感性体验而使“ 道 两 进” 故 诗 与 道 成 为 合 若 艺 的, 符契之有机整体。宋 人 于 此 论 述 甚 多, 苏 辙 引 苏 轼 如 “ 岂独好其诗也哉?如其为人, 实有感 语云: 吾于渊明, “ 焉” , 苏轼诗曰: 学道虽恨 晚, 诗 岂 不 如” 赋
[3] 1 [4] 1 [ ]P 1 0 2 (2 3 )



又指出陶诗实多“ 知道之言” 。又晁补之《 陶 渊 明 题 诗 后 》引 东 坡 语 评 “ 然 见 南 山 ”与 “ 南 山 ”之 悠 望 别
[5]P 6) 1 (1

内在心性修养之“ 上推到见道的层面。与理学家偏 志” 重抽象的心性养炼不 同, 轼 更 多 得 益 于 鲜 活 真 切 的 苏 生命体验, 重视诗性的审美把握, 仰观江摇山, 故“ 俯见 月在衣” 一句能视自然如此机趣流溢, 又能与生命韵律 和谐同辙。其他和陶山水诸作皆有此一脉冲夷刚健之 : 春江渌未波, 如《 人 生命气象盈注其间, 和陶游斜川》 “ 卧船自流。我本无所适, 泛泛随鸣鸥。中流遇洑洄, 舍
[ (2 1 2 何 以 舟步曾丘。有 口 可 与 饮, 必 逢 我 俦” ]P 3 8), 慕 陶

, 皆由诗艺进境连通体 道 功 夫, 亦 可 视 为 结 此

合“ 和陶” 考察其山水诗之一注脚。 学陶是随着生命 的 体 悟 而 不 断 深 入 的, 是 由 诗 此 学连通人学的基础。 岭 海 时 期 的 全 面 和 陶, 就 有 黄 本 州慕陶躬耕的筋力劳 苦、 州 醉 酒 和 陶 的 禅 悟 解 脱 为 扬 其思想先导, 又得益 于 他 晚 年 在 宇 宙 意 义 层 面 对 生 命 本体的深刻体认。和陶诗中有许多随意点染的山水记 游、 述景写怀之作, 仅 在 形 式 上 步 和 陶 韵, 重 要 的 不 更 是有明确的人格楷式凝聚诗中, 并以超旷气象、 平淡风 格呈现出生命的韧 力 和 健 拔。 如 作 意 和 陶 之 序 篇 《 和 “ 陶归园田 居 六 首 》 引: 游 白 水 山 佛 迹 岩, 浴 於 汤 小 沐 泉, 晞发 于 悬 瀑 之 下, 歌 而 归 ” 浩
[ ]P 1 3 2 (2 0 )

斜 川 之 游 而 写 澹 然 无 事 之 乐,“ 味 直 逼 渊 气
[ (1 9 6 明” ]P 7 1)。由此亦可探知苏 轼 发 掘 陶 诗 平 淡 美 的 哲

学内蕴和美学价值。 如 谓 陶、 之 诗 “ 而 实 绮, 而 柳 质 癯 、 外枯而中膏, , 实腴” “ 似淡而实美” 诗文之平淡实源自 是剥除世情忧乐、 排解生死穷通的学 生命实践之至境, “ 不仅安放于诗人内化之心性修养中, 道功夫, 道” 亦且
[ (1 2 1 “ 内化为诗歌艺 术 之 本 体”2]P 1 ), 艺 之 锤 炼 与 致 道 诗

, 是得益于 即

生命游履所蕴蓄之艺术触发而自然流溢。白水山之游 行止随 心, 及 父 老 相 邀 的 淳 朴 真 挚, 以 都 的毫无刻意, 极似渊明 风 神, 和 诗 却 是 自 出 机 杼。 王 文 诰 案 曰: 而 “ 、盖 公之和陶, 但以陶自讬耳。至于其诗, 极有区别” “ 未尝规 规 于 学 陶 也 ”
[ ]P 1 7 2 (2 0 )

之修习体用不二, 渐臻浑成, 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 故“ 彩色绚烂, 渐老渐 熟, 造 平 淡。 其 实 不 是 平 淡, 烂 乃 绚
[ 1 之极也”7], 意 着 深 刻 的 情 感 内 蕴 与 平 淡 古 朴 的 艺 寓

, 说 极 当。 盖 宋 人 之 崇 此

陶, 已超越嘉赏其隐处高逸的层面, 转而倾慕其以冲淡 襟抱安顿生命, 并匹配以仁者情怀致君入世之尊杜, 构 成宋人塑建理想人格 的 互 补 维 度; 二 端 都 由 诗 艺 之 此 揣摩上窥治心之门径, 以成就出真醇正大、 萧散简远的 “ 道德实体, 出 一 片 人 格 提 升、 止 于 至 善 ” 见 道 乐 开 的

术形式的辩证结合, 人 与 诗 在 生 命 本 体 层 面 的 高 度 是 统一。 要之, 苏轼通过和 陶 完 美 地 实 现 了 自 我 重 省 和 塑 “ 建全新的理想人格, 渊 明 初 亦 仕, 歌 本 诚 言。 不 乐 弦
[ (2 3 2 乃径归, 视世羞 独 贤” ]P 1 8), 而 对 仕 隐 进 退 的 矛 盾 从

·10· 0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3  第3 卷  

扞隔真正实现消泯融 通, 力 践 行 着 “ 仕 则 仕, 以 努 欲 不 求之为嫌; 欲隐则隐, 以 去 之 为 高” “ 其 真” 处 不 而 贵 的 世原则 界
[5]P 5) 1 (1

最 体来塑建胸怀境界, 后 又 超 越 感 性 而 指 向 人 生 的 审 。 美化, 极高明而 道 中 庸” 它 对 于 山 水 审 美 的 意 义 故“ 真正树立了一 个 优 游 对 待 又 绝 无 滞 碍 的 自 由 高 在于, 扬的主体, 使山水完 全 成 为 主 体 内 在 超 越 精 神 的 诗 性 山水在 苏 轼 这 里 不 再 是 政 治 失 意 的 遁 避 呈现和表达, 所或情感宣泄的替代 物, 愈 益 成 为 心 灵 认 知 本 我 寻 而 求超越的印证和阶梯了。士人通过山水审美达到一个 警拔透澈又通达超然的了悟境地, 既超越了自然, 又超 越了自我, 山水诗至 宋 代 逐 渐 超 越 形 貌 刻 画 层 面 而 与 于此亦可窥其一斑。 士人精神世界深度交融, 参考文献:
[ ]( 胡 仔 .苕 溪 渔 隐 丛 话 后 集 [ ] 北 京: 民 文 学 出 版 人 1 宋) M . 社,9 2.2 1 6 2 6. [ ]( 苏轼 .苏 轼 诗 集: 6 卷 [ ] 孔 凡 礼 点 校 .北 京: 第 中 2 宋) M . 华书局,9 2. 18 [ ]( 苏 轼 . 苏 轼 文 集 [ ] 孔 凡 礼 点 校 . 北 京: 华 书 中 3 宋) M . 局,9 6. 18 [ ]( 方东树 .昭昧詹言[ ] 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9 1. 4 清) M . 16 3 8. 0 [ ]章尚正 .中国山水文学研究[ ] 上海: 学林出版社,9 7. 5 M . 19 2 1. 1 [ ]曾枣庄 .苏诗汇评[ ] 成都: 四川文艺出版社,0 0. 6 M . 20 [ ]冯 友 兰 .新 原 人 [ ] 北 京: 活 · 读 书 · 新 知 三 联 书 生 7 M . 店,0 7. 20 [ ]冷成金 .苏轼的哲学观 与 文 艺 观[ ] 北 京: 苑 出 版 社, 学 8 M . 2 0 3 6. 0 3.4 [ ]( 苏轼 .东坡志林[ ] 北京: 中华书局,9 1. 9 宋) M . 1 8 1. [0 宋) 中华书局,9 5.3. 1 ]( 朱彧 .萍洲可谈[ ] 北京: M . 18 2 [1 天 1 ]李 泽 厚 .美 的 历 程 [ ] 天 津: 津 社 会 科 学 出 版 社 , M . 2 0 2 5. 0 1.6 [2 江 1 ]胡 晓 明 . 中 国 诗 学 之 精 神 [ ] 南 昌: 西 人 民 出 版 M . 社,9 0. 19 [3 宋) 马德富点校 .上海: 海 上 1 ]( 苏辙 .栾城集[ ] 曾枣庄, M . 古籍出版社,9 7.4 2. 18 10 [4 清) 中华书局,9 1.0 1 ]( 何文焕 .历代诗话[ ] 北京: M . 1 8 5 7. [5 宋) 人 1 ]( 胡仔 .苕溪渔隐丛 话 前 集[ ] 北 京: 民 文 学 出 版 M . 社,9 2. 16 [6 宋) 台湾商务印书馆,9 6. 1 ]( 包恢 .敝帚稿略[ ] 台北: M . 18 [7 宋) 中华书局,0 2.0 1 ]( 赵令畤 .侯鲭录[ ] 北京: M . 2 0 2 3.

, 达到“ 当忧则忧, 喜 则 喜, 然 忧 乐 两 遇 忽
[ ]P 1 8 2 (2 9 )

忘, 随 所 遇 而 皆 适, 尝 有 择 于 其 间 ” 超 然 境 则 未 的
[5]P 2 ) 1 (1 4

; 于是“ 花 满 庭 下, 水 在 户 外” 桃 流

, 在

现实人际的审美心灵中已自构筑了安顿士人漂泊灵魂 的精神家园; 进而山 水 就 完 全 成 为 他 身 心 翛 然 洒 落 的 “ 生命外现, 映照着一 种 浑 朴 从 容 的 存 在 状 态: 醉 里 有
[ (2 5 2 “ 独觉, 中 无 杂 言 ” ]P 2 3)、 且 喜 天 壤 间, 席 亦 吾 梦 一

庐”

[ ]P 3 1 2 (2 1 )

[ (2 2 2 、 胸 中 有 佳 处, 瘴 不 能 腓 ” ]P 3 6), 与 “ 海 这

、寄 前述“ 我不记吾谁” “ 我 无 穷 境” 心 灵 探 索 是 一 脉 的 相承的。《 陶 东 方 有 一 士 》 借 学 陶 之 宣 言 表 达 出 和 更 “ 识我本来颜” 的精神超越: 瓶居本近危, 甑坠知不完。梦求亡楚弓, 笑解适越 冠。忽然返自照, 识我本来颜。归路在脚底, 殽潼失重 关。屡从渊明游, 云山出毫端。借君无弦琴, 寓我非指 弹。岂惟 舞 独 鹤, 可 摄 飞 鸾。 还 将 岭 茅 瘴, 洗 月 便 一
[ (2 6 2 阙寒。 ]P 2 6)

开头连用四个典 故, 以 表 达 对 人 生 处 境 和 死 生 借 祸福的洞 彻 豁 达, 及 对 忧 患 得 失 不 系 于 心 的 超 然。 以 这是苏轼对之前执著 外 物、 辄 得 咎 的 生 命 状 态 的 深 动 反观自心即 得 真 我, 脱 之 道 只 在 一 念 之 间。 解 刻反省, 学陶慕陶并非追胜 古 人, 为 自 发 本 心 而 已。 诗 末 有 实 “ 自注云: 此 东 方 一 士 正 渊 明 也, 知 从 之 游 者 谁 乎? 不 , 若了得此一段, 我即渊明, 渊明即我也” 即已完成了对 : 识 陶渊明的超越而“ 我 本 来 颜” 在 诗 人 开 放 的 思 想 体 系和乖舛的生命旅程 中, 体 的 感 性 生 命 已 无 待 乎 琴 个 不再依傍或陷溺外物, 自由心灵本身即 酒田园的寄托, 从而具有 了 本 体 的 意 蕴, 种 泊 无 芥 蒂、 那 圆 盈满充实, 融澄澈的生命状态, 溢 至 山 水, 铸 为 诗 文, 呈 现 发 熔 就 着一个立 足 宇 宙 人 生、 格 无 限 挺 立 的 真 实 的 本 我, 人 “ 问我何 处 来, 来 无 何 有 ” 我 我的超越。 冯友兰先 生 所 论 的 境 界 是 对 宇 宙 人 生 的 觉 解 程
7 (5 度, 天地境界即 是 “ 已 尽 其 性” 圣 人 境 界 [ ]P 0), 人 的 从 [ ]P 2 1 2 (2 6 )

, 就完成了对自 也

而尽人职、 天 地 而 赞 化 育, 执 着 日 常 生 活 都 可 以 参 是 “ 尽性至命” 的至高人生境界。这在苏轼晚年的生命历 其 程中表现得极为显著, 核 心 即 是 摄 取 庄 禅 思 想 精 华 之后的儒家的“ 与“ , 以 感 性 本 然 的 情 感 为 本 仁” 诚” 它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学霸百科 | 新词新语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