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9.net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学 >>

评马寅初的_新人口论__图文

评马寅初的_新人口论__图文


豁 思 寅 初 的




新 人 口 渝






似 的 挽什 么 除 了 毛 主 席 所 挽 的 人 民 内部
,




新 人 口 希 实 臂是 焉 尔 窿斯 的
人口谕
禺 寅 初 先 生 在 新 人 口 渝 中 曹郑 重 声
“ ”

矛 盾 这 一主 耍 矛 盾 外
金少
,

,

我韶为人
”。



,



也 是 一 个 很重 要 的 矛 盾
, “


照 儿氏这
,

样一歌



我国就有 两个 主 要 矛后 了

’ , 夕



个 是所稍 生产 矛 盾

一 个 是 人 民 内部 矛
,

明他 的



人 口 流 在 立爆 上 和 禹尔 藤 斯 是 不
,

这 是 一堆 混 乱 的概 念
,

什 么 也 未挽 明



同的



但 在 实 置 上 我 们实 在 看 不 出 它 和


白 。 其实

毛 主 席 也并 不 是 没 有 注 意 到 我
,

禺 尔 隆 斯 的 理 谕 有 何 不 同的 地 方

国 人 口 众 多 和查金 缺 乏 的 周题

而 是没有

首先

,

和 禹 尔 醛 斯 一样

,

踢寅 初 先 生

象 焉 氏 那 样 朵 取 机械 的 和 片 面 的 分 析 方



也 是 把 人 口 简题 当 作 一 切社 会 简 题 的 根

毛主席靓得 好
,



我 俩 要 进 行 大 说模 的
,



源的





在 焉氏 的 所 稍 团 团 棘 的 理 中










,

建投

但 是我 国 还 是 一个很 穷 的 国 家




人 「 周题 也 正是 作 为 一 个 中心 环 节 来 提 出

是 一 个 矛盾 全 面 地 持 久 地 厉 行 节 豹 就 是
,

氏 嘴 在 篇 中 谕 靓 了 查金 积 累

工业原
,

解 决这 个 矛 盾 的 一 个 方 法 、 我 们 六 亿 人
口 都要 实 行 增 产 节 豹 , 反 对 铺强 浪 费
,









科 学 研究



粮 食 等并 多 方 面 的周 题

这不

对 每 一 简 题 都 是 得 出 同 样 的 桔流 制人 口


必 顶控

但在握 济 上有重 大 意义 大意义
”。

,

在 政 治 上也 有 重

照 毛 主 席 看来
,

,

查 金 少 的 周题 并

禺氏 把 当 前 社 会 的主 耍 矛 盾 归 桔 为 人
口 阴题


, 不 是 没 有 办 法 解 决 人 口 多 更 不 算坏 事 并

据他 挽



过 去 的 矛盾 是 阶 极 矛
”,

不 存 在 有什 么 人 口 多





。 查全 少 的 矛 后
,





,

现 在 的 矛盾 主 耍 是 生 产 矛 盾


井具体

针 对 人 口 流 者 的一些 悲 观 谕 调
“ ”

毛主

地指出

我 国最 大 的 矛 盾 是 人 口 增 加 得 太


席 在 介招 一 个 合 作 社 中 更 乐 观 地 断 言


快 而 查金 积 累得 似乎 太 慢 、在 焉 氏 看 来
人 口 周题 如 不 解 决
,

,

我 国 在 工 农 业生 产 方 面 赶

青本 主 义 大

别 的 简题 就不 仅 解 决
,

国可 能不 需 耍从 前 所 想 的 那 样 长 的 时 简 了 。 除 了 党 的预 导以 外
,

不了

,

且会使




日后 的 简 题 益 形 辣 手



六亿 入 口 是一个
,

难 解 决气

决 定 的 因素




人 多漩 谕 多

热情 高

,

干劲

什么 是 生产矛盾 呢
释能


据 焉 氏 自己 解






从 来 也 没 有 看 见 人 民群 众 象现 在 这 样
,

生 产矛盾


”,

就是 人 口 多



查金 少



精 神振 奋

斗 志 昂摄

,

意气 风 发 、
,



的矛 盾

好 象 毛 主 席 分 析 简题 还 不 够 全 面

和 毛 主 席这 种 生动 的 梅 列 主 义 分析 和

革 命 的 乐 观 情 精 相 反 局氏 对 毛 主 席 的 一
,

朋题 都 扯 到 人 口 简题

,

怒 为 只 有 解决 人 口
,

些 光 坏 指 示 多带 有 前 途 暗 淡 的 看 法




如毛
,

简 题 才 是 解 决 一 切 尚 题 的 关键 韶 平 衡 蒲 来 进 行谕 征 的 方 法 尔 落斯 一 致 的



并依照所
正是和思

主 席 甜 我 们能 使 农 村 中没有 了 贫农 使 蚕
体 农 民 达 到 中农 以 上 的 生 活 水 不 能 实 现井 已 在 开 始 实 现 的 事

,



,

”,

本 是可

但依 踢 氏 看

踢 氏 自以 为 颇 有 镇 兑



”,

据 魏他 镇 晃



除非 是 控 制 人 口
“ “

,

这些是 难 以 实 现
,

到 党 和 政 府 本 一贯 的政 策 对 民 族 查 产 阶




,

只 有 把 人 口 控 制起 来


这个崇高愿



,

迟 早 一 定 采 取 和 平 改 造 的方 式
“ ”

”,

虽然

” ,

才 不 难 成为享实 、

有 人 靓他 的 预 晃 和 政府 所 实 行 的井 不 一
,

属 氏 的 一 切错 改 的 和 悲观 的 渝 稠





,

他 有庇 护 查 方 之 嫌




”,

但 他还 是以 此
,

要 是 从 对 当 前 主 耍 矛 盾 的 给改 分 析 而 来

自负


在 人 口 朋 题 方 面他预 见 的更 早
”,



他错 视 地把 人 口 发 展 看的 根 源
共火


,

当 作 了 产 生一 切 矛

在 两 年前 就 主 强 控 制 人 口

只是在 静待



时机 成熟
和 焉 尔 藤 斯 一样
,



虽 然 有 人 甜他 的主 强 也 另 是
”,

,

焉氏 也 是 主


一套

,

在 思 想 体系 上 是 焉 尔 藤 斯 的





”。

根 人 口 数量 与 生 活 责 料 之 简 的 平衡 原 则




还 是 自噶 得 意 地 提 出 了 他 的 新 人 口 流
不 能 不 韶 为 禹 氏 是颇 以 先 知 先 觉 自居
,

所不同的
,

,

是 揭 氏 的 平衡 渝 所 涉 及
,







的范 网更广


是以 人 口 朋 题 为 中 心


但不

命 在 一 些 固 题 上 此 党 和 政 府 还看 得 远





限 于人

阴题

焉 氏 在 新 人 口 输 中提 出 了 不 少 的 盛

,

玛 氏 汁否 韶 他 的理 流 是 和 踢 尔 陇 斯 一
致的
,

如 裁简 查金 在 那 里



有 了 查金


,



他挽



禹 尔 醒斯 从 掩 盖 查 产 阶 般 政
,






水泥




木材在那里


一千个 人 的 工
,

府 的 错 汲 措 施 出发




从 提 高农民 的劳

,

在 机械化

自动 化以 后 五 十 人 就 可
,



, 动 , 产 率 从 而 提 高 农 民 的 文 化 和 物熨生

以做 了

假 定 到处 都是二 十 分之 一
” “

猜尚

活 水 平 出发

”。

实陈上

,

就 速 这 一 解释 也 未


其 余 九百 五 十 人 怎 么 办 韶中
,

在 大 公 报 的淡



脱 离 了 踢 尔 蘸 斯 的奥臼
产率
,

怎 样 提 高 劳 动生
好象 人 多 不洗


是 从 前 一 千 个 人 做 的事 , 机 械 化 自
,



靠 解 决 人 口 阴题
,

动化 以 后

一 个 人 就可以做 了


,

箭 阴共 余


碗 就是具理
水平
,



人 多 了 就速 劳 动 生 产 率 都


九百 九 十 九 人 怎 么 办

以及


积 累在 那


无法 提 高 似 的

怎样提 高 文 化 和 物贾 生 活


里 等等 的




,

都是根 据所 甫

平衡 渝 提 出

还 是靠 解决人 口 简题
“ ”






这 些鬓 简 表 明 了 他 对 政 府 有 关措 施 的


日场氏 曹 在

大 公报 发表淡括靓
,



不满

如 果 砚 焉尔 藤 斯 的罪过 是 在他 掩



几 万万 人 学 文化

袄 在那 里

校舍 在 那

’ 盖 查 产 阶 极 政府 的 错 澳 措 施 , 象 再氏 这 样 对 党 和 政 府 的措 施 进 行 歪 曲 和表 示 不 满 应 敌 我也 是 在 为 查 产 阶 极 服 务 。
,



教 师 在那 里



原 来所 翎 不 解 决 人 口 简
,

题 便 不 能 提 高 文 化 和物资 生活 水 平
从这样


就是

些 数显



平衡
,



的道理推算 出 米

再次

,

和 思 尔 陇斯一 样

,

踢氏 也 是 以






这 种 错 视 的看 法

早 为 人 民生 活 的 逐

数量 为 提 出 一 切 背 题 的 根 据 的

思氏 虽 然

步 改 善 和 扫 宜 运动 的 普温 展 开 等 敛 的事 实

城 斥 了 思 尔 获 斯 所 鹉 人 口 数 量 按 几 何触 数
增加


所服 倒



事 实也 征 明 了 思 氏 这 一 种 把 一 切

盒 物 数 量按 算 术 毅 数 增 加 的 此 例



但只 是征 明 了 这 一 此 例数还 有 例 外


,

只 不 过 是 使 人 口 不 致 增 加 得 太快

,

并不是

并 未 根本 否 恶 是 否 应 有 此 例 数 存 在
对 蔫 尔 藏 斯 的服 斥
,

禺氏

靓耍减少人






但 怎氏 却 提 出 为 了 解 决 那
” “
夕 ’

是以 承韶 他 的 基 本 学


二 十 分 之 十 九 的 多 余 人 口 的 简题


,


,

我 为前提 的




实际

是 同 意了 那 一 种单就

填减 少 人

,

才能 办到





还是 那 多 的



和 粮 食 之 简 的 对 比 数量 关系 来 分析社


如 不 提 节 豹 开 支 即 只 淡 节 制 生育
,

会 简题 的 方 法

亿 人还是需 要六亿 人 的消费

仍然 会 拖
,



,

而且

,

禺氏 在 篇 中所 举 出 的 一 些 数

住 了 我 们 高 速 度 工 业 化 的后 腿 能 大 踏 步 前进


使我们 不


是 只 能 征 明 禹 尔 藤 斯 而 决 不 能级倒 怎

本年




日光 明 日

尔 陇 斯 的 被 禺氏 所 引 用 的 数 字 , 是 和 事 物

载 踢氏淡 藉



北 大 的 学 生 靓 思老 对 中 国


的 发 展 相 割 裂 的毫 无 意 义 的 东 西
氏 针 算盆 我 国 的
”, “ “



譬如 焉

的六 亿 人 口 是 缺 乏 威 情 的

他 总党 得 六亿


二十 分之 十九 的人 是 多 余

人 口 抬 国 家 带 来 了 无 穷 的灾 难



是 一 点也

步 且 周 那 二十 分之 十 九 的 人 的物鬓 幸
,

不冤 屈 他 的





新 人 口 谕 中 的许 多 谕 点 都



和 文 化生活

用什 么 方法 来 提 高




这 种算

。 只 有 拿 减 少 人 口 来 解释

祛 比毫 无 意 义还糟

照 禺氏 看来
,

,

战孚 不 是帝 国 主 义 的 罪

在数量对此 的演 变 上

禺尔藤 斯的理




,

” 而 只 是 人 口 过剩 的 拮 果



这又恰 好


输 不 是 被 批 段了 而 是 被 征 实 了 按 几 何极 数 增 加 到 一 百 恰 以 上
令 人 置 信 的事



要 沱人 口
,

是 和 焉 尔 催 斯主 义 者 一样 的 挽 法

日“ 北 京 日 报
,




,

已 是难以
,



载 禹氏

淡括虎
,




但就 是 瑜 加 到 一 百 多 倍
,

和 平 共处

做 到 我 不侵 略 人 家
就 非控 制 人 口 不 可


也 不要 人
本年



按 玛 尔 陇 斯 的算 法




也 江 多余 不 了 二 十 分

,,

家侵 略 我



,

”。

九的人 口


按 焉氏 在 大 公 报

卜的淡

光 明 日报 所 载 焉 氏 分 在 北 大 的 学 术


韶 多 余 人 口 的此 例 竟 高达 千 分 乙 九 百 九 十九
、 、

报告会 上我

在 国 际 关系 如果是 亿人

,

我们要 和平

假 定 人 口 按 几 何极 如
、 、







共处



但是

,

,

蒲周 如何和

速箱 倍 增八 次 到 达
,



平共 处 实
,

中国 历 史 上 有 不 少 侵 略 外 族 的 事
,




,

食 物 同 时只 按算术极 数
、 、

人 口 不 断 扩充

亿 人 要使

年以 后
,



增 加八倍



,

算来 也只
,

的 政 治 家 戚 到 辣手



德 国 要空 简
,

日本 耍

有 十 六 分 之 十 五 的多 余 人

何况

禺尔

地方

,

都 是 前 本 之 鉴 、如 此 我 来


,

希特勒
”,

慈 斯 我 人 口 增 加 到 一 百 多倍

,

本 是将 未 的


要奴 役 欧 洲

个 国 家 来 做 生 存空 简



”,



,

而 思 氏 所 豁 的 却 正 是 目前 的事

只能


本 帝 国 主 义 耍 占我 东 北 做 它 的 生 命 技 都 不 是 他 们 蓄 意侵 略
「太多
,

“ ” , “ 魏 禹氏 是 按 团 团 蒋 的 学 我 把 多 余 人

,

而 是 因 为 他 啊 的人




更 斡 得 多了
,





他那 单 腌 从 数 量 壬 着 眼


才 不得 不 对 外 侵 略
,


在 现 代 的世

的看法

基本 上 还 是 禺 尔 菠 斯 的
,

界 战争 中 人 口 最 多 的 中 国 印度 和 苏 联 等
国 , 就 都 只 廿 被 侵 略而 从 未 侵 略 过 别 的 国

复次

和 禹 尔 藤 斯 一样


,

踢氏 实 际 」


也 是主 强 减 少 人 口 的 怎 氏 把 他 的 新 人 口

家 。 这 是 尽 人 告 知 的 历 史事实



除了帝国

输 和 我 仍 提 出 的 节 制 生育 扯 在 一 起 也
,







主 义 曹借 口 本 国 人 口 多

,

,

要 党 取殖 民 地 以
足以征 明 人 口 多

是 无 输 如 何 不 能 自回 共 靓 的





节 制生育



井 无袜 毫事 实 根 据

,

和 战争 的 必 然 联 系 。 禺 尔 藤 斯 主 义 者 以 战
,

竟 我 为 促进 科 学 研 究 也 井 控 制 人 口 不 可


” ,

” 事 为 解决 过 剩 人 口 的 方法 。 国 主 义 战手 作卿护 的 胡 魏



,

完全 是为帝

不 蔽 人 口 的增 脑拖 住 科 学 前 进 的 后 腿
“ ” 焉 氏 的那 种 团 团 棘 的 看 法
,

, ,



把事 物

最后

,

焉氏 的 新 人 口 湍 实 际 上 并 没






简 的相 互 联 系 庸 俗 化 了
,



按 照 他 的这 种 推
人 口“ 增

有 什 么 新的内容

它 和禺尔墓 斯的 人 口 渝
,

渝 方 法 任 何 不 良 现 象都 可 以 扯


在基本

是一致 的

和 其 它 禹 尔 蓝 斯 的信


” 殖 的罪 过 就 速 政 治上 的不 进 步 也 可 以 归

徒 们 所 挽 的 也 井 无 两样 的主 张


,

禺氏 控 制 人 口






各 于 人 口 增殖
了孩 子
,



”,

“ 如 挽 有 的 青 年 女 几因 生
,

也 并 不 是什 么



两 年前 才 有 的
,

忙于家 务

降低 了政 治 进 取 心 、



肠 新 一

年前 焉 尔 藤 斯 就 提 出 了 它


这 种 推流 方 法 和 拼 征 法 是 毫 不 相 干

,

尔 乒前 山 额 夫 人 来 上 海 宜 傅 过 它


’ ,

就是禹

只 是 一 种 跪辫
,



以 前 有 过 视 刺这 种 诡
老鼠 喜
”。

氏 所提 出 的 入 口 多 查金 少 这 一 个很重



僻 的笑 括

畔做 起 大 凤
,



据砚

要 的矛 盾

”,

解放 前 两 年 吴 景 超 也 提 出 过



起 大 风 必 飞沙 走 石


飞 沙 入 人 目可 合 人 双
,

吴 景 超 在 工 业 化 过 程 中的 查 本 与 人 口

,



目失 明

,

双 目失 明 的 入 要 学 胡 琴
一 般 是 用蛇 皮
,

做 胡琴

① 早 就提 出 羡 中 国 人
,



口 的量

,

与 工业


耍 用 猫皮 被杀 死
,

这 样猫就 会

化所 需 查 本 的 多 寡

是 有 密切 关 联 的 、 把

所以 老鼠 要 高兴
,



币氏 甜 人 口 增

禺 氏 的 算法 和 吴 景 超 的算 法 粽 合 起 来 一

殖 影 响 科 学 研究
出来 的

,

正 是 用 这样 的 逛 辑 推 谕

,




,

新 中 国 的 建 投 前 途 的 确 是 非常 暗 淡 吴景超 羡
,







据他 羡 人 口 增 殖

粮 盒必 叔 增
,





在机械化 的 农业 生 产 方

趣 济 作 物 的 面 积就 更 精 小
,

道接 影 响

法之 下
人口


农 业 中 大 豹 只 城 要 一 千 万 的就 业


到袒 工 业
的 增殖
,

简接 影 响 到 重 工 业 。 因 此 人
,

禹 氏 魂大 工 业 化 后 会 多 余 二十分
,



就 是 积 果 的减 少


也 就 是工 业 化



之 十 九 的工 入 九 的 多 余工 人

也 可 能 是千 分之 九 百九 十 算来 六 亿 人 中只 有 极 少 数
,

的推 迟 , 制
”, “

而 由 于 工 业 水 平 和 国 家 助 力限

’ 就 拖 住 了 科 学 研 究 前进 的后 腿 , 在 这 个 团 团 斡 的 因 果 关系 中


,

是 在 将 来 的 大 生 产 中所 需耍 的

这 怎能 会

只要


人 不 对 自己 的 生 存 权 利 都 发 生 疑惧 呢

有 一 环 是 不 肯定 的
,

,

其 余 便 都 只 是 胡扯
,

玛 尔 醛 斯 韶 为 穷 人 生孩 子 是罪 恶
’ ,



如 在粮 食增 产 的 同 时
,

并 不 需 要 精小 涯 济

卜帝所 役 的 宴 席 中 根 本 便 没 有
‘ ’



他俩的

作 物 的 面 积 再 推 谕 下 去还 有 什 么 根 据 呢
“ , 郎令 在 这 速 串的 理 中 每 一 速 敛 都 确 实


讹座位

“ ” 焉氏 是 否 也 豁 为 那 些 多 余 的 人

“ ” 没有这 样的 座位 呢

存 在 一 定 的 因 果 关系 推 蕊 的 正确


,

也并不足以 征 明终



错 淡 的 是 辑和 十分 错 裸 的
推 谕 方法

因 为 事 物 在 发 展 中不 只 是 存
,

在 一个唯 一 的 因 果 关 系 系
,

有主 要 的 因 果 关
有必 然 的 因果
如果每


还 有 次 耍 的 因 果 关系
,

如 果 挽 玛 氏 的 新 人 口 谕 中有 什 么 新





关系

还有或 然的因果关系



,

的 谕 点 那 就 是 它 发 展 了 禹 尔 截 斯 的忍 渝
,



敛都不 是 存 在主 耍 的

必然 的 因 果关系


很 难 段 想 人 口 数量 和 科学 研宪 有 什 么
“ , , 相 互 赛响 的 冷系 但 禹 氏 的 新 人 口 输 中


一 速 串地 推谕 下 去 也 是 毫 无 道理 的 而 几 ,



艰察 ” , 年
,







硫 是 那每 一 建 皱 都 是 存 在 着 主 要 的
因 为 因果 关系 是互 相 联系




必然

“ , 据 禺氏 指 出 由 于 人 口 的增 加 每 人 平 均 分

的 因 果 关系 , 也 不 一 定 能 得 出 正 确 的 拮 扁
互 相 影响 和 互
,

到 的耕 地

,

已自


年 的二 亩 八 分 降 至

年 的二 亩 七 分

既 然还 会 年 年下 降


,

相 制豹的

,

,

也 是 可 能 发 展 和斡化 的

抽取

, 这就 无怪乎他 不相 信 毛主席 所靓 的 能 使

一个单 一 的 因果 关 系 来渝征 一 个 发 展 过
已嫌 不够
,

全 体农 民达 到 中 农 和 中农 以 上 的 生 活 水
。 平 了
,,

那 能 抽 取它 来 团 团 斡 到







一 莲 串的 发 展 过 程 呢 思氏 以 他这 一 团 团 斡 的 渝敲 方法 从 人 口 简 题 开始
,

思 氏 还举 了 一 个 农 民 收 入 的 实 际 数
” ,





,

也 是 按 货 币 补 算 而 不 淡粮 食


,

虽然 是


又 回到 人 口 周题 上来

,

仍 在 就 粮 食 而 流 的 题 目之 下做 文 章
魏 江 苏省 在






廷 样 就 把 一 切 社 会 简 题都 箫 征 为 人 口 朋 题

,

年每 户 农 民 不均 收 人 是
,

比 思 尔 醛 斯还 谕 献 的 广 泛

,

充分地征


元 这 是 抽 查 的 材料

不能完全 代表江

,

明 了 人 口 简 题 是 一切 社 会 简 题 的 根 源

苏省 全 部 情 况

,

假定每 户四


每 口不

禺 尔 窿 斯只 发 现 了 两 个 粗 数
召平




”,

一个

过 分 到 七十六元五角

孩省

年遇 到 灾





思 氏 所 举 出的数 字 谕征 和 所 提 出
”,



,

蚕 省 农 民 平 均 收 入 侮 人 下 降到 四 十 九
’ 。 ,

的 平衡

也远比 焉尔窿 斯的 多


应孩豁

元七角

“ 这 样 开 始 是 不能 完 全 代 表
”,

”,




为 这 些 都 是 不 寻 常 的 做法
人 口 与粮 盒 的 关 系
,
,

’ 着 还 来 个 , 段定

,

最 后又不知怎样来的 每

本是思 尔落斯 人


人 平 均 收 入 而 且 也 井 没 有 个 粮 盒生 产 的

门 谕 的主 耍渝点 焉氏 也 准 备 另 作 一 专文


数字

,

便 根 据 仑作 出 故 就 粮 食而 谕 亦 非
,







渝之

”。

从 已 趣 表 现 在 新 人 口 湍 中的 几 个
,





” 控 制 人 口 不可 的桔谕 , 不 能 不 有 失 学 者治

数 字 来 看 , 思氏 已 征 明 出 人 口 发 展 的 速 度

学 的碰 严



远 比 粮食 增 加 的速度 为快




我国人 口 发展

“ ” , 思 氏 在 新 人 口 榆 中 是把 人 口 和 粮

的 速 度 , 焉 氏 韶 为 是 每 年 顶 少 的也 增 殖 了



食 的关系

,

放 在 和共它 的 关系 之 后 的

,



千 分 之二 十 二以 上

”。

在 他那 就 粮 食 而 蒲
,



能 是 有 意避 开 思 尔 获 斯 的 中 心 箫 点

但不

亦 非 控 制 人 口 不 可 的 那 一章 中
,



很奇怪
“,

管 怎样

,

他 的 那 些 数 字 和 谕据还 是 只 靓 实


的 他 却 井 没 有 举 出粮盒 有 无 增 产 的 数 琦

了 禺 尔 磋 斯 的忍 输
明 显的事 实

为 什 么 他 要避 开 那 些
,

而 只 淡 了田 亩 的 增 加
不淡 粮 食 数 字 呢



为 什 么 淡粮 食 而 又

如 解放 后 人 口 虽 冶 加 校 快

他 是 有 意 在 避 开 对他 的


人 民 反 不 致 象过 去那 样 地 忍 饥 受 饿 平 均 田 亩 数 虽 稍 有 降低 而 日趋 改 善 呢
,

每人

骗点 不 利 的 数 字


思氏 是 以 田 亩 的 冷 加 来
,

而 农民 的生 活 反

代替 粮 贪 的 增 加 的 年至
”,

照他算来

,

我国





只 淡 田 亩 数而 不 淡 单 位 产

年简

,

每年 开垦 了 一 千 四 百


量数 活
,

,

只筷 货 币 收 入 而 不敌 农 民 的实 际生




多 万亩 荒 地

不 及 原 有 田 亩 的 百 分之
,

是 无 谕 如 何也 魏 明 不 了 简 题 的
,

同样

而 人 口 增 加 的倍 数 以上

每年至 少 在 百 分 之二
这不 剐 好 是征 明 了
”。

的 田亩

在 解放 前 养 活 的 人 少
,

,

在 解放 后

如 果 田 亩 增 加 的 比 率 剐 好 和 粮 食增
,

养 活的人 多

在合 作化后 养 活 的 人再 多一
中拿


产 的 此 牟 是 一致 的 新



,

在农村大跃进后 养活 的人 更多

“ 踢 尔 获 斯 的 艳 对 人 口 过 剩 的 自然 法

田 亩 的 增 减 数 怎 能 扮 明 食粮 数 的 多 寡 呢

踢氏 以 为 他 自 己 不 提 粮 食 数 字
以 把 其实 情 况 瞒 过 去 么

,

便可

庵氏 茂



积 累多 了
,

,

消 聋就 少 了


,

对于 人
,

新 中国 的 粮 盒 生

民 的 生活
多了
,

难 免 照 顾 得 不够
,

反之

消费

产 数 字的确是 难以 合得 焉尔 藤 斯 主 义 者 的

积 累减 少 了
”。

故 二者之 简必项 求 得

,
,

味 口 的 尽 管新 中国 的 人
,

口 增 加 蛟快


,

而新

一个 不衡


而按照 我 国 消 费占
,

积粱

中 国 的 粮 食 生 产 却 增 加 的 更快

如以


呱 的 比重

积 果的 为 数极 微 当 然 不
,



年为

已 将近

,

年便 是
,

,

增加了
,

能 大 踏 步前 进 。 青 金 积 累 如 此 之 慢
口 增范如此 之 速
,

而人

年为

比 解 放 初期 粮 盒增 产
,

耍 解 决 青金少 人 口 多 ’





呢 。 在此期 四的人 口 增殖 数
,



的矛盾

,

“ ’ 不 亦 难 矣 战 , 如 把 消 费减 少 一
”, “

按 禺 氏 的 估补
增加到 增产数


每年



,

八年来 也 不 过 年一年 的粮 食
,



,

把 积 果 增 加 一些

一石 我 国 实 际 情



,

郎只 豹 当

况 这 是 带 有 危 险性 的



”。

“ ” 这样 在 难 矣 战 和 ”,

庵 氏 如 具想 服 倒 焉 尔 隆 斯
,

这眼
,

危 险性 的 夹 徒 中 求 平衡




也 的确 是 只

面 前 的事 实 有 什 么 不 好 挽 偏 要舍 近 求 远

能 令人悲观

扮 什 么 思 尔 陇斯 的
况上
,



学 能 应用 到 德 国 的情
”,

事 实上 , 在 制定 消 费 和 积 粱 的此 例时 ,
。 主 耍 是从 已的 积 极 作 用 米 考虑 的 保 敲 一


,

就 不 符合 实 际 了

难道在我 国还 有

什 么 符合 于 禹 尔 藤 斯 学 羡 的事 实 不 成 年农村大 跃 迸
到 年
,



定 的 消 费水 平

,

适 当地 改善人民生活

,



,

粮 食 的 增 产 更快

,

估补 不
,

助 于 生 产 热情 的提 高 , 与 增 产 节 豹 的 贯 彻

粮 食 生 产 即可 此 砚 在增 加 一 倍
亿人 口
我 国 人 口 也要到

这 反 过 来 也 会 增 加 查金 的 内部 积 粱
一 定 的 积 累比 例
向 上发 展
,
,



保征

也 就 是 挽还可 以再 多 养 活

郎便 年后 才

,

保征 国 家 建 没每 年都能

按 禺 氏 的估 针 能增 加 两亿



,

就可 能 增 加 生 产 总值 和 闲 民 收
,

如单 就 人 口 和粮 食 的 对此 关
,

入 反 过 来 既 可 更 好 的满足 消 费 也 使 得 积



系 的 平 衡 来看
节育
,

也可 见我国今

日 的提 侣

累的 查 金 有 所 增 加


,

至 少 在 艳 对 数 字 卜是

完 全 不 是 思 尔菠 斯主 义 者所 想 的那
,

如 此 不 管 是从 消 费 来 着 或 从 积 粱来 看 , 都

回 事 。 我 国 的粮 食生 产 数 字

焉氏 不 会 一

没 有 什 么值得 前 伯 龙 后 伯 虎 的 我 脚 所 意味 的 平 衡 也 拜 不 是 静 止 的 和 艳 对 的
“ ”
,









点也 不 知 道


,

知 道 它 而 故 意地 不 把 它 羡 出


, , 来 盆 是 就 粮 盒 而 蒲 而 又 偏偏 不 提粮 食

而 是 存 在于 不 断 地刷新 数 字 和 互 相 琳 扮 中 禹 氏 所 以 悲 观 , 就 因为 他 把 平 衡 看 作 死的
,

完 全 不 顾 事 实 地 暇作 拮 流 是 对 菠者 的 不 够 忠 实 。

,

不能 不韶 为 这







井 把它 和 思 尔 陇 斯 那 一 人 日 数 量 与

”, “

禺 氏 对 人 口 邵题 的 看 法也 是 静 止 的



粮 食 供 应 的 平衡

团 团 棘 在 一 起 了。
”。



消极 的 大
,



在 他看米
”,

,



人口多

,

所以 消 费

“ ” “ 思氏 还 团 团 斡 到 了 几 个 平衡




积 果小

好 象增 加 的 人 口 是 只 消 费 而


几 个 是 各 种抓 济 作 物 与 粮 食 互 争 步 地



,





不 能增 加 积 果 的

之 周 一 定 要 求得
,

一 个 适 当 的 平衡

’ , 实 际

消 费 和 积 果 是 要 有个 比 例 的


但决 不

,

粮 食 和 挺 济 作物 可 以 从 提 高单 位 面 积


是 象禺 氏 所想 的 那 种 不 衡 、 我 们 鹉 为 确 定 一 个 比 例 是有积极 意 义 的
,

产量 产
,

开荒





旱改 水等 措 施 中 同 时 得 到 增
”。

也决不是象


“ 并不 一定 要 互事 土 地 “


丐 氏 所意 味


踢 氏 所 盼 的那 样 进 退 两 难 , 才 不 得 不 如 此

的这 个 平衡 也 是消 极 的

,

在 他 看来

,



不 摔 制 人 口 便 会 不 是 缺 粮就 是 缺 乏 原料
,



, 逐 工 人 只 是 指 出 了 查 本主 义 社 会 的 现 象

,

还 有 两 件 事 拜 未 指 为 平衡 带 有 苹衡 的 意 味 一 是 羡 化 肥 筑 在 工 业 化有了 基础 的 国 家 度 工 业化 基 础 的 国 家

一 ”
, ,



”,

但 是也
应 孩建

拜未 揭 发 出查 本 主 义 社 会 的本盛
器 在服 逐 工 人
,

不 是机







一“

而 是 查 本主 义 制 度 在 辗 逐


甚 至于有 高

工 人 。 正如 禺 克思 所指 出 的

机器 本 身 可
义的
”。

才 能大量 发 展 肥料


以 给 加 生产 者的财富 使用
,

,

但它 的 查本主

这 已 为 最 近 的事 实 所 蔽 倒
,

我国工

却 使 生 产 者 化 为 待 救 济 的 贫民





业 虽 还 不 能 靓是 高 度 发 展 准 备 县 县 都有

,

肥 料 厂 却 正在


事 实征 明确 是如此

苏联 敢于朵 用原 子能

大量 发 展 了

另一 个 是 扮

发 电 和 远 距 离 操 撇等 只 用 极 少 数 卜 人 的 新

我们 的生产部 阴 不能 在
,

年 内赶 上 世 界


技术

,

拜不 断 地 更新机器 投备
,

,

就每 个 单

先进 国 家 的水 平
刀匹 思




而 独 要 督促 研 究 部 阴 革
,

位 来看

人 员 是减 少 了
,

但 因社 会生 产 的


长驱 直 入

无 异 椽木 求 焦

”。

这一

蓬勃发 展
在美 国
,

却 拜未 有 一 个 失 业 工 人
,

反之

平 衡 不 用 羡也 被 破 坏 了
,

椽木求 焦既未

机器 的 更 新 不 比 苏 联 快
,

呆用 的

吓 退 科 学 界 的 跃进

而 生产部 四也 有 把 握


新 技术 不此 苏联 多
失业 队伍

却长期 存 在 着 能大 的


在 更 短 的 时 简 内赶 上 先 进 的 工 业 国 家

在 我 们 中国 也 是 如 此
,

解放 前
但却是
,

思 氏 的另 一 个 显 著 的错 改 之 点 是 把 人
口 和 粮 盒 的对 比

,

工 业极不发达 失 业遍 地

更 淡 不 卜机 械 化

,

和 青 本 主 义 社 会 中那 一
,

解放 后 琳 加 了 机 械 投 备
,

速在

机 器服 逐工 人 的事 实




, 齐 都 拿来 解释

农 村 中也 开 始 了 机械 化
人工
,

桔果不仅未多

新 中 国 的人 口 周 题

这 样 人 口 的灾 难 便 是
,

反 而 消 灭 厂旧 社 会 遗 留 下 来 的






双 重 的了


一方面食粮 不足


一 方 面 又被

万的失业队伍
工 人 的罪 恶
,

焉氏 把查 本主 义 制度取 返


自动 化 所 服 逐
,



如 果工 人 相 信 思 氏 的 这

甜 成 是机 械化

自动 化 之 后


一羡法

再也 不 会

造 提 高 工 效若 干 倍 的

的必然 现 象

,

是 畔人 难以 理 解的
,

先进理输

农 民 要 相 信 焉 氏 的这 一 挽 法 ,


思 尔 藤 斯提 侣 节 育
人民


矛头 只 对着劳 动
劳 动人 民 是 敲 死


?

也 再 不 会 要 求 卓子 化

滑粽化




灌 溉 自流

在 焉 尔 醒 斯看 来

,





机械 化 和 电 气 化 了
,

也 可 见得 禹氏 的


不 孩生 的

他 们 要 生孩 子 是 对 社 会 犯
,




,

分析

是完 全 不合 事 实 的
,



慈 善 家 耍 救 济他 俩 攘 他 俩 多 活

在 工 人 坛 动 初期

曹有 过 捣毁 机器 的

也 是 罪 过 但 焉 氏 却 巧 妙 地 以 批蔽 的 形 式 ,
。 为 禺 尔 藤 斯 的 这 一 忍 谕 作 了鼎 护 据 焉 氏





当 时 那 尚 处 于“ 自在 阶 极 ”的 情 况 下 的
,

工人

以 为 他 俩 的 敌 人 就 是 机器


,

他们其

所羡



社 会 上 层 分 子 和 脑 力芳 动 者
,

,

娱乐
打猎
” ,

的 是 被 机器 雁 逐 出 来 的

在武 汉 也 付 有 过

的 方 式蛟 多

如打球
,



划船



骑思



这 样 的事

武 昌的 挑 水 工 人 反 对 修 自 来水


等 方 面 的活 动

减 娅 了 他 俩 的性 欲

他们





,

汉 口 的 人 力束 工 反 对 过 公 共 汽 草



自然 也 就 不 用 省育 了 动 人 民 不生孩 子
,

这 样 踢 尔 藤 斯 要劳


在 是怎样呢
方吃


从 来 交有 自来 水 的 汉 阳 等 地
,

便 是天握地 义

有凭 有


了 自来水

再 没 有 挑 水 工 人来 反 对
,

据的了



假 如 禺 氏 所 甜 的这 一 体 育


交娱

而 人 力 卒 更 已 成 为 厉 史的 陈 迹


人力

“ 活 动 与 人 口 增殖 的 团 团 斡 关 系 是 真 昨

奉 工 却 有 了 更 好 的劳 动 垢 所

所以 机 器 服





资本 渝

” ,



,

凡 广直 。

韶 提 倡体 育
,



文 娱 活动 就 会 有减 少人 口

氏 完 桑 抹 煞 了 农 民 在 解放后生 活 日 趋 改 善

的 危 险了

,



的事 实

,

完 全抹 煞 了 下 乡 参 加 农 业 生 产 的
,

思 尔截 斯对 劳 动 人民进行 了 恶 毒 的诬
在 思氏 笔 下 的 农 民


重 要意 义

而 对 新 老农 民 都 进 行 诬 蔑 。
,

,

也 粉形 容得 不 成

焉 氏 既 靓农 村 中人 口 增 加 很 快 机 械化 会 挤 出
农 村 电 气化


又挽


样 子 农 民 每 人 的 平 均 劳 动 生 产 率一 定 低
得可 怜






多余 人 口

”,

又还 在 扮 非 把

”,

但他 们 是 这 样 自私 和 食 婪
,

,




,

机 械 化 不可 , 这 样 除 了 朵 用 ’


于 自己 生 产 出来 的粮 食

总 想多 留 一 些


减 少 人 口 的 方 法 以 外 , 是 无 法 自圆 其 羡 的 在 揭氏 看 来
,



对 于 生 活 上 的需 要 要 向城 市 居 民 看 齐



农 村的前途 是 井不 乐 观 的 。 农 村 中现 在 就 已 握 在 走
,

们耍吃 油

,

所以 今
,

日 油 的 紧张 超 过 粮 食
”。

事实

是 怎样 呢

他 俩 要穿 新 衣

,

所以 布 不够 用



长此 以

向 机 械化 和 电 气化


却 只 咸 到劳 动 少


,





如 何得 了





新 中国 的 农 民 其 的 是 这 个

不咸 到 有 什 么 多 余 人 口

兴修水利

,

样子 么 揭 氏 就 农 民 每 人 每 年所
工 人 要少


耕糊作
造 的财 富 此
,


,

多种理营
,

,

以 及兴 办肥料厂




其 , 等 地 方工 业

到 处 都需 耍 人 工

收 入也 此工 人 为低
。 “

便 把农 村

粽 上 所远 看法
,

,

思 氏 对 现 社 会 的一 切 手 曲

也 形 容 为 去 不得 的 地 方 他 靓 我 俩现 在 把

无 一 不 是 承 奖 着 焉 尔 藤 斯 的忍 改
,

每 年 增 殖 出来 的

万多 余人 口 放 在 农
,


耍 盏 是 有什 么 不 同 的 地 方

只 是他用禺 尔



,

虽 然 出 于 不得 已 但 难 免 发 生 副 作 用

,

,

磋 斯主 义 来 解 了 释 思 尔 陇 斯 所 不 及 看 到 的

故 民 会 忘 恩 负 义 地 变 为 失望 和 不 满 、 思

社 会主 义社 会



‘ ,盛 、 泛、 达 净 走 不 士 ‘ 之 于 ‘ 人 , 工 气 了








,






为 了 适 应 菠 者 的 需耍

本 刊 从 这 一 期起 改 成 了 月 刊


改 刊以

。 , 是 后 七 一 个 粽 合 性 的 学 术 月 刊 敲 者对 象 是 学 术 工 作 者 大 中 学 校 的


教 师 和 学生

思 列主 义 理 蒲教 具 以 及 实 际 工 作 千部
,



每月

日出 版 。


摘 者 如 在 当地 舒朋 不 便
三 期的渡者
,

可 还 向武 汉 市 邮 局 邮 舒



需要 本 刊 一





可道 接 向 武 昌 小 洪 山


号楼 本 社 邮 臃 。
”,



本 刊 速 载 的 历 史唯 物 主 义 涛 座
,

因 为 作者李达 同志 这 一时
,

期 公 务繁 忙

无 暇 着 笔 , 所以 决定 停 栽 一 期

从 下 期起 再 秘 按 刊 载 。

敬 精蔽者察 靛


推荐相关: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学生考试网 9299.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